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人是業餘賞菇者,並無真菌的專業鑑識能力,文中的真菌學名僅供參考,切勿做為食用依據

本部落格內容版權所有,未獲授權請勿轉載,謝謝!

本人已關閉臉書,本部落格為作者對外唯一窗口。有事連絡請留言或悄悄話,Thanks.

如果您用facebook留言,系統並不會通知我,我就不知道有人留言。

廣告贊助

mackay.jpg  

(加拿大籍傳教士喬治.馬偕 George L. Mackay 的全家福,他的妻子張聰明是五股坑女子,極有可能是台灣史上有記載的第一對異國婚姻)

 

 親愛的讀者,

葉伶芳的長篇小說《多情港》文長十萬兩千字字,是以加拿大傳教士馬偕博士在淡水傳教以及清法戰爭為背景的虛構小說,目前已經連載完畢,並已全文上傳。

稍有涉獵台灣史的讀者都知道,1884年法國與清廷爭奪安南,法國為向清廷施壓,決定武力攻佔台灣。1885年法國海軍兵臨淡水,並與清軍發生激烈的砲戰,法軍雖然敗退,清軍死傷慘重,傳教士馬偕所率領的醫療團隊奮勇投入救助清國傷兵的行列。

本文的主人翁蘇寶惜為虛構人物,本文並不正面處理清法戰爭或馬偕的傳教工作,不是一部戰爭小說,也不是馬偕的傳記。

這是我繼長篇小說《鴛鴦渡水》(皇冠出版)後的另一本以台灣史為題材的小說。台灣史仍是我的最愛。

謝謝。

 

多情港第一集從這裡進去:http://lindyeh.pixnet.net/blog/post/23864524

 

創作者介紹

馬賽克女郎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Tony
  • 阿芳

    同學我 對'臺灣史'
    也頗感興趣...

    期待妳的'大作'
  • 謝謝支持。請稍候。

    馬賽克女郎 於 2008/11/25 09:10 回覆

  • Isoroku Yamamoto
  • 清法戰爭好像沒有打淡水...淡水門戶是滬尾炮台,在從紅毛城往淡海的路上的旁邊上去一直往台北縣忠烈祠再往上的高爾夫球場邊邊那邊就可到滬尾炮台了...

    要進台北城只能攻兩個地方,一個是從淡水河口經滬尾上來,不過一定被滬尾炮台狂轟,不好攻...
    還有一個是從基隆再經獅球嶺炮台,不過獅球嶺也不好拿下...

    清法戰爭時,法軍選擇從基隆,拿下基隆後都久攻不下獅球嶺,在霧峰林家的台湾名將林朝棟(林獻堂的阿公吧,林獻堂是台湾的議會之父,台湾民眾黨創辦人之一,最後對蔣介石無言抗議客死異鄉日本東京)的2000兵力守的死死的...法國海軍陸戰隊久攻不了,最後法將孤拔染上疾病病死後才撤離台湾,後來1895日本禁衛師團也是從基隆攻,獅球嶺連守都沒有守,在台湾民主國總統唐景嵩跟國防部長丘逢甲都捲款潛逃,阿婆呀浪槓後,正規軍(以台灣立場看當時的正規軍都是非台灣人的外籍傭兵,根本就對這塊土地一點情感都沒有)跟土匪一樣打家劫舍,...

    在基隆可以看的到法國軍人公墓,葬的就都是清法戰爭戰死的法國軍人...

    不過就現代戰爭來看,要攻台北的確還是從淡水或基隆進來,...
    還有兩個地方,一個是從宜蘭利澤簡,還有一個是從中壢,大園那一帶從中壢平原攻台北城,...
    所以這就是為何宜蘭放一個蘭陽師的兵力守...林口那邊放憲兵學校,還有放一個249裝甲師,還有其他各級作戰群與特殊單位...而淡水河口有鍋蓋頭幾個機動性高的單位與防空作戰部隊,還有個天下第一師的相關作戰部隊駐守...

    幫姊姊補充很多很多...

