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水此刻的光景真是雪上加霜。吳芳雨難得有閒坐鎮錦繡行,卻見一名官員匆忙步入吳宅,並往錦繡行直奔而入。從來人的官服判斷,是個半大不小的文官。文官未經通報,逕行步入錦繡行。吳芳雨正在與外籍同僚議事,見官員來到,便示意同僚迴避。

 

「兄台光臨也不通報一聲,好讓我出去迎接?」吳芳雨語有怪罪,好像有失遠迎一般。

 

「此事緊急,我特來告知吳頭家一聲。」

 

「人講緊事緩辦,什麼事這麼緊急?」

 

官員張望了左右,確定沒有耳目在場,才湊到吳芳雨耳邊將詳情說了。吳芳雨才聽完就壞了臉色。

 

「郭秀才是吳頭家的文膽,我是怕錦繡行受他連累啊!」

 

官員說得圓融,吳芳雨哪裡不知道他是通報討賞?清廷此刻財政困窘,官員薪俸微薄,武官的外快是吃扣軍用撥款又靠兵丁進貢;文官的外路是靠下層孝敬和地方士紳的出手。士紳出手大,文官的肥水就多,這就是商場和政壇的利益交換,所謂士為四民之首,虛張門面而已。

 

兩人接著又密商了一番,官員便起身告辭,吳芳雨恭恭敬敬送完了客,立刻召人進了錦繡行面授機宜道:

 

「快騎了我的馬去郭家通報,不得延遲!」

 

吳芳雨的信差快馬趕到郭宅門前,人未下馬,就慌張驚嚷:

 

「郭秀才,事情不好了!郭秀才,事情不好了!」

 

信差一吼,惹得左鄰右舍全圍到了郭家門口。信差冒冒失失闖進郭宅,正巧郭秀才出門,是郭家女人和寒梅迎了出來。信差趕叫郭家大嫂關了大門,將左鄰右舍的閒人堵在門外,又和郭家母女步入後廳,才氣喘喘將吳芳雨交待的事說了。才說完,寒梅當場便喊爹喊娘,郭家女人忙對女兒嚷道:

 

「快,妳哥寫回來的信在哪裡?快,把信全燒了。」

 

母女翻箱倒屜地搜,幸虧寒梅注意過到他爹藏信的地方,那是他爹娘床下一個虛埋的坑洞,用一張硬蓆舖著。寒梅鑽下床去,挪開了硬蓆取出那幾封紙函,連信差都幫著寒梅她娘起火。郭家女人將信紙一張張抽出往火堆裡丟,寒梅只抽出那張準嫂子的玉照,便眼看她哥的一字一句在赤焰中火化了。

 

信差才走,左鄰右舍便看見郭家的後院竄出陣陣白煙,就隔門對郭家喊道:

 

「秀才嫂,煮炊時間沒到,現在就在燒大灶?」

 

只聽見郭家後院傳來秀才嫂的嚷嚷說:

 

「在燒金紙保平安啦!」

 

白煙才歇,就傳來郭家母女的對泣。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