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台聯新主席黃昆輝日前喊出「中間偏左」的路線,乍聽之下實在無厘頭。台聯不分區立委賴幸媛固於二月一日投書中國時報,就左右派的歷史起源以及台聯將關懷農工弱勢社群的新路線有所闡述,讀起來仍不免霧煞煞,覺得莫名其妙戴上一頂左派的帽子,怎麼看怎麼怪。

左右派之分根植於歐洲(特別是法國和德國)歷史,可追溯自十八世紀末的法國大革命,要瞭解它的內涵,需從歐洲兩百多年來的歷史及社會脈絡著手。即使把左右派搬到文化和歷史血緣相對接近的美國,它的內涵也有所變異,更遑論將它移植到台灣來了。一如要瞭解台灣的統獨之爭,就要回溯台灣與中國幾百年來的歷史糾葛,有它的歷史獨特性,沒法移植,也難以簡單解釋。

這兩天外界都集中討論前總統李登輝關於台灣定位的的談話,我卻仔細思索阿輝伯談話中被人忽略的那部份──引進中資並開放中國觀光客。再細細對照賴幸媛所闡述的左派精神,我好像又看到一道思考的曙光。

基本上,經濟上的西進政策是資本家本位的思考,與我們小老姓無關,吵來吵去的都是生意人。甚至,在資本有限的情況下,資本家都西進,資本又沒有回流,所造成的沖擊是產業空洞化,甚至淘空資產,受薪階級失業。而失業的不僅僅是勞動及技術工人而已,知識工人也會失業。舉例來說,當年由中央社出走成立的某財經網路公司,因成本考量,解僱原有的英文編譯,而在上海成立辦事處,改聘薪資較低的中國籍編譯人員,造成一批擁有學、碩士學位的知識人失業了。

在某種程度上,資本家的利益與市井小民的利益是相衝突的,加上兩岸特殊情勢,政府過度照顧資本家利益,就會傷害受薪階級的利益,而三通一旦全面開放,國家安全的風險則由全民買單。我這個市井小民不免要問,政府要傾國家之力照顧台商嗎?那麼我們市井小民的利益呢?誰來投資台灣?

雖然民主選舉每人一票,每票等值,但我們也必須明白,資本家那一票和市井小民是不等值的,因為他們主宰經濟的榮枯,而不是受薪階級的我們,所以政府的政策動不動被商人綁架,道理在此。

現在,要不要進一步開放,就變成政府的兩難,資本家和市井小民的利益,政府要照顧誰?

無奈經濟仍是國家實力的重要指標,在內資與外資的齊力威逼下,西進恐怕勢所難擋,尤其連民進黨的新潮流都主張西進,眼看政府就要全面棄守勞方了,阿輝伯卻在此時喊出開放中資與觀光客來台,不啻有增進資金交流的用意。西進既然是資本家本位的思考,引進中資和觀光客就是創造本國勞工的就業機會和商機。這是可以討論的方向,但需有務實的管制及國家安全的考量。

當人人都在為台商請命的時刻,台聯卻高喊「左派精神」,不失為經濟西進的配套。是的,既然左右派內涵難以移植,我就姑且稱它為「左派精神」。什麼叫左派精神?簡言之,就是較為關懷低下弱勢貧苦的政策主軸。如果說,右派精神就是立足於人性與社會的實然,所發展出來的一套較具務實精神的策略,左派精神就是具追求社會正義的理想性格。再說白一點,左派精神表現在政策上,就是劫富濟貧。

就理論而言,如果政府被迫大力照顧資本家,台聯卻要扮演劫富濟貧的角色,這實在太理想了。可惜現實政治絕少如此,就如當年走工農路線起家的民進黨,一有了權力,就被資本家滲透,政客們紛紛成了資本家的說客,巨賈大商頻頻在第一家庭的官邸進出。

無論如何,台聯此時提出的中間偏左(政治上往中間靠攏、經濟上發揮左派精神)路線,仍是可供討論的新角度和新方向。

李登輝並不是我的上帝,我也不會將他的談話奉為聖經,但至少他的每一次出手,都提供人們看待問題的新方向,此次亦然。希望台聯裡的能人異士能夠出面就黃昆輝「中間偏左」的內涵進一步深度闡述。

這個社會長期陷在統獨爭論的死胡同裡,思想日益窄化,跳不出既有的框架,台聯的大論說家們,出面表演吧!

創作者介紹

馬賽克女郎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