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人是業餘賞菇者,並無真菌的專業鑑識能力,文中的真菌學名僅供參考,切勿做為食用依據

本部落格內容版權所有,未獲授權請勿轉載,謝謝!

本人已關閉臉書,本部落格為作者對外唯一窗口。有事連絡請留言或悄悄話,Thanks.

如果您用facebook留言,系統並不會通知我,我就不知道有人留言。

據中時電子報今日(二十日)報導,台灣駐美代表處投書美國〈外交季刊〉,否認馬政府的兩岸政策是芬蘭化。馬政府謊話說久了,連自己都相信了,我想起2008總統大選後所寫的這篇文章,談的正是藍營策士的兩岸布局,本文一字不改地推上來置頂,好讓讀者們回味一下,並且好好檢視馬政府的中台政策是不是限縮主權的「芬蘭化」政策,雖然目前看來他的兩岸政策已經慢慢由「芬蘭化」逐步走向「香港化」。

稍早,立場親藍的財經刊物「天下雜誌」推出「小國智勝」系列,以北歐先進小國──瑞典、挪威、丹麥及挪威等國的社經發展經驗,來做為台灣政經發展的藍圖。該雜誌並以芬蘭數百年來遭其強鄰俄羅斯欺凌併吞的血淚,最後又能在俄羅斯自由化以後重獲自由,並一躍成為文明小國的崛起經驗,做為台灣面對強鄰中國的借鏡。

 根據天下雜誌的觀點,芬蘭能夠一躍而起的關鍵,在於政治上對前蘇聯極盡屈服隱忍,以換取兩國的和平共存,即世稱的「芬蘭化」;而在俄羅斯自由化之後,芬蘭則以其俄國門戶的地位,大賺俄國經濟發展的財富,分享俄國經濟急速竄起的商機。

 無獨有偶,向來被視為大統派的台大學者張亞中最近也出版了「小國崛起」一書,應和芬蘭化的主張,強調台灣應全力發展商業,在政治上則應限縮自我,不發展軍備,不挑戰中國的一中原則和民族主義,並以成為「中國」重要的一部分,來對中國的內政及外交事務取得發言權。 至於兩岸關係,作者「以『家族兄弟關係』來定位中國之下的大陸和台灣:首先,兩者理所當然保有自家內部主權。其次,對外都是中國的一部分,有權代表中國 (北京中國,台北中國)。再來,彼此間不是國與國關係,而是「兩岸共同體」的特殊關係,互給兄弟對待,包括人員、交通、貨物、市場、資金的便利流通。」該書的責任編輯莊惠薰如是解讀。

 張文的中國想像固然甜美夢幻,無視中國的主觀意願,然本文仍要指出,從馬英九總統就職演說不提國家主權,最近又頻頻在各種場合表示「小國要小而美而強」,隱約呼應了這些主張限縮政治自我的小國論述,淡化了過去李登輝宣揚台灣主體意識及陳水扁守護台灣主權的基調;同時卻擺脫中華民國法定領土包含在台灣的「中華民國」、在中國大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以及在外蒙的「蒙古人民共和國」的帝國幻影,並將中國大陸摒棄於我國的領土想像之外。

這是值得觀察者注意的現象。 不過說實在話,李登輝提倡台灣主體意識可視為歷史發展的階段性任務,它提出於台灣的自我定位以及與中國的關係仍曖昧不明的時期,對於國家認同的凝聚,起著催化的作用。如今台灣認同既已成為台灣的主流意識,再高唱台灣主體意識似乎是很奇怪的事情。

泛藍策士的小國論述某種意義而言,其實証實了台灣主體意識的生根,可以解除泛綠支持者對他們的台灣認同的疑慮。然而上述小國論述忽略了台灣與芬蘭三個根本性的不同。 其一、芬蘭與俄羅斯領土相連,俄國要軍事併吞芬蘭,只需跨過邊界即可,芬蘭對前蘇聯的卑屈,有其不得不;台灣有海峽的屏障,中國對台動武同時要考慮美國可能的干預及美日安保條約保台的決心有多堅定;其二,前蘇聯或俄國從未宣稱芬蘭是俄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份,俄國併吞芬蘭,是對異國的侵略,中國卻宣稱台灣是它不可分割的一部份,並認為對台用武是內政事務。

