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人是業餘賞菇者,並無真菌的專業鑑識能力,文中的真菌學名僅供參考,切勿做為食用依據

本部落格內容版權所有,未獲授權請勿轉載,謝謝!

廣告贊助

 /home/service/tmp/2008-06-27/tpchome/780461/35.jpg

信箱裡躺著一封信,寄件人是「環衛系──吳南明」,標題是「如內容」,還有附檔。咦,這是病毒信嗎?然而寄件人的名字有點眼熟,心想我的電腦有強大的防毒軟體,打開瞧瞧吧,何況我的硬碟並沒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照片,中毒再凹小L來搞定。小L是廣達香的RD,有他,我天地無懼。

嘿,果然是我的昔日同窗。原來他稍早與幾位國中同學取得連絡,三十多年不見,同學們起意要舉辦同學會,然因大家多已失聯,他在信中表示,他是在網路搜索找到我的名字,並不確定是我。為了便於相認,信中附了一張掃瞄自畢業紀念冊的全班大合照(見圖一)。

這是攝於1976年的國中畢業照。這一年,你出生沒有?照片喚醒我的記憶,我第一眼搜尋的是校長蘇進安(第一排穿西裝者)的身影。這是台南市私立長榮中學創校以來不能忘記的的人物,他改寫了長榮中學的校史。由馬雅各(James Maxwell)醫生創立的南台灣長老教會,於1885年創設了長榮中學,在教育尚未普及的年代,它曾風光一時。然而隨著義務教育的興起,它的排名日漸被公立學校甩在後頭。到了六0年代底、七0年代初,它的排名在聯考志願表裡面,只是後段班學生可有可無的選擇。那些年頭裡,長榮中學的招牌幾乎只靠著橄欖球隊和足球隊在支撐。

1973年,我小學畢業那一年,蘇進安接任長榮中學第七任校長。初上任的他,也許發現台南的高中名校林立,像台南一中和台南女中,都已有深厚的校史和傳統,要和這些名校爭奪排名,似乎不切實際。於是他決意要恢復國中部,與台南縣市諸多私立國中一爭長短。為了吸引台南縣市資優畢業生,他開出學雜費全免的優厚條件。那一年,仗著一座縣長獎,我成了長榮中學國中復校第一屆的種子學生。我離開了深山中的老家,來到我生命中最初始的城市──台南市,並成了一個快樂的寄宿生。

寄宿生活令我興奮,不再有父親的管教和母親的藤條,我像一隻自由的小鳥。初住入宿舍那段時間,我看到有些高中部的學姐日日因為想家而哭泣,我簡直不能明白,離家是這麼快樂的事,為什麼傷心?

可是我的挫折感很快就來臨,我發現我的同學都是一臉世故和早慧的都市小孩,很多人的爸爸不是醫生就是企業家,再不然就是銀行高層經理,十個男生有八個會拉小提琴或彈鋼琴,一個班級就是個才藝團,進了那個學校,我才知道南台灣的上流社會長怎樣。而我卻是個鄉下來的女生,又土又聳。從前我在深山裡當王,因為同學都是山上的農家子弟,流鼻涕又不愛穿皮鞋,比我還要土,比我還要聳。雖然我也學過琴,但我是過動兒,坐不住,學了就中輟,中輟了又學,最後連我父親也失去耐性,索性放棄說,那就讀書好了。

考過幾次小考以後,我很快就建立了自信,在我們這種升學班,會讀書的才是老大。我從來不是前面那幾個,但始終不是離前面很遠。不過我聽老師們說,長榮中學有很多傑出校友,當年都不是優等生,彷彿暗示劣等生比較有出息。老師故意殺我們銳氣,大概是看我們這幫國中部的死小孩很討厭,誰叫這群死小孩個個心高氣傲得像什麼。

蘇校長不惜血本,賠錢復校,把我們捧在手心裡疼,還從台南市的國中找來各科名師前來任教。1976年那場高中聯考,我們一役成名,五十一位畢業生,印象中有十七、八位考取第一志願,加上第二志願的話,那簡直是滿堂彩,而成了台南升學史上的一則傳奇。長榮中學從此成了名校,有志升學的家長們紛紛前來請託,為的是將自己的孩子送進長榮。

