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人是業餘賞菇者,並無真菌的專業鑑識能力,文中的真菌學名僅供參考,切勿做為食用依據

本部落格內容版權所有,未獲授權請勿轉載,謝謝!

蔣家第四代青年蔣友柏近日接受周刊訪問,坦承國民黨曾經迫害台灣人民的事實,並直言批評國民黨政客當年被送出去留學,卻沒有把民主精神帶回來。

別看蔣友柏只是個「小孩子」(國民黨立委帥化民之語),卻一語道破國民黨長年以來的政治文化,以及國民黨檯面政治人物的素質──一群還停留在蔣家家僕心態的政客。

背負著蔣家的血脈和法統,蔣友柏的道德勇氣相信給如今還健在著的政治受難者和家屬帶來一股暖流與精神上的安慰。

人們一定無法理解,為什麼在蔣家家道己經中落的今天,門外街坊里鄰高喊清算,面對長年的紛擾,少主對一干家僕說,先人曾對鄉里不義,我們應勇於承受,且民主己經來臨,你們已經自由,我也要奮起追尋我的事業和自由了。

詎料一位自詡長年追隨蔣家先人的長工對外放砲說,他只是個小孩子?不懂事,蔣家先人惠及里鄰,功大於過,門外那群無賴不必理會。一干大小家僕應聲附和,只有比較瞭外面情勢的的看門小廝獨排眾議說,少主說得對耶,我們應該把話說清楚。

可惜蔣家不是少主和小廝在作主,一干長工和家僕早就把持了家務。自小被禁錮在蔣家大院的青春少年看著門外的「野孩子」快樂戲耍,也許心中無限豔羨,也想著有朝和門外的野孩子一般,在遼闊的天地拚搏一番。

蔣家青年大概也很疑惑,封建已去,何以這些早就重獲自由的長工家僕不願離去創業,卻仍流連不去?原來還有一些先人早年非法強征強佔的產業尚未清算,以及一些想像中的政治油水可分,只要這些還在,這些人就不會甘心散去,給自己和他人自由。情況就是僵在那裡。

蔣氏政權到底功大或者過大,是有待討論的,討論的第一步就是先打開大門,和門外高喊清算的鄉親把話說清楚,只有先讓那些冤屈之人得到正義的平反,蔣介石對台灣的貢獻才會得到正視與肯定。不願反省過去,一味拒絕歷史的審判,說真的,很難讓代表政治受難者一方的民進黨正視蔣介石的存在。不但蔣介石遭到囚禁,連同那段歷史都變成一團不見天日的迷霧。

國民黨必須認清,蔣介石除了是國民黨總裁,也曾經是我們的國家領袖,是台灣史上很重要的存在,對於他的歷史功過,國民黨沒有獨家解釋權。只有坦然面對歷史的審判,蔣介石的「功」才會被彰顯出來,藍綠和解是從這裡出發。

早已當了爸爸的蔣友柏據稱生於1976年,現年三十一歲,豈還是個小孩子?耶穌受難年僅33歲,莫札特享年三十四,兩人卻已留下不朽的文明遺跡。面對這兩個偉大的小孩子,這些蔣家長工也不過是一干老朽的侏儒,既無勇氣,也無正直之心,更別談開創的才能了。

可憐這些舊時王謝堂前燕,猶然不願飛入尋常百姓家。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不懂不要裝懂
  • 樓上的,蔣友柏是蔣家嫡系的. 你說的是蔣家的私生子章孝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