其三、台灣在政治、經濟及社會的發展都較中國先進,民主化之後的歷任元首均宣誓民主人權的核心價值,並以此期勉中國進行政治改革,這就是台灣的軟性國力所在,台灣應圖在這些領域──特別是政治發展上──姿態堅定地鞭策中國。具體做法是不畏中國當局的喜怒,透過邀訪與學術論壇加強與中國民主派的交流,並安排中方人士前來觀摩選舉,預先與中國的新興政治勢力結交朋友。怎麼反而是臣服於中國的喜怒,並樂觀地認為只要成為中國重要的一部份,就可以對中國的民主發展取得發言權呢?香港對中國的民主發展有發言權嗎?錯了,中國對香港的民主前途才有發言權。

 長久以來,藍營與綠營在中國問題上的重大齟齬,在於對中國善意的假設。基於雙方迴異的歷史及情感因素,對中國的姿態有了鴿派與鷹派之分。藍營所代表的鴿派假設中國是有善意的,但台灣必須出示善意或妥協去換取中國的善意;綠營所代表的鷹派則認為中國欲以一中原則併吞台灣,台灣是中國成為區域甚至世界霸權的試金石,必須提防中國對台灣國家地位或主權的逐步吞噬。

無論如何,中國的「善意」至今只是藍營的假設,中國有無善意,中國善意的底限在哪裡?這一切都必須摸索了才知道。馬英九的兩岸政策,顯然是立足於上述縮小政治自我的小國論述之上,目的是要換取想像中的中國善意。馬英九會不會成功,人們姑且拭目以待。而主權一旦逐步擱置之後,是否還拿得回來?相信也是很多人的疑問。

無論如何,藍營策士的小國論述是一道大菜,它不但令人無法漠視,顯然正野心勃勃地想要影響決策。面對藍營知識腦力的出招,等待再起的民進黨如何因應? 政黨存在的意義,不僅在於相互制衡,也在於各自提出自己的政策藍圖與戰略佈局,供人民評比選擇。新任民進黨主席蔡英文的主要政見之一,是重建中國論述與台灣定位。這位曾經協助前總統李登輝建構「兩國論」的巾幗,如今面對藍營知識界端出的大菜,人們正密切期盼她的回應。

PS..本人已停用噗浪,請勿再加我,謝謝!

創作者介紹

馬賽克女郎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未央
  • 嘿嘿嘿.無獨有雙.
    這兩天我正納悶咧!中天.東森.非凡.
    有志一同皆在探討台長你說的議題.
    說穿了就是在論訴台灣應與大陸互動裡.應擱置爭議.應以經濟為首要.不管如何口袋的摳摳最重要.

    至於可能帶來的任何衝擊.那是以後的事.
    眼前大好的通航.觀光所帶來的利益才是真的.
    什麼主權?什麼稱呼?馬先生.馬特首.馬總統.

    什麼兩國論.攏係假ㄟ.
    油價漲.物資漲.什麼都在漲.只有股票跌.才是真的.
    老百姓哪管你小國亂數.大國亂鼠.嘿嘿嘿.先給偶打一針大陸觀光麻醉劑卡實在.

    我還真想登尋人啟事:李慶安委員你在國會失蹤了個把月.國民黨諸公朝貢完了快回來開會吧!

    還有馬先生這幾天你又失蹤了.
    昨晚搶完了汽油接下來要搶什麼?
    先通知一聲喔!
  • 我認為,民進黨要再起,除了黨務的革新(例如派系相互傾軋、人頭黨員等等),更重要的是知識腦力的重新結集。

    從藍營推出經濟至上、並做出「中國=台灣經濟命脈」的論說主軸,其實已經宣示藍綠知識交鋒已經進入新紀元,綠營策士應揚棄過去「愛台灣」那種訴諸情感而非理性論說的訴求,重新結集腦力,與藍營策士互別苗頭,也推出知識大菜讓人民瞧瞧。

    深具知識傳統的民主國家之所以好玩,在於知識份子的論戰推陳出新,每一次的交手,都是國家智識水平的升級。主張台灣以商立國,顯然太小看台灣人,也貶抑了台灣知識圈應該扮演的角色。台灣應透過知識的論戰,不斷建立知識體系,在華人世界繼續扮演知識輸出國的角色,這才是台灣最拿手的強項。

    馬賽克女郎 於 2008/06/28 13:07 回覆

  • 張姐
  • 葉姐:
    您鏡頭下的坪林茶園可不只是一個美字,靈靜的境界,讓人意欲凌空而起,享受展翅飛翔其間的舒適。(會摔死,我知道。想想而已啦!)

