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接到莎莉的電話,我摸黑看錶,三點十四分。她說,她沒法睡覺。

 

「怎麼了?」我問。

 

「我感覺活不下去了。」她的語氣比起深夜的此刻還平靜。

 

歐喔,我想我猜出緣由了。我這些損友們,平日忙得像什麼,不是忙著應付老公孩子,就是忙著和情人廝混。尤其莎莉稍早才傳出戀情,她大小姐別說是神龍見首不見尾,即便小倆口無法見面,也耗在家裡等待約定的時間一到,要上網和她的伊人訴衷情,想和她見面都得排隊掛號呢。這些女人,通常都只有和老公閨房起勃谿,或者和情人分手的時候,心中才有朋友。

 

「我能儘快跟妳見面嗎?」她問。「我糟透了,這兩天沒法睡覺,沒法吃東西,感覺人生就到此為止了。」

 

別傻了,莎莉,這只是一時的,妳會很快好起來。告訴我,怎麼回事?

 

「直覺告訴我事情不對勁,有一陣子了。他就像人間蒸發了一樣,突然在空氣中消失了。我告訴自己,相信直覺吧,沒有宣告也是一種宣告。這些日子以來,我不斷做著接受惡耗的心理準備。前天,我終於鼓起勇氣打電話給他,向他要求証實。」

 

妳沒跟他爭吵吧?我問。

 

「有什麼好吵?事情的來龍去脈已經不重要,我只是尋求証實而已。我知道我只要情緒失控,他就越不敢說實話,就會越逃避,我就會一直被懸在半空中。現在,我反而如釋重擔,不再霧中摸索,那比死還要難受。」

 

好歹他也給了一個答案。莎莉跨出了正確的第一步,當感情變得不對勁,千萬不要依賴猜測。猜測是全世界最糟糕的方法,最正確的途徑是尋求對方的証實,而且妳要讓對方知道,妳只是要一個答案而已,妳不是要爭吵,也不是要指責,爭吵和指責此刻都沒意義,也改變不了什麼。

 

男女相愛根本不需要什麼門檻,兩個人閉著眼睛往下跳就可以,分手才考驗人品。如果他真的以人間蒸發的方式來做為這段感情的答案,換做是我,我還真不曉得要如何看待那段曾經發生過的感情呢,我很可能就徹底否認它的存在和真實了,我也會從此看輕這個男人的人品。

 

那我能為妳做什麼?我問。

 

「幫助我趕緊渡過危機。我不想這樣下去,這樣的痛苦太難承受,我的精神狀態已經瀕臨崩潰的邊緣,我沒法忍受。」

 

我們又在黑暗中談了一下,我沒想追問故事的細節。當愛情喜劇收場,細節才有意義;當愛情隨風而逝,說實在的,連故事本身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要趕緊擺脫悲傷的凌遲。

 

莎莉是個愛情的冒險者,她一直都是。這些日子以來看得出來她用情很深,她說,她本想和他一起潦到底,等時候一到,她就和現狀做個徹底的決裂。但人間諸事顯然並不依照自己的意願發生,還沒走到那一步,他就先離場了。

 

「那就明天中午吧,喔不,應該說是今天中午。現在已經是四點了,妳總得先讓我睡個覺,妳也努力讓自己睡個覺。我不希望妳明天睡過頭了。」我說。

 

沒想到掛上電話,卻換我失眠了。

 

可憐的莎莉,我試圖想像她現在的狀態。我們都曾經深深愛過,也許不止一次,都還記得那份失愛的悲傷。我想起N年之前聽到S的死訊,我的精神瞬間遭到撕裂,好像面臨一種精神分裂的狀態,不確定緊接下來的片刻我是否還活得下去?而每一次的分手,也都是類似的撕裂,妳的精神好像不是完整的,而是碎裂成一塊塊,無法縫合成為和諧的整體。

 

也不知道是怎麼走過來的,在那段期間裡面,我時好時壞。有時一覺醒來,看著窗外灑進來的亮麗朝陽,我突然感覺好多了,我甚至以為悲傷已經遠離;可是不多久,我又掉進悲傷的旋渦,周而復始。直到我試盡各種方法,努力讓良好感覺持續得久一些,並且讓精神耗弱的時間一次次地縮短。

 

我只是努力讓自己快點好起來。這個世界上,除了失去至親的痛以外,沒有什麼是比失愛的悲傷更椎心。

 

我不知道莎莉此刻是否能入睡,即使睡著了,恐怕也是半夢半醒著。我知道,就算她身邊此刻有一個伴,也撫慰不了此刻的心碎。就算理智上她知道分手對大家都好,但是感情上就是無法面對愛情突然被抽離的真空。

 

愛讓妳心安,讓妳踏實,雖然有時候愛有多深,焦慮就有多大。無論如何,他的存在總是妳精神上的一大支柱,如今支柱被抽離,精神失去了寄託,整個人自然就裂解了。現在,莎莉的任務就是勇敢起來,重新將崩解的精神一塊塊從地上撿起來,一塊塊拼湊回去。

 

現代人都很重視隱私,朋友們掉進愛河,除非她們主動談論,我多半只是安靜聆聽,從不追問,也不評論。愛情的習題是這樣的難解,面對感情,我們沒有誰是比誰睿智的,更別提幫他人開處方箋了。如果有人宣稱可以在感情上指引他人的迷津,這個人不是術士就是騙子。

 

獨獨在止痛療傷方面,我從不吝於給意見。我們每一個人都愛過,也都傷心過,都曾有對抗悲傷的經驗。仗著這一招半式,我們一次又一次地活過來。每一個人的個性和心理素質不同,我的處方對莎莉不一定有效,但是至少沒有壞處。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朋友們大家湊和湊和,都不吝把自己的一招半式貢獻出來,有時候講幾個蹩腳的冷笑話,也可以幫她減少獨自奮戰的孤單。

 

當然啦,就算有一萬個朋友每天二十四小時輪流陪伴她,也比不上此刻突然出現一個帶電的男人,這時只見一陣電光火石,什麼療傷止痛都不必了,莎莉自然會不藥而癒,從此又快快樂樂地展開另一個冒險的旅程。

 

這種事情很難說,人生充滿意外的驚奇,天曉得下一個有電的男人何時會出現?可知的是,地球不會因為前男友的離去就停止轉動,妳依然要活下去,而且希望活得更好。這時,妳就得先讓自己好起來,當帶電的男士出現,妳是處於最美麗嫵媚的狀態,而不是個形銷骨毀的黃臉婆。

 

那天我睡著時,天已經亮了。

 

 

 

---------------------------

 

下文預告:愛情療傷法Coming soon. Don’t walk away.

 

創作者介紹

馬賽克女郎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