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惜走上這座山丘,步上一條滿植七里香的小徑,牧師館就在前方。她抬眼望向前頭的館邸,腳步越踱越乏力,館邸的主人是她的父親和恩師,他曾教導她、啟發她,使她成為今日的她。想及偕牧師約談她的目的,她的腳步已經微微踟躕,恨不得這趟路永遠走不到。

 

偕牧師正在書房研究採集的標本,她只看見滿桌的昆蟲和植物,一一編號陳列在桌上,還有一股嗆鼻的防腐劑藥味。

 

「寶惜,」馬偕的語氣顯出某種不尋常的平靜。「妳和吳芳雨的事,妳聰明姐已經告訴我了,伊如果沒告訴我,是背叛伊的良心,也對不起妳。」

 

牧師宅的書房只有師生兩人,窗外的光線在馬偕五官凹凸的臉龐鑿出陰影。他的目光嚴峻依然,仍是當日那個一絲不苟的嚴師。她心不在焉地盯著偕牧師的黑鬍,不敢正視恩師的雙眸。他們像昔時一樣,在書房裡共讀聖經,偕牧師一字一句唸著創世紀第一章的經文:

 

「那創造者自起初就創造了他們一男一女說:『為此,人要離開父母,依附自己的妻子,兩人成為一體。』這樣,他們不是兩個,而是一體。為此,凡天主所結合的,人不可拆散。」

 

馬偕固因她沒有恪守戒律而惱怒,但事情既已發生,他眼前只能盡力阻止更進一步的荒謬。馬偕強忍隨時可能發作的憤怒,沒想這個最鍾愛的學生,竟犯下如此不可饒恕的愚行。

 

「寶惜,奉上帝之名,妳必須立刻離開吳先生,不和他有任何牽扯,再祈求上帝寬恕妳的罪行,我會為你禱告。」

 

寶惜靜坐一隅,沒有答話。

 

「寶惜,妳聽見沒有?」馬偕的情緒已在爆發的邊緣。

 

「嗯。」寶惜隨意應了一聲,表示聽見了。

 

馬偕與她共讀一段經文之後,又帶領她禱告,代她向上帝懺悔,寶惜雖也合手閉目,耳裡卻沒一字偕牧師的禱詞。

 

「寶惜,我已經教過妳太多上帝訓示的智慧與道理,我不想再說一次。但我必須讓妳知道,這事關妳的名譽──比生命更重要的品德和名譽,妳知道嚴重性嗎?」

 

寶惜又只管聆聽,沒有答覆。

 

「妳聽見沒?」

 

「嗯。」她又應了一句,表示聽見了。

 

「我知道魔鬼會在心裡引誘你,讓妳的心靈在最脆弱的時候任由撒旦的指使。對抗魔鬼引誘的方法,除了不斷禱告,就是意志。是的,意志是上帝賜給我們最有力的武器,可以對抗魔鬼,對抗我們心靈的脆弱。覺得虛弱無力的時候,記得禱告,上帝會幫助妳渡過難關。如果真的很困難,就隨時來吧,我和妳聰明姐會隨時在妳身邊給妳力量和勇氣。一定要離開他,不和他有任何牽連,和他交往就形同和魔鬼的交易,妳知道嗎?」

 

「回去吧,好好反省妳的過錯,上帝會給妳力量。上帝也會幫助妳,堅定妳的意志,一定要和他切斷所有的關係。」

 

馬偕這次連『吳先生』這樣的字眼也不願說,只用個『他』代替。沒想到他在傳教上素來寄以厚望的開明商賈,竟是個淫邪成性的魔鬼,不可饒恕的,吳芳雨竟引誘他最鐘愛的學生犯下淫行!

 

寶惜走出牧師宅的時候,她不相信她和芳雨的美夢破碎了,全世界將不會有人祝福他們,連基督也不會。

 

馬偕佇立窗口目送寶惜的去影,手中一只茶杯忿然擲向牆角,茶杯化為碎片的巨響驚動了正倚著窗口編織一張桌巾的牧師娘。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