    仔細閱讀您洞察時局的評析,心生很多感慨。
    臺灣有獨特的政治形勢,主權問題如果不是現階段能解決,擱置也是沒有辦法當中的一個辦法。
    不過日后的發展建設,希望會是全方面的。執政黨和在野黨都努力,在各個不同領域搜索出臺灣優勢,包括葉姐說的政治制度的優勢,社會的開放,言路的自由等等,繼續完備現代公民社會,決不可以只着眼商業的需求去附和依傍大國。一個領域獨大,就如同綠色執政時,過于熱衷選舉與政治,結果社會就在這方面深受其弊。
    甚至臺灣保存的完善傳統中華文化都是一個優勢,在海外待得越久,就越能從海外來自不同地區的華人身上發現這一點。
    此外,臺灣的民主社會很活潑,連英國外交大臣米利班德都這么說,其實全世界都正看着臺灣社會將如何繼續前進與發展。這是一個小而美又現代化的亞熱帶島嶼國家,有着許多象葉姐一樣,孜孜為國憂心為民謀福的有識之士,從海外看臺灣,我樂觀得很呢!
  • 回張姐,坪林在台北縣,台北縣的茶是「文山包種茶」,是輕發酵茶,比烏龍茶清香,是我的最愛。因產量有限,台北縣以外買不到,但也有人嫌它太清淡無味。反正清菜蘿蔔,各有所好啦。

    台灣的優點正如張姐所說,是它的活潑。台灣人很無政府主義,應該無法忍受「芬蘭化」的苦悶。如果要重商輕文,葉姐第一個反對,因為葉姐完全沒有商業頭腦,會第一個餓死。

    張姐所言極是,社會的發展應該全方位,香港人和新加坡人說他們很快樂,因為他們沒有選擇的自由。既沒法享受民主,能夠有錢也算是小小安慰。

    我們有民主有自由,更重要的是有選擇的自由,幹嘛犧牲這個去換錢?相反的,應該拿這個生財賺錢才對啊。

    如果張亞中的書能大賣,能大賺一筆版稅,那要歸功這個社會對知識論說的飢渴,証明知識在這個國家還是很值錢。知識份子主張以商立國,是自掘墳墓。

    馬賽克女郎 於 2008/06/28 13:07 回覆

  • 張姐
  • 報告葉姐:

    金融商業最大之下,非商(不能賺吃)即無用的最極致的壓抑社會,可能是以下這樣。

    那里人們已經不知文化是什么,以為蓋了劇院復制了一個亭臺花園,文化就上了軌道。當局不知何故,為了證明重視藝術,就花大錢設立藝術電臺宣導,不過沒多久就草草了事取消。可憐的、寥寥無幾的知識人僅僅守着教育和娛樂兩個領域,從商最好也要和當局政策接軌才有前途,而政治那更是不要活的人干的事。國家擇精英治國,而所謂精英的標準是那些在跨國企業或成功企業(以賺錢多寡來計算成功標準)擔任過決策人士的人。
    這樣的社會的確很單純,人們的需求不會多元(只有賺錢),一些想要獨樹一幟的特色被當成了反社會的前兆。結果就是,下一代沒有了創意思考能力,不過沒有創意,產品哪能出色,當代工轉向勞力更便宜的國家,為了轉型成長就要求學校教育學生要學習創意,唉,創意來自活潑的開發,首先就不要限制人們自由的思想與批評,要人們有創意但又處處設紅線,誰敢亂亂來啊!

