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惜此時已經顧不得馬偕的指令,她又寫了一封信,假藉順通行的名義託人送去了錦繡行,信上說,芳雨再不和她見面,她就永遠不見他了。吳芳雨讀了信,趕緊就差親信將她請來了。

 

洋行就在眼前,她那麼急切地飛奔而入,她一生的答案就要揭曉。

 

「什麼事情這麼急﹖」

 

洋行裡的芳雨依然和熙等待她,又迫不及待對她細訴相思,摟進懷裡又親又揉。他說他忙壞了,北京傳來的消息吃緊,法軍侵台的消息果真不假,情勢越來越危急。

 

「你真忙得連提親的時間都沒有麼?」

 

「寶惜,妳要有耐心,等忙完了,就給妳辦喜事。」

 

「什麼時候?」

 

「很快。」

 

「甭演戲了,是老夫人不讓我入門,還是你有了別人?」

 

「寶惜,我們現在和真正的夫妻有什麼不同?我最近忙,連三個太太也見不到我。妳一送信說要見我,我馬上就來了。妳若不開心,我就多陪妳幾天,我們可以去下港玩玩,就怕休斯先生不讓妳走。」

 

「別再找拖延的藉口,我們不能再見面了。」

 

「為什麼?」

 

她把偕牧師的心意說了。

 

「西方人是西方人,咱人是咱人,為什麼我說的妳都不信,西洋人說的妳全信?一夫一妻又如何?他們沒在外面養小嗎?咱叫妾,是名正言順娶進來;他們叫情婦,偷偷養在外頭,說穿了也是一夫多妻,甭自欺欺人了!」

 

吳芳雨生氣了,她氣憤寶惜動不動搬出那幫西洋人的鬼東西,一夫一妻是西洋人的事,他無意奉行,這才使得他和寶惜的正式結合成為可能。他自始認為多妻是有能力的男人正當的權利和義務,他不但將給寶惜吳家成員的名份,又將使她未來的生活不虞匱乏,並給她充份發揮才能的機會。否則像寶惜這種素質和才能,難道眼睜睜讓她嫁給宣教團裡面那些一窮二白的書生,在教會和外商系統裡面吃一份小頭路,清貧過一生嗎?像寶惜這種才能,缺乏的只是機會,而吳家正是一個機會的跳板。缺乏機會,再通天的本領都沒有用,馬偕居然拿著聖經教訓起人來了。

 

「那我現在也是你的情婦嗎?」

 

「妳在胡說什麼?」

 

她已經認清事實了:芳雨在敷衍她。下人這時敲門進房說:「老爺、姑娘,茶點已經備好了。」下人才將茶點擱在桌上,寶惜揮手掀了茶點,啪的一聲,兩盅甜湯剎時濺了一地。

 

「出去出去,去告訴天下人,我不是什麼姑娘,我只是吳老爺………」寶惜在緊要關頭收了口,下人卻已嚇得趕忙退下,吳芳雨也變了臉斥道:

 

「妳在撒什麼野?妳有妳的心事,我也有我的負擔,天下不是只有妳一個人!」

 

「你不是淡水的吳芳雨嗎?你有辦不到的事嗎?連迎我入門都辦不到?少騙人了!」寶惜掀門跑出洋行。

 

吳芳雨沒有追回她,自與寶惜相戀以來,寶惜從未如此任性過,他也從未這般發怒過。他原以來寶惜只是跟隨馬偕讀書識字,他沒想到寶惜居然也學起西洋人腦子裡那一套。馬偕這混蛋!吳芳雨暗自咒罵了一句。他知道這是與馬偕攤牌的時候了,他從來就沒將馬偕視為同路人,過去因做洋行生意,不得不出力支持偕醫館,如今清廷擋不住外侮,日本人才去,法國人又來,連寶惜都被那黑鬍魔控制了,漢族華教真要亡了嗎?

 

 

 

 

 

 

創作者介紹

馬賽克女郎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