我繼續在照片中尋找我的導師,也是我們國中三年的英文教席洪南吉(懺悔一下,我們背地裡都喊他紅蕃薯)。老天爺,我是這麼懷念他,見面時,我一定要給他一個很大的擁抱。吾愛吾師。

我也看到了我當年熱烈暗戀著的公民老師。說起來臉紅,那年我只是個十五歲的傻小孩,他已是四十好幾的歐吉桑。這一切都是因為讀了「長腿叔叔」的下場。為人父母者,千萬別讓你情竇初開的女兒讀這本白爛小說。

第一排左四的女孩叫陳貞吟,是個魔鬼榜首,永遠的第一名,不管你拚死拚活,永遠拚不過她。我想像今日的她,是NASA的頂尖科學家。第一排右四的女孩叫林希玲,是一顆美麗的小珠珍,班上有一半以上的男生在暗戀她。

吳南明應該是第二排右六那位;右七的男生叫吳至剛,老是拎著一只小提琴,上衣雪白,功課極佳,很害羞,現在已是台南名醫。第三排右二的男生叫黃信誠,是男生裡的魔鬼榜首,現在是竹科的高層管理者。

我也看到我的知交小K,她哥哥是高中部的學生,兩個兄妹一樣好看,小K明亮而爽朗,哥哥俊美卻憂鬱。有一天小K懷裡揣了東西,將我偷偷拉到宿舍外面說:「妳要不要看扁鑽?」什麼?扁鑽?那不是小混混用來殺人的兇器嗎?我只在報紙的社會版看過這名詞,沒見過實物。「這個就是。」小K從懷裡亮出一把尖刀,黑色細長的刀鋒,刀面上有一條細溝,小K說,扁了人之後,血就從那條細溝流出來。我看得毛骨聳然,問她哪來的扁鑽?她說是在她哥哥書包找到的。

不,小K哥哥從來都不是什麼太保學生或小混混,他寡言,滿懷心事,好幾次他看到我,都沒有對我說什麼。我們沒去深究他書包放扁鑽的意圖,就趕緊找到一塊空地,挖了一個地洞把扁鑽埋了。

畢業的前夕,小K哥哥送我一本三浦綾子的「冰點」,並在書頁後面寫上我們未來的計劃。他打算二十五歲那年要跟我結婚。我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慌張之餘,趕緊把書丟了。

有一個老師說過,長榮中學的畢業生有一個特色:會讀書的都回來當老師,不會讀書的都回來捐錢。我想我是不上不下、有點平庸、有點尷尬的那一種,這一輩子回不了母校教書,也沒有捐錢的能力。不過我想,也許我可以為我的母校寫一本小說。只是也許。

創作者介紹

馬賽克女郎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蛋黃酥
  • 版主真是幸運,有這麼好的中學時代回憶。
    在下的中學六年,
    前三年在老師的嚴打和同學的欺負下度過;
    後三年因為和校長老師的政治立場不同又很苦悶。
    真的是不太美好的六年啊。
  • 蛋黃酥
  • 我不是鳳和中學畢業的。
    不過,升高中時差點去念鳳和,
    還到該校報名入學考試(還是註冊?忘記了),
    後來在最後關頭放棄。

    順便提一下,
    大學時有個不同系的學弟,
    他是高雄某著名教會中學高中部畢業的,
    他說他母校高中部,
    還是用對付國中生的那套嚴打辦法督促學生。
  • 亞倫
  • 前一陣子看了 Edith Piaf 的電影
    感覺很長 有點想睡覺 不過對於傳說中的歌女 還是很敬佩的
    聲音也很有特色 很好聽 小愛姊真有品味

    亞倫國中時也跑去住校
    第一天晚上 連一些男生也哭了呢
    亞倫睡不著 跟一個新朋友下了一夜的棋
    之後卻練出了快速入睡的本事
    因為最後一個睡著的人 要聽所有人的鼾聲