    總之商業成為一個國家建國的最高指戰目標,就可能會是這樣的苦果。不愿商業一氣的人要不移民,要不就壓抑,據統計這是全球性生活最少的地方。

    最后在呼應葉姐的話,知識分子的確不可以主張以商立國,因為在商業最大的地方,只有證明有錢講話才有人聽,有知識最好還要能得獎,得諾貝爾文學獎最好,因為獎金一百萬美元,算是會賺錢,可以在社會有說話的權力。
  • 我知道張姐說的這個華人城邦小國,張姐旅居該國近二十年,觀察和感觸比誰都深刻。泛藍陣營裡也有不少人動輒喜歡拿這個國家來做榜樣,實在令人感慨華人奴性堅強,是威權統治最佳的溫床。

    這個城邦小國最近要全力發展博奕事業,因此又有股市名嘴鼓吹要效法該國,也在離島發展博奕事業,好炒作所謂的「博奕概念股」,幸好被民進黨政府擋了下來。阿公阿婆都知道,一窩蜂的事情,一定會讓大家同歸於盡。亞洲已經有了澳門,如今該華人城邦也要摻一咖,如果台灣再跳進去,一定大家一起死。做大事業千萬不能看別人賺大錢了,自己也要去摻一咖。這些股市名嘴簡直把該城邦奉為偶像天神。如果台灣重回威權統治的老路,應該把股市名嘴統統槍斃。這些人太沒腦,活在世上不利優生學。

    原來葉姐以為在商業第一的國度,不會賺錢只會餓死而已,原來還會被看不起喔,看來光是餓死還太便宜我了。原來所謂的「精英」,是指會賺錢的大企業的決策階層,而不是指很有國際觀的秀才喔?佩服佩服,真是開了眼界,出國比賽會得金牌。

    在台灣這個有知識傳統的國度,有錢人講話當然很大聲,然而很有學問的窮秀才也可以很威風,至少舞文弄墨、附庸風雅在這個國家也算是很有氣質的事情。秀才雖窮,也沒什麼影響力,至少可以自我安慰說: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_^

    馬賽克女郎 於 2008/06/28 13:08 回覆

  • 蛋炒飯
  • 對中國的內政及外交事務取得發言權?
    恕我直言,這真是笑話。
    內政外交事務是中央專屬的權利,
    「他們」會讓你取得發言權嗎?
    頂多是像現在虛級化的台灣省,
    弄個官派的省主席給你當當吧。
    搞個假地方自治就很了不起了。
  • 確實,「對中國的內政及外交事務取得發言權」這樣的願望,與所謂的「芬蘭化」剛好是背道而馳的。沒搞錯的話,所謂的芬蘭化,指的是軍事上不加入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外交上則不會採取任何違反蘇聯(俄國)利益的立場。等於在軍事和外交上都自我閹割。這些「小國論述」者一邊鼓吹芬蘭化,一邊又想對中國取得影響力,這是兩相矛盾的。

    馬賽克女郎 於 2008/06/28 13:08 回覆

  • 老同學
  • 憋了這麼久, 以為同學真得認同小國之美, 擱置主權爭議呢 ! 邏輯太簡單了, 妳要避談主權, 中國可不會停止在全世界打壓台灣. 如果專心搞經濟, 自稱是小國, 那中國一定給台灣很多短期看得到的好處, 但長期呢, &quot中國台灣&quot, &quotTaiwan, a province of China&quot 就變成既定事實, 老外會說, 你們台灣都不吭聲了, 名字就隨便人家給, 那中國內政問題關他何事 ? 屆時可能只會淪為美日兩國抗衡中國的棋子, 多麼無奈啊.
    妳說&quot小國&quot, 人家會說, 你很小沒錯, 但也還不是國, 多悲哀啊, 自取其辱.
    我和很多博士共事過, 也當過他們的主管, 有一些人的確讓我佩服, 他們能將學術訓練有效轉換成可以賺錢的產品, 但也有一些太往象牙塔鑽的人, 我通常會問一句: 這樣會賺錢嗎 ?
    相對的, 只談經濟問題, 就是這麼危險, 因為妳不是老闆, 只是伙計, 員工, 賺的錢是老闆的, 老闆高興給妳多少就給多少, 無論賺錢賠錢, 老闆對妳下甚麼毒手, 妳是鬥不過他的
  • 老同學誤以為我支持上述這些主張,可能是用傳統的藍綠二分法來看待事情的關係。好像支持綠的,就要不屈不撓地罵藍營;支持藍的,就要日以繼夜地罵綠營,這是台灣的悲哀,也表示選民的素養有問題。

