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芳雨此時鬆開她,看著她的驚慌,才察覺自己的失態。沒想到他的相思激盪竟然驚嚇了她。他這才氣惱於自己的遲鈍,竟然沒有去理解她的反應,只以為自己是吳芳雨,天下女子就會理所當然的接納他的求愛與求婚。

 

他想起多年前的某個午後,他母親的貼身丫環小春端著午茶來到他的書房。那年小春十六歲,一臉的粉嫩與清純,像一顆晨露,如此晶瑩,這般剔透。他早已注意小春多時,偶而也藉機親近她,說些調情的言語。那時小春也只是一張臉紅得往下垂,兩隻手不曉得往哪裡放。直到那個下午,老夫人吩附小春端茶給他,就在小春抬起頭來,一雙無邪的眼睛不巧撞進他的心扉,一陣難以抑遏的衝動,他手一伸,拉住小春的胳臂,就要將她攬進懷裡。

 

小春被他突來的舉動驚嚇,驚叫著掙脫了他的摟抱,那時年少氣盛的他,一陣惱羞成怒,反手就給了小春一個巴掌。小春不明白自己做錯了什麼,竟然如此激怒少主,一陣羞愧與害怕,捧著茶盤慘白著一張臉就奪門跑掉了。

 

隨後,每在吳家大宅和小春打照面,小春總是低垂寫滿害怕的臉蛋,吳芳雨則是冰冷著一張臉,當她不存在。對他而言,小春那天的不領情,深深傷害了他身為吳家少主的尊嚴,世界上竟有不為他所動的女子?他是這樣的驕傲,小春對他的畏懼只是更加激怒他。一回,老夫人又差小春來打理他的書房,趁著沒有旁人,他終於忍無可忍,一把搶過她手上的雞毛撣子,氣沖沖就問:

 

「妳擺什麼臭臉?我會吃了妳嗎?」

 

小春這時只像個木頭人,怔怔看著他,兩排淚珠從明亮的雙眸滾下來,突然就跪下來說:

 

「少爺不要生氣,我不懂事,惹您生氣,您要是不高興,就打我吧!」

 

委屈和畏懼,已經讓小春哭成一個淚人兒,吳芳雨的憤怒瞬間就化了,卻還是生氣說:

 

「妳老實說,妳是嫌棄我嗎?」

 

「少爺,我只是出身下賤、爹娘不要的奴才,我怎麼敢嫌棄少爺?少爺不嫌棄我,我就很感激了。」

 

「那妳為什麼不睬我?」

 

「少爺,我是奴才,是供您使喚的,我哪裡敢………..」小春又哭了。

 

看著這個水漾漾的淚人兒,吳芳雨的氣全消了。於是就將她拉起來,掏出懷裡的手巾替她拭了淚水說:

 

「不要哭了。」

 

眼前這個可憐兮兮的女兒,看起來純潔得那麼纖塵不染,應該是沒那個心眼嫌棄他。想著,他的心又被她水漾漾的晶瑩剔透抽得緊繃。

 

「既然不是嫌棄我,那妳那天為什麼那樣對待我,親像我要吃掉妳?」說著,吳芳雨就輕輕摟著她。

 

吳芳雨此刻的溫柔稍稍化解小春先前的畏懼和防衛,沒想到少主的懷抱這麼溫暖。

 

「我怎麼知道啊?」小春語塞了,這事從何說起呢?她也不懂呀。

 

既然小春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就算了吧,他此刻並不勉強小春給他個交待。既然小春此刻安靜地蜷伏在他懷裡,看樣子,她並不討厭他。

 

「好吧,免整理了,你陪我說說話就好。」

 

「不行啊,老夫人有吩附。」

 

「這是我的房間,是她說的算,還是我說的算?」

 

那個空檔裡,他就拉著又攬著小春,對她說些外頭的五四三。他的和善和溫柔完全解除了小春的防備,於是他就在她的耳邊說他喜歡她,連睡覺都夢見她,聽得小春又含羞答答垂著一張臉。

 

往後的日子,只要找到兩人獨處的時間,吳芳雨就攬她又親她,兩人躲開眾人在宅院裡的某個角落情話綿綿。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