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定了少主對她的喜愛,某日,小春才在少主耳邊悄聲對他說,端茶那天之所以反應失態,是不明白少主喜歡她,一時不知所以,就做出少女最本能的自衛──掙脫。

 

「傻瓜,我那麼大膽要拉妳的手,妳竟然看不出我喜歡妳。」

 

「誰知道啊?你是少爺,我這種身份,哪裡敢妄想少爺會喜歡我?」

 

於是,小春就又在他耳際悄聲說,做奴才的人,只以為姻緣和情意是門當戶對的事,少爺會喜歡太太,是因為太太的家世登對。做奴才的人,若是被主子玩上了,哪個有好下場?自她被賣進吳家,在下人裡說來傳去的,無非是哪個富家的丫環被主子玩大了肚子,不但被太太打了胎,又被逐出家門的慘事。她還聽說外地有丫環被幾個少爺輪流玩,肚子大了,哪個都不認賬,也沒人出面替丫環主張,眼看肚子一天大過一天,少爺們不認,還被少奶奶們挾怨凌虐,丫環就投井自殺了。

 

「那種男人死後沒人哭,我是那麼沒品的男人嗎?我偏要把妳娶進房。」

 

於是,吳芳雨就去告知吳母她的決定。那回吳母沒有太為難他,討丫環做細姨不是沒有前例,何況討兩個老婆也不算奇怪,小春這女孩單純乖巧,想必耍不出什麼壞心眼,吳母也喜歡她,才會留她在身邊做貼身女婢。既然兒子也喜歡她,好吧,就讓她侍候兒子吧。

 

「寶惜,妳聽著,我喜歡妳,我要娶妳為妻。」吳芳雨端起寶惜的臉頰,正視她的雙眼,以著無比的凝重說。他要把話說清楚,用以解除她的防備。

 

「除非妳不喜歡我,否則,我一定要妳做我的妻後。妳說,妳喜歡我嗎?」他逼視著她。

 

寶惜的雙眼依然躲著他,証明他的告白仍然不足以說服她。於是他輕輕將她攬進懷裡,細聲對她說:

 

「我第一次遇見妳,看見妳跪在我母親面前向她拜壽,我就知道我逃不開妳,我被妳抓住了,妳知麼?我真夠飯桶,這把年紀,竟然這麼輕易就被妳網住,像一條憨魚傻傻跳進妳的網子。」

 

「誰用網子網你啊?」聽著他的告白,寶惜的心防鬆懈了一些。

 

「是我自己跳進去的啊,怪誰?妳難道不知道,妳使個眼神,就是天羅;微微一笑,就是地網?我已經暈船,妳還裝蒜。」

 

「真的?」

 

「我是什麼人?會講瘋話兮?」

 

吳芳雨的告白聽得她心房全開。那天在芒草叢,吳芳雨就沒對她說這些,害得往後的日子裡,只要想到他,就滿心的歡喜和焦灼,有多少甜蜜就有多少困惑。吳芳雨是個姿態倜儻的男人,在他含情雙眼的注視下,任憑哪個女孩都會動心,偏偏,就不知道他打什麼主意。

 

 

 

 

 

創作者介紹

馬賽克女郎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