    任何一種政治主張,都包含事實的陳述與建立在該事實陳述之上的價值判斷或主觀詮釋。除非敘述者連最基本的事實陳述都是扭曲的,否則事實陳述這部份就是知識,是有價值的。至於敘述者的價值判斷或主觀詮釋您同不同意,那是另一回事。

    至少這些主張告訴我們,這個世界上有一個和台灣一樣可憐的國家,叫芬蘭,她一直受著強鄰俄羅斯的欺凌,就如同台灣遭到中國的打壓一樣的委屈與無奈。雖然芬台兩國同而不同,這一部份就是知識,您可根據這部份的事實來做出您個人的判斷,或有更具創意的見解。

    我不同意「士為四民之首」這樣的封建思想,也不同意以商立國的主張。社會的發展應該全方位。

    馬賽克女郎 於 2008/06/28 13:10 回覆

  • 蛋炒飯
  • 記得那時候芬蘭連戰鬥機都是蘇聯提供的。
    但是,上頭漆的可是芬蘭的國徽。
    反過來說,
    台灣人現在大概還不能忍受F16、幻象兩千上頭漆個紅星加八一字樣吧?

    再者,那個點子還是在&quot國與國&quot關係架構底下發展出來的,
    兩岸關係的本質根本與它不同,別想偷渡。
    芬蘭還是芬蘭,沒有改稱「USSR-FINLAND」吧。
  • 在國與國的架構下鼓吹「芬蘭化」,是說得過去的;在「一個中國」的前提下主張「芬蘭化」確是兩相矛盾,說是「香港化」可能比較貼切一些。

    馬先生應該先確切釐清「芬蘭化」與「香港化」的架構。前者是國與國,後者是祖國對它的領土。

    馬賽克女郎 於 2008/06/28 13:10 回覆

  • 520
  • 很棒的台.推薦+鼓勵+賺大錢
  • 我接受您的推薦和鼓勵。至於賺大錢?難!^^

    馬賽克女郎 於 2008/06/28 13:11 回覆

  • 老同學
  • 看到同學發揮記者職業本能的穿鑿附會的功力(傳統藍綠二分法), 對我做一些想當然耳的解釋 本想上來好好修理一番,但看到妳下一篇擲地有聲的文章, 心想就算了, 無須多費篇幅. 只簡單再交待一下, 本人家裡已不接有線或無線電視多年了, 連報紙都不訂了! 因現在媒體太氾濫, 無法忍受無從選擇得接受轟炸的方式, 只喜歡在網路上做有尊嚴的新聞選擇. 我自認是個天生的 &quotmalcontent&quot, 初中時偷聽共匪的廣播. 高中時聽全球的華文廣播(美國之音, 英國BBC, 蘇聯真理台, 大學時在圖書館看報紙一定從中央日報, 青年戰士報, 看到中時,聯合,自立, ..... 自認看待社會政治事件喜從各個不同角度去看, 也特別喜歡知識性的論述.
    只是有太多對台灣的比擬了, 如南北韓, 東西德, 東方瑞士,.. 還有現在的芬蘭化. 剛好以前有一些聖彼淂堡的朋友告訴過我他們對鄰近芬蘭, 瑞典的看法, 他們也不會特別羨慕芬蘭, 只當成是隔壁鄰居, 知道芬蘭瑞典的社福和進步的通訊技術, 但是這些前蘇聯的菁英, 也有他們可誇耀之處, 雖然現在生活水平差很多, 但他們因都接受高等教育, 對現況不會像我們台灣人都從物質享受的角度去看. 因此聽到芬蘭化的說法, 還是回到最原始的角度, 不想去看太多的比擬, 回到現況, 面對現實最實際.
  • 向老同學賠罪了。

    論說者說了半天外國的月亮,企圖影射的只是自己心中的執念而已,正如老同學說的,有太多例子可以和台灣相比擬了,端視你的立場是什麼。而且幾乎是立場決定結論,看穿就好。

    馬賽克女郎 於 2008/06/28 13:1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