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惜到碼頭給休斯送行過後,清華卻來了。於是寶惜丟下手邊的事,隨清華一同上牧師邸。

 

連順通行都決定暫時歇業,馬偕對局勢感到悲觀又想念妻兒,也決定赴香港與妻兒團聚,教會暫由本地宣教團看管。他唯一放心不下的,只有寶惜,於是差來清華將寶惜叫到跟前說:

 

「妳聰明姐一個人在香港帶三個小孩很辛苦,話又不通,所幸妳的文件早就備妥,妳回去整理行李,隨我一同去香港,香港那邊也有一些教務需要妳幫手腳。」

 

馬偕的口吻形同命令,這事他已經安排良久,表面上說是要她去香港陪牧師娘,其實是不放心她隻身留在淡水的安全,更怕她又和吳家牽扯不清。再者,香港雖不是他的教區,卻也有很多教務要與當地教會連繫與協調。在淡水,清華負責他與府衙及地方士紳的交涉,在香港,他則要倚重寶惜的外語能力,香港畢竟是英國人的地盤,清華到了香港稍嫌使不上力。

 

「偕牧師,我已接受休斯先生的付託,留守洋行照顧公司。順通行雖然暫時撤離,我仍是順通行的職員,必須履行休斯先生託付的職責。」

 

哦?有這種事?馬偕沈吟了一下,想起稍早休斯來和他告別時,休斯告訴他,他將會要求寶惜以安全為重,必要時自行找個避難的場所,怎麼事情突然變成這樣呢?

 

「妳是認真的嗎?妳可知道這是一場戰爭,任何人隨時都可能被戰雲波及,妳以為這只是遊戲嗎?」馬偕說。

 

「偕牧師,我雖是上帝的僕人,也是順通行的員工,我有休斯先生託付的職責,沒有他的允許,恕我沒法隨您去香港,請您原諒。」

 

看樣子寶惜蓄意留在淡水的心意堅定,他是看著寶惜長大的,這孩子個性很倔,勉強她是徒勞的。哎,罷了,寶惜已經長大,再不是當日他面前唯命是從的小女孩,再者,他稍早風聞吳芳雨中彈,是否脫離險境還是未知數,看來這一切只有聽從上帝的安排了。於是他當場指示了清華說:

 

「阿華,我不在淡水的日子,你不但負有看顧教會的責任,也有照料寶惜的義務。如果情勢危急,你就帶寶惜南下去避難,生命是真主所賜,相信休斯先生必能理解。」

 

「偕牧師請放心,我會謹遵您的囑附,負起守護教會和寶惜的責任。」

 

將教會和寶惜交付給清華,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所幸清華是個信得過的人,馬偕雖有牽掛,卻也已經心力交瘁,他此刻只能祈禱。他站在書房窗口看著清華和寶惜的去影,轉身就朝著牆上的十字架跪禱,願上帝保佑淡水,也保佑他所牽掛的人。

 

 

 

創作者介紹

馬賽克女郎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