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家信耶穌,和寶惜讀聖經,都是嚴清華出的主意。嚴清華原本受僱於淡水官家,讀過幾年詩書,小通文墨,就升格當了官家的文書兼隨從,又因隨那官家上北京住過一陣子,才知外頭世事大變,白種人的槍砲艦隊已經兵臨城下。

 

猶記一八七二年的春天,馬偕首途淡水,地方文人聽說有個黑鬍鬚講上帝又談耶穌,嚴清華就伙同地方幾員書生上門和馬偕激辯了幾回,還砸了馬偕的書房。那時馬偕只說:「深谷的人們若想得到不變的寧靜,只好永遠留在深谷裡,千萬不要探頭看外界。」

 

可惜嚴清華上過北京,曾經探頭看過外界。所以他回家想了又想,便隻身再去牧師邸,而成了馬偕的第一個追隨者,不但受了洗,幾年來已經成為馬偕的心腹。

 

10004samll.jpg 

(嚴清華肖像,圖片取自淡水基督長老教會網站)

  

馬偕是英國領地加拿大長老教會的海外傳教士,傳教士的榮譽就是受洗的人數。偏偏漢人一聽到受洗,跑得比狗追還快。嚴清華只好從窮人下手,凡是活不下去的,只要信耶穌,生了病就有人醫,肚子餓了,就給米糧,做禮拜的日子只要孩子上教堂,嚴清華就抓一把黑糖給孩子捧在手心舔。

 

彼時嚴清華恰巧聽說淡水郊外一個姓蘇的人家,兒女多得養不起,正要把一個未成年的女兒賣給樂團,嚴清華就找上門了。蘇有泉聽說只要信教,偕牧師就給米糧,便在床上翻滾了幾夜,想及寶惜還不懂世事,人說「別人的孩子死不完」,女兒賣出去就隨人糟蹋,哪個作爹的心頭不泣血?他要賣寶惜,只因貧賤交迫,眼看米缸空了,兩手還沒進賬,偏偏算命的又說,寶惜的生辰八字與父母無緣,是剋父剋母的鐵扇子、剪刀柄,有泉夫婦想來就心寒,誰叫兒子是要傳宗接代、日後又要祭拜父母,是賣不得的,蘇有泉只好選擇寶惜來換錢了。

 

連續幾個夜晚左右翻睡不著,蘇有泉不久就在神主牌前磕了三個頭,又上香敬告祖先,說是信了耶穌仍然每年給爹娘做忌日,清明也會照常掃墓。祖先之事交待完畢,有泉回頭就去受洗了。

 

馬偕不是傻瓜,他已抵達淡水一段時日,對漢族的風土民情也有所觀察,要讓這群被鬼神統治了幾千年的文盲瞭解聖經的真諦,連馬偕自己都覺得好笑。於是對馬偕來說,信徒只要受洗了就算,能來聆聽聖經總是個好機會,至於福音的傳遞與理解,以後再說吧。所以他決定辦學校,他要將福音的任務寄託於信徒的下一代,他要自小教導他們基督的箴言,讓他們成為基督教文明的火種,這才是馬偕的希望之所繫。

 

馬偕一放風聲,說要辦學校,地方的阻力就全來了。士紳和文人紛紛上書給官府,說那黑鬍鬚分明是要來滅漢族華教,竟要強抓童子去讀那欺師滅祖的鬼東西。消息傳到馬偕耳裡,他和嚴清華商量了一陣,就暫緩興校,不如先私下找幾個孩子來授課,再看土紳文人的反應。嚴清華跑遍淡水週遭幾十里,除了平埔族信徒送來幾員孩子,漢家有志讀書的童子莫不立志進京趕考,誰要讀那無用的主日學?

 

嚴清華只好又從窮人下手了。這時他找上有泉說:

 

「眼前日子難過,沒讀書的光賣那不值錢的勞力,又讓人看不起。寶惜若是讀了書,將來能服侍上帝,也是一條出路哩。」

 

有泉起先不肯,信耶穌已經愧對爹娘,再叫女兒去學聖經,自己將來進棺材沒人拜,日後又叫寶惜如何嫁人?正當的漢人家庭,誰要這款媳婦?

 

「誰說沒人要?偕牧師要成立淡水宣教團,寶惜若是去讀書,偕牧師不但會多給生活補助金,日後又可以替她在宣教團安排頭路,可有比這更好的事?」嚴清華說。

 

有泉被清華說動了,蘇家赤貧了幾代,他固然不敢奢望女兒能找到富婆家,若女兒能替他分攤養家的擔子,就算日後上了天要被祖宗捶打,他也認了,總要先過完這輩子再說。

 

起初那些日子,寶惜老跪在她爹面前,說什麼也不再上偕牧師的館邸,淡水這幾年倒有幾個有錢的買辦在家裡為女兒請教席,卻沒有追隨紅毛讀聖經的。她一鬧,有泉就說:

 

「咱窮了幾代,妳就替妳那早夭的哥哥去唸書吧。只要偕牧師多給咱一點米糧,他教什麼,妳就讀什麼,妳有沒有讀進去,他也不會知道,就像咱信了教,也照樣偷偷拜祖先啊。」

 

「不要不要,咱信了基督教已經夠丟臉,又要我去讀聖經,要被人笑死!」

 

寶惜哭得在地上踢腿,她娘來金就說:

 

「寶惜,就替咱去唸書吧,咱是太老了,偕牧師不收。等妳阿妹大一點了,就叫她去替換妳,妳們姐妹輪流去唸,反正妳們日後是要嫁出去,蘇家的祖先不必靠妳們拜。」

 