    如果有一半男生暗戀林希玲 那另一半是不是暗戀著小愛姊呢?
    至於小K哥 從來也沒有表達情意 一開口就是求婚
    那樣會嚇跑女孩子也是很自然的呀 :P
  • 阿北
  • 唸初中時,無論男女,應該都是情竇初開懷春的年齡吧。我唸的初中是男女合校,也有偷偷喜歡一位低一年級的女生,記得那時正流行《心戀》這首歌曲,當時的心情真像歌詞中『我想偷偷望呀望一望她,就像欣賞欣賞一瓶花……』,以及後來羅大佑《童年》中的『隔壁班的那個女孩 怎麼還沒經過我的窗前……』。愛慕的情素最後終於忍不住,就寫了一張希望能做朋友云云的紙條,託和她同班的鄰居女生傳給她,得到的回覆是:「再寫來就要告訓導老師了」。

    人生的第一次經驗真的非常重要,就好比第一次吃肥肉若覺得滋味不佳,可能一輩子都怕吃肥肉。被這位女生嚴辭拒絕之後,真的後來在愛情戰場上不是敗仗連連就是怯懦不前(老婆是倒追的不算)。唉∼!金歹命啊!

    呵呵,貼相片給你們看,竟然沒人問阿姨是相片中哪一位?看不出哪個女生比較恰哩。哈哈哈!
  • DDZ
  • 哈哈,阿北对自己是明骂暗捧呀.
    先贬低自己,然后,话题一转,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
    意思自己的老婆是倒追的呀,好幸福呀.
    恭喜恭喜.
  • 阿北
  • 被倒追就一定幸福?呵呵呵呵(苦笑啦!)

    以我觀察現在當紅的小馬哥及阿青嫂,我就認為小馬哥是被「倒追」的。不只是外型上的問題,願意犧牲不唸PHD並打三份工幫忙家計,顯然是阿青嫂愛小馬哥比較多。小馬哥幸福嗎?真的幸福喜歡家的感覺的話,就不會成天往外跑去搞政治了。哈哈哈哈!
  • DDZ
  • 我体会阿北的意思,
    自己堪比政治明星帅哥,天天露脸,全民天天向他看齐.如同政治明星,是明星中的明星.
    而阿北嫂在自己的眼里嘛,是而已而已也.
  • 阿北
  • 這個DDZ,幾天不討個罵就混身難受。

    說「倒追」的確有點不太好聽或偏離事實,應該講是在交往的過程中比較能忍耐和遷就男生吧。說在暗喻,台灣有幾個男生會比小馬哥煙斗?阿北我的臉皮可沒有那麼厚。

    娶到醜女的男人,多少會有些自卑。但我猜,取到美女的醜男,日子大概也不好過,除了要做牛做馬,成天還要提心吊膽的。阿姨客氣了,公醜母美對妳當然不準,妳棉家是「郎才女貌」呀!

    美或醜實在也很難說,每個人的眼光標準不一,就如同阿姨喜歡聽的那些歌(真佩服,去哪裡找來的?),我就覺得……,呵呵呵呵!
  • james4911
  • 我是小你一屆的陳建州.台南私立長榮中學初中部30屆.
    你當時有住校嗎.我一直記不起你的樣子.我當時常去你們女生宿舍找"石頭"---石惠香學姐
  • 嗨,陳建州學弟您好,說來不好意思,您的名字似乎有點印象,但對於您的樣子,我同樣沒印象。我住校,但似乎並不認識「石頭」。我是初中部復校第一屆,那是29屆嗎?

    馬賽克女郎 於 2011/01/06 20:37 回覆

  • 陳亮光
  • 學姊你好!我是初中部三十一屆 無意間看到你的網頁 畢業照令人悸動 前一排的老師都還認得 龔詩雄(美術)蔡銀釵(國文)洪南吉老師我們叫他lunch.陳永田老師的兒子在我們班.因為你們班考太好 三十二屆就招了兩班 你們班是不是出了一個狀元後來直升高中部 我們班也出了五位醫師 兩位牙醫 沒想到初中部出了一位大作家 祝福妳
  • 陳亮光您好,您的名字似乎很熟悉。網路神奇,沒想到多年後在網路上遇見校友了。很高興聽到您的班級大家都很有成就,這應該就是蘇校長復校的初衷吧?他已經名留校史了。也祝福您一切順心,有機會母校再相逢。

    馬賽克女郎 於 2011/04/09 14:56 回覆

  • 訪客
  • 上面那個陳亮光是我的同學。伶芳,你還記得我嗎?

    黃琡雅
  • 我當然記得妳。琡雅,妳好嗎?

    馬賽克女郎 於 2011/11/04 16:5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