據報導,新任總統馬英九極有可能到國會進行國情咨文。若果成真,這將是馬英九絕佳的機會,親自上國會,向人民報告他有別於過去李登輝政府及民進黨政府的外交新政,中國是敵是友?何謂兩岸外交休兵?台日關係及台美關係在這個新架構裡的角色與地位。相信不僅第一線外交人員想知道,人們也想知道。

無論如何,這究竟是政府的外交政策。民進黨下台後百廢待舉,陳水扁時代的外交路線顯然在民意上遭到空前挫敗,新任黨主席蔡英文的任務之一,就是重建民進黨的外交政策主軸,一方面針砭馬政府外交政策可能的破洞或盲點,一方面據此推展政黨外交,廣結國際人脈,並藉此培養黨內國際交往的新血。

在民主國家,政黨僅是政治性的結社,並非政府機構,在兩國無邦交的情況下,政黨外交多用來突破無邦交國的外交限制,以致政黨領袖往往可以見到政府高層所見不到的友邦政要,道理很簡單,政黨領袖非政府職務,不受無邦交國家禁止官方接觸的限制。

在台灣遭受國際孤立之際,政黨外交原可做為我國突破外交困境的另一隻手,可惜在藍綠惡鬥的對立下,反對黨所推動的二軌外交極易變成聯合外人扯政府後腿的勾當。例如扁政府時代,兩次敗選的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就演出了聯中制扁的拙劣戲碼,聯合中國共產黨政權全面孤立民進黨政府,使得政黨外交不但不是助力,反而是敗筆,「二軌外交」一詞乃徹底污名化。

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謝長廷敗選、乃至陳水扁下台後,民進黨展現了空前的民主風範,國會議員照常揭弊連連,蔡英文則對馬政府及執政黨口不出惡言,努力營造「忠誠反對黨」應有的風度。這毋寧是馬政府全力營造和解氣氛下,反對黨所做出的善意回應。

在忠誠反對黨的前提下,民進黨推動政黨外交有其必要性。其一、當人們對於馬政府的台日及台美關係佈局充滿疑慮之際,民進黨應以政黨之力,加強與美日各界的政治連繫,除推動不定期的互訪,必要時也可派遣常駐代表,與美日等國政要連繫及溝通攸關兩國政治及安全的事務,以確保台日及台美關係不致於在馬政府的外交新政裡遭到犧牲,避免馬政府的外交槓桿過度傾向中國。

其二、由於馬英九有求於中共政權協助其兌現經濟支票,致在民主與人權普世價值的態度上稍嫌軟弱,甚至有刻意美化中國民主進展之嫌。中國的民主化攸關亞太國家的區域安全,確保中國不再向週邊國家輸出極權體制,我國身為中國近鄰,受中國極權思想威脅甚大,中國的民主化符合我國及整體亞太區域安全的利益。

再者,基於與中國各界廣結善緣、甚至預先結交朋友的考量,民進黨應加強與中國民主派及維權人士的交往,以增進彼此的瞭解,建立互信的基礎。

美日中三國的國際角力攸關我國的生存,將是我國未來不可迴避的外交課題,民進黨若立志重新執政,就不應自絕於外。

創作者介紹

馬賽克女郎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