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人是業餘賞菇者,並無真菌的專業鑑識能力,文中的真菌學名僅供參考,切勿做為食用依據

本部落格內容版權所有,未獲授權請勿轉載,謝謝!

本人已關閉臉書,本部落格為作者對外唯一窗口。有事連絡請留言或悄悄話,Thanks.

如果您用facebook留言,系統並不會通知我,我就不知道有人留言。

廣告贊助



國家領袖的神格化,是極權體制愚民政治的最佳表徵;也因此,國家領袖的去神格化,是民主化必要的程序,只不過在藍綠惡鬥的眼下,連去神格化的民主程序也要經過政治格鬥。

稍有政治經驗者都知道,歷史是一碗雜菜湯,食客各撈所需。也因此,在藍綠惡鬥的台灣,一個蔣介石,兩個評價。泛藍視蔣為偉人;泛綠指蔣為屠夫。如果再把對岸的紅色陣營扯進來,評價何止兩個?泛紅過去視蔣為禍害中國的罪人,現在面對台灣的獨立情勢,發現蔣的中原情懷可用,蔣介石又突然變成心懷「民族大義」的好人。

歷史果真這麼簡單嗎?非也,他們都只是各撈所需而已。

在扁政府拆除民主紀念堂大門的「大中至正」四個字的當頭,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馬英九誓言一旦當選,將把「大中至正」掛回去。馬英九清楚告訴我們,這個總統大選,也是蔣介石歷史功過的公民投票,國民黨贏,蔣介石就是偉人,他將重回神壇。

歷史學家和學子們聞言真該集體切腹自殺,沒想到在自詡民主國家的台灣,政治人物的歷史功過還須由政治格鬥來決定。史學徹底無用!

民主政治是平庸的世俗政治,它也是一面政治照妖鏡,它讓民族救星還原成為有血有淚的凡人。而這個還原的過程應由史學家來完成,蔣介石的歷史功過應該開放討論,而不應由藍綠來把持。

泛藍群眾此時該做的,不是抗爭,而是在自由廣場的大門之下擺上鮮花,歡送我們這位已故國家領袖步下神壇,並安靜走入台灣歷史的篇章。

創作者介紹

馬賽克女郎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萱綾 :">
  • 為什麼要拆呢
    有什麼意義我不懂
    ?
  • igia
  • 我一直有個疑問,除了和老蔣有革命情感的老榮民外,到底還有誰把他當神拜?為什麼要說&quot去神格化&quot呢?是否,其實在這些急於去蔣的人心中,才是真的把他神格話的人....
  • 不懂也说
  • 樓上igia的說的有理。
    就是拆牌的牛人心中有鬼。
    by不懂也说
  • DVI
  • 世界各國都存在的塑像, 林肯, 列寧, 毛澤東...不論功過, 至少是一種教化的功能, 讓人民有向善的企圖, 歷史功過, 留給史學家去陳述, 毛的文革, 歷史會給個交代,但是, 台灣能嗎? 去蔣是否在歷史的人性中, 尋找一個完美無缺的聖者? 當今之下, 非扁莫屬! 誰在愚民?
  • 苏州人
  • 蒋介石是猪,没有老蒋台湾早被解放军解放了,蒋介石在中国大陆杀了几千万人,光是共产党员就杀了几百万,而且没有经过法院审判就杀人,我支持民进党去蒋运动,是该把这个屠夫赶下神坛,最好鞭尸,谁叫他逃到台湾当皇帝,把大陆的黄金和人才都带到台湾,搞的中国当时一穷二白.
  • 唯月
  • 嗯嗯,我不同意把大中至正拆下來。
    不論那四個字背後的歷史意義的話。
    其實,大中至正這四個字另外也代表著中正紀念堂的歷史。
    關於蔣中正的是與非,我認為這因該由台灣能發展到什麼程度來判定。
    如果是大陸把台灣併吞了。那,蔣中正或許是錯的;如果未來台灣發展的很好。那蔣中正因該就是對的。
    歷史從來就是由勝利者決定的。
    不過,既然換都換了。我也就不建議馬英九換回去。
    即便是換回去了,舊的大中至正的歷史也已經過了。
  • 葉伶芳
  • 政治問題原本爭議重重,只要是理性討論,大家就各自表述吧,我就不一一回覆了。
  • DDZ
  • 封建传统社会文化的宗教特征,是,人的神化.
    现代文明社会的科学文化的基本特征是,神的人化.
    人与神,是历史学考古的重要课题.
    人的神化和神的人化,是鉴定一个社会是否转型,脱胎换骨,的重要标志.
    比如说,俄罗斯,流行歌曲高歌普京,奴颜婢膝,感恩戴德.实质就是在搞人的神化,是很危险的信号.
    是呀,俄罗斯的确处于十字路口,是回到人的神化的时代,还是走向神的人化的时代.

    《嫁人就要嫁普京这样的人》的中文歌词附上!
    我的男友打了一场架
    打得遍体鳞伤
    喝得酩酊大醉又沉沦毒海
    他简直令我无法忍让
    我把他逐离我的身旁
    我如今想要一个像普京的人
    昨天我在新闻上看到了他的身影
    他说,这个世界正处于十字路口
    他是那么具说服力
    使我下定决心想要
    一个像普京的人
    一个像普京强而有力的人
    一个像普京不酗酒的人
    一个像普京不使我伤心的人
    一个像普京不会舍我而去的人。”
  • 阿孝
  • 改造一個象徵黨國威權、帝王陵寢的空間,應該有更好更周全的作法。

    民進黨拆換牌匾的手段是稍嫌粗糙,甚至粗暴了。
    我建議的是應該舉辦類似藝術儀式、祭典的活動,把威權、專制的「偽」人請下神壇,同時可以辦音樂會、燭光晚會或戲劇演出,邀請二二八、白色恐怖遺族出席,也撫慰他們的心靈。也能做國際宣傳,突顯台灣民主與轉型正義的平和理性。

    民進黨本來最會做這些活動的,捨此聰明的方法而不為,卻硬要搞成劍拔弩張,最後還流血的場面,何必?

    不過,話說回來,陳水扁以前開放士林官邸、改介壽路為凱達格蘭大道、改介壽館為總統府,怎麼就沒聽那些人出來鬼吼叫囂呢?

    說拆牌匾浪費錢,說政府不拼經濟只會搞選舉的人,請問一下,你們這麼愛拼經濟是不是?那把政府所有機構全改成經濟部,全部公務員每天拼經濟,每天上班都想怎麼賺錢就好了,這樣不是「最」拼經濟嗎?
  • 葉伶芳
  • 我不要普京,我要像梁朝偉一樣的男人。哈哈,不慎踩到郭董的痛處。歹勢嘿!看看普京的回頭路能走多遠,祝福俄國人囉。

    「拚經濟」的口號不能無限上綱,更不能將它當成尚方寶劍拿來亂殺人。政府有各項任務,不能拿「拚經濟」的口號來干預政府其他施政。這是為政的基本常識。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