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惜沒有料到她的自由短暫,與寒梅在花蕊酒肆小敘後不到一個月,馬偕全家和休斯就返回淡水了,休斯太太沒有同行,她已經返回英國。在潛意識裡,她多麼希望這場戰爭永無止境,戰爭象徵既有秩序的催毀,這個戒律重重的世界多令人害怕?

 

馬偕一回來,就著手召回疏散外地的教民,又召集留在淡水的信徒,重整教會的工作必須儘速進行。在寒梅的傳話下,寶惜必須抽空上山見馬偕,她想躲也躲不掉。

 

馬偕和牧師娘見到寶惜何等歡喜,夫妻的雙手就合十感謝上帝的保佑。自法軍被擊退於淡水,法國雖擴大封鎖全島海域,但法國兵力並未有進一步的擴展,僅能勉強佔領基隆,致淡水局勢日益穩定。尤其淡水一役,法軍遭受重挫,全台民心大振,也紓了報列強一箭之仇的怨氣。

 

馬偕連日四處巡視各地教堂,立刻就整理了一份呈給劉銘傳的報告,就各地教堂遭憤怒的民眾攻擊掠奪的損失向劉大人索賠。劉大人處理明快,未徵詢北京的指示,就爽快答應了馬偕的求償,又矢言盡力整頓治安,保障良民的財產與安全。

 

馬偕問了寶惜近況,寶惜就把這陣子以來的淡水情勢做了一番報告。說完,牧師娘就將她拉到一隅問:

 

「妳沒再和吳芳雨見面吧?」

 

「聰明姐,吳芳雨差點沒命,還是別人告訴我的咧。」

 

牧師娘聽到這話就放心了,她只雙手合十道:

 

「感謝上帝,我和妳偕牧師在香港就掛念妳,日日為妳禱告,懇求上帝帶妳脫離困境,上帝果然聽見我們的禱告了。」

 

「人生的失足必須真心懺悔,妳偕牧師對我說,只要這件事能過去,他會料理妳的事。」牧師娘又說。

 

牧師娘這才提起多年前的一件舊事。她當初沒告訴寶惜,只因這事沒成,橫豎事過境遷,已經無關緊要了。原來寒松去國的前夕,馬偕有意將寶惜配給寒松,他認為倆人相配,若這門親事成了,說不定郭寒松也會隨寶惜入教。他派了清華去試探郭秀才的意思,卻被郭秀才婉轉回拒。其後,偕牧師也沒想出什麼理想的人選。

 

「佳哉這事沒成,要是郭家當初答應了這門親,如今受苦的是妳。沒想到這一耽擱,就發生吳芳雨的事,妳偕牧師也自責不已。也不知道是不是上帝故意考驗妳,好應許妳更美好的人生。」

 

寶惜聽完就緘默著下山去,她早已看清偕牧師不是上帝,人生本是一條自負盈虧的道路,即使不擇手段,她也必須為自己奮戰,無論如何必須在絕境之中找到一條出路,她已不再指望馬偕或上帝。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