當年來金的頭胎是男嬰,四歲那年淡水虐疾橫行,小小年紀就夭折。那年的瘧疾真是大風波,好死不死的翹了幾個男孩。有泉的長子死了倒沒人留意,淡水富家 『永盛記金舖』的長子死了,大家卻都風聞。七搞八弄的,廟裡就開出籤文,說瘟疫是淡水開埠惹來的災禍,是洋人帶來的。後來籤文越傳越盛,江湖術士又乘機插花,說淡水得了童子災,陰間派出一船來人間抓童子。接著就不斷有人看見那艘船,說是每逢天陰,水手們就會看見那艘童子船漂浮於淡水的外海。家有童子的都慌了,就怕自己的兒子也上船湊人數,淡水的廟宇一時香火鼎盛,窮家來燒香,富家來添油香,江湖術士個個都賺翻了。

 

既然要替哥哥去讀書,寶惜就和幾員平埔孩子追隨偕牧師,一讀就到十七歲。十七歲那年,英商順通洋行的當地僱員吃了回扣,行長威廉.休斯揚言要治他,僱員在休斯先生的屁服刺了一刀,就連夜逃走了。這時休斯夫婦聽說馬偕有個女弟子,就連忙來要了她。

 

 

只因休斯太太初抵淡水,河洛話不靈光,休斯夫婦要找個當地管家來打理起居。尤其休斯太太在淡水悶得發慌,她一出門,就有成群孩童尾隨她,竊竊私語又交頭接耳,像在窺探一頭粉紅象。她一回頭做鬼臉,街童就掩嘴笑成一團,她問孩子笑什麼,孩子『嘩!』的一聲就鳥獸散了。所以休斯太太就非要丈夫找個女孩來陪伴她,一聽說寶惜不但是基督徒,又略通英文,休斯太太豈會放過她?

 

那陣子馬偕確實難為,他教育寶惜,是要擔任婦女宣教的先鋒,尤其寶惜讀書識字的資質一等一,她如今又已能教學生唸聖經,這樣的教務人才,是他幾年的心血,豈會白白讓給休斯夫婦?休斯太太見馬偕不情願,便什麼條件都答應。

 

「馬偕博士,傳佈真主的福音是我們共同的任務。只要書院需要,蘇小姐照樣可以上山陪學生讀聖經。」休斯太太的條件近乎懇求。

 

休斯太太是虔誠的基督徒,平日對婦女福音的宣揚頗為熱心,順通洋行更是偕醫館藥品的主要捐贈者,寶惜進順通行,其實與留在宣教團沒有兩樣。馬偕猶豫了個把月,最後心想,讓她到外頭見識見識也好,於是替寶惜講好薪勞,就放人了。雖說寶惜是僱員,但她每天也只是替洋行辦些雜務,又兼幫傭,或替休斯太太管理館內的當地傭人,一待又已兩年。

 

如今,理學堂大書院終於矗立在淡水河口的山丘,漢家窮人和平埔人家不但送來兒子,女學堂也即將開張。馬偕自初踏淡水的那天,十一年過去了。      

 

猶記寶惜在馬偕館舍受課的日子,館邸不定期有外籍訪客,不是科學家就是醫生、稅務官和旅行家,偶有英國艦隊的將領或軍官。那時偕牧師就會提著她的小手來到客人面前說:

 

「紳士們,這是我的第一個女學生。」

  

那時,她就得用英文背誦一小段聖經,唸畢,客人們總會捧起她的小臉誇讚她:

 

「馬偕博士,是她天生夙慧還是您教導有方呢﹖居然沒有羞得臉紅勾脖子。」

 

「她剛來的時候才害羞呢,我只是教導她克服缺點而已。」

 

真是個傻孩子呀!馬偕憶起初見寶惜的窘狀,自己也發笑。那年她十歲,有泉和清華首次帶她上山見偕牧師。她打出生就害羞,又是頭一次見外國人,還沒踏進館邸就兩手捂住了臉。有泉和清華真尷尬,兩人怎麼勸,寶惜總不肯把手放下。馬偕就叫兩人先走,把寶惜交給他吧。一聽說她爹走了,寶惜就抱著牆柱哭,非把她爹哭回來。偕牧師就進房拿出一個柿子在她面前舞弄說:

 

「妳看,這個柿子長了一對眼睛,還有鼻子和嘴巴。」

 

柿子長眼睛﹖真的嗎﹖她張開小小的指縫瞧柿子。一看,偕牧師騙人!她又合了指縫。

 

「把手放下來,妳就會看得清楚。」

 

真的嗎﹖她將指縫張大些,偕牧師還是騙人。偕牧師發現她手鬆了,就順勢將她的手拉下來。她睜眼瞪柿子。

 

「你騙人,柿子沒有眼睛。」她終於開口,也不哭了。

 

偕牧師另外一隻手就從身後變出一把水銀鏡,在她眼前幌道:

 

「我說的柿子就是妳。看,妳的臉可不紅得像柿子﹖」

 

這是她頭一回看到西洋人的鏡子,可比她家那把銅鏡明晰得多了。那天偕牧師沒有上課,只讓她玩那把鏡子,又把柿子賞給她。但她還是不敢正視偕牧師,只敢從鏡子裡偷窺他,而從鏡子的倒影,她發現偕牧師有一臉又黑又長的鬍子,幾乎看不清長相,難怪淡水人叫他『烏鬚鬼』。

 

往後幾次上山她仍是捂臉,偕牧師總能用各種把戲拉下她的手,後來她就不捂了。然而寶惜總有離開馬偕的一天,追隨馬偕的日子裡,她的學習只是死背牢記,真實的人生是馬偕放她走進順通洋行才展開。

 

 

創作者介紹

馬賽克女郎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