    以上說的也不是機密了...因為這8~9年來到現在是誰把台灣國家安全跟國防機密都給出賣給Sina國...現在又都是誰在出賣...我想不用說大家也都曉得...

    大家只有等死了...
  • 謝謝IY補充,清法戰爭一役,法軍有攻淡水(滬尾),但被擊退,清軍本身也死傷慘重;清軍是從唐山調兵來打,都是外地兵。外地官和外地兵,似乎是清朝的傳統,都是怕地方割據。

    法軍在清法戰爭一役只拿下基隆,並佔領了一年,隨後因「瘴癘之氣」重,水土不服,法軍痢疾死不了人,只好撤退,清法戰爭不了了之,算是灰頭土臉沒佔到便宜。

    再次感謝IY對本文的關切,請繼續幫我抓錯優。

    順祝您新年快樂,萬事如意!

    馬賽克女郎 於 2009/01/26 16:20 回覆

  • Isoroku Yamamoto
  • 現在也是一樣...圖博也是都是那樣...因為對土地沒情感...相對也是沒認同感
    自然當有官逼民反時要下手對付手無寸鐵的人民比較好下手
    就好比平太平天國的曾國藩淮軍對天京打下後大索五天
    跟土匪一樣打家劫舍燒殺擄掠的

    這就是我很鄙視的Sina文化

    現在也是這樣...對於Sina國在各個軍區的解放軍或武警也都非本地人

    不像日本時代的台湾軍...很多都是台灣人參軍...

    新年快樂呀
    姊姊...

  • 先別那麼憂國憂家,好好享受新年假期再說囉,
    今年難得有八天的連假,此時不玩樂,更待何時呀?
    敬祝您今年有個美麗溫柔又可人的熟女情人(是您自己說您喜歡熟女姐姐滴啦),
    心想事成,甜甜蜜蜜好心情!



    馬賽克女郎 於 2009/01/27 17:52 回覆

  • Isoroku Yamamoto
  • 我都在上班ㄟ...

    過年都在上班...

    今年有個美麗溫柔又可人的熟女情人(是您自己說您喜歡熟女姐姐滴啦)<===難...不管是不是熟女姊姊...就我以上或我以下的...根本就幾乎都Sina化的可以了...
    所以難囉...

    玩樂...這是Sina的年...老早我就沒啥覺得有年味有好幾冬了
    從我還在念國小時就沒有這種感覺了...

    而今年,更是沒有年味...

  • 這年頭有班可以上,是很幸福的事。

    我覺得現代人,不管是男人或是女人,都日益國際化,而不是中國化,無須過度誇大中國的影響力。而所謂的國際化,其實就是西洋化,你看現在多少年輕人小小年紀就出國遊學,就說得一口好英文,這是好現象,容易和外界打交道。

    過年是一種節慶,是我們老祖宗留下來的。致於過年的心情如何,大概因人而異吧。

    馬賽克女郎 於 2009/02/01 11:15 回覆

  • Isoroku Yamamoto
  • 姊姊...我比喜歡東洋化..

    多少年輕人小小年紀就出國遊學<===匪累浪費父母的血汗錢罷了...
    很抱欠我沒那種錢也沒那種先天的命可以那樣子...我成長於單親家庭(父親早早往生,我又是家中長子長孫)

    國際化<===日本夠不夠國際化...也非要一口好英文不是?

    如果姊姊看過福澤諭吉的脫亞入歐還有崗蒼天心的言葉...就可以發現Sina化..為何,台湾不是充斥著Sina的歷史觀,Sina的邏輯思考,Sina的民族性...魯迅不也是更講很白的寫本阿Q正傳...在仔細看1945後60多冬真實生活的台湾...沒Sina化?

    西洋化,我的感覺充其量跟清國的自強運動或是甚麼百日維新沒兩樣...胡扯的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歪論...

  • 東洋化也很好,日本是亞洲大國,與台灣利益相關,我們勢必一定要和日本打交道。

    英文是目前最強勢的外國語言,也幾乎是國際語言,是與全球溝通最好用的語言,站在功利的角度來看,英文是目前最有實用價值的語言。

    從這個角度看來,台灣人使用「華文」的能力極佳,也是一種資產,至少讀華文著作不必透過譯文,和華人溝通不必聘請翻譯。

    我們不需要因為中國有什麼,就把那樣東西歸功於中國所有,就說是「中國化」,就想把那樣東西消滅。我認為中國的古文明是東亞國家的集體創作,所有中國的週邊國家都能享有同樣的榮耀,真的請不要無限誇大中國的能耐,那是應和中國文化狂徒,中國真的沒那麼偉大。

    我在「高麗造反」(http://lindyeh.pixnet.net/blog/post/19189145)一文把這種思想解釋得很清楚。當然,文中也引述了若干中國文化狂徒造的謠,但那又何妨呢?中國本來就沒那麼偉大,古中國文明本來就是集體創作,說是韓國人的,又有何不可?

    馬賽克女郎 於 2009/02/02 12:37 回覆

  • Isoroku Yamamoto
  • 忘了來個補充...一個是甲午戰爭的海上較勁
    一個是日露戰爭的日本海大海戰

    為何相隔10年後的結果都一樣?

    我們受的教育,學校老師到現在都不會教的,明治維新為何會成功?
    這也是國中國小老師都根本講不出來或是不會講的,也不會論述...

  • 我對日本知道很少,對日本說不出個所以然,謝謝您提供的思考角度。

    馬賽克女郎 於 2009/02/02 12:27 回覆

  • lunneke66
  • 也許這是台灣官方文件上的第一筆'異國婚姻資料'.
    不過我揣測, 早在17世紀20年代左右, 來到福爾摩莎-台灣的歐洲人, 特別是以台南為行政中心, 自1624-1662統治台灣38年的荷蘭殖民政府, 這期間早已有荷蘭軍民與台灣原住民, 或少數中國漢族移民通婚.
  • 沒有錯,台灣歷史的文字記載很有限,要說哪一個是第一,是非常危險的事情,
    畢竟我們的知識來自文字的記載,要靠很有限的記載來斷定哪個是第一,是很不智的,
    其實應該說是〈早期最廣為人知的異國婚姻〉,這樣也許比較貼切。
    謝謝您的指正喔。^_^

    馬賽克女郎 於 2009/04/16 09:24 回覆

  • lunneke66
  • 阿姐,
    對於您的作品非常感興趣, 但我要花點時間閱讀您的作品, 真歡喜有緣置這加妳相見...
    最近有種資訊消化不良症, 台灣加上荷蘭..好吧再加上美CNN英BBC的大小新聞和部落格文章, 竟然有一種永遠也看不完的感覺, 時間有限寶貴, 況且還得整理家務, 照顧大小漢咧...
    得重新規劃自己的工作時間表. :D
  • 這是E世代的福氣,網路使得天涯若比鄰,
    人在天涯,也能知道故鄉事,這叫資訊零差距。
    我去過您家,看到您的池邊倩影,真美!
    既然人在荷蘭,說不定能幫台灣史的研究補充盡一份心力呢。
    我聽說不少史學家專程赴荷蘭圖書館發掘史料說。

    馬賽克女郎 於 2009/04/17 08:46 回覆

  • 蛋黃酥
  • 說到荷蘭文史料,能直接讀解的台灣學者似乎只有曹永和教授等極少數人。

  • 除了曹永和,還有一個江樹生喔。
    說不定下一個就是張維倫美眉呢。^_^

    馬賽克女郎 於 2009/04/27 18:36 回覆

  • 老自立同事
  • 荷蘭文台灣史料研究學者

    曹永和院士之外.還有中研院的翁佳音.
  • 謝謝您的告知,
    我原先並不知道翁佳音先生也是這方面的專家說。



    馬賽克女郎 於 2009/04/30 23:57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Chang Rebecca
  • cross culture marriage of Canadian Father George L. Mackay with Chinese Wife around 1884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