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人是業餘賞菇者,並無真菌的專業鑑識能力,文中的真菌學名僅供參考,切勿做為食用依據

本部落格內容版權所有,未獲授權請勿轉載,謝謝!

有泉上壽材店訂棺木時,人人都問,來金是不慎落水呢?還是蓄意跳水?形如槁木的有泉一句也不答。

 

吳家的傭婢在市集聽到來金的死訊,吳宅內頓時耳語喧嘩,人人都各憑本事在猜測。傷勢還沒完全復原的吳芳雨聽到來金的惡耗,就備了輓禮要上蘇家,卻給吳母攔下來。吳母說,芳雨若敢上蘇家,就當場死給兒子看。

 

「全滬尾此時都在猜測來金的死因,吳家下人也在猜你和來金女兒的事。你這時去,不是去証實這件事?你連我這張老臉也要做夥賠入去曷?」

 

吳芳雨沒有辯解,他執意要去,吳母就喊:

 

「來人呀!去給我買砒霜,明年的今天就是我的忌辰!」

 

吳芳雨頭一甩,就青著臉回房了。吳母頌經一會,就喚人備轎子,提了芳雨備的那份輓禮上蘇家。

 

吳母一進蘇家,觸眼就是來金的棺木。寶惜見到她來,就躲進臥房,不願與她打照面。

 

吳母央有泉給她點一柱香,就對來金的棺木唸了大悲咒。插上香枝,吳母就示意有泉遣下孩子,叫來寶惜,吳母準備開門見山,她想,這事不儘早處理,吳家的名譽遲早保不住。

 

「來金這世人也夠苦了。我已經替妳頌經,求佛祖渡妳去西方,後世人投胎給有錢人家做女兒,找個大富大貴的夫家。只怪我生了那不肖子,看在吳家過去沒有虧待妳,安心去吧。寶惜的事,我一定給妳一個交待。」

 

寶惜冰冷著一張臉站得遠遠,不願接近吳母。吳母倒是含著笑,親切說:

 

「妳和芳雨的事,我已經知道了。」吳母這時轉身對有泉說:「寶惜也瞞著你,是麼?芳雨那不肖子在外頭和寶惜好過一陣了。」

 

吳母的言語直接証實寶惜已經委身吳芳雨,那正好,既然吳母也認了,那就全部推給吳芳雨。那天在星空下看見女兒和一名騎馬的男子不三不四,他雖沒看清對方長相,但那身有別漢家男子的打扮,女兒又對他講紅毛話,想必是個個西洋人,有泉正為此痛苦萬分,如今吳母不打自招,有泉一頭趴到來金的棺木嚎啕大哭道:

 

「來金啊,妳生的這款女兒!早知道讓阿母抱進浴盆溺死!如果吳老爺不認,我也隨妳一起去死好了,妳要等我啊!」

 

「甭哭了,讓來金安靜往生吧。這事芳雨也有不對,當初沒徵得我同意,就偷偷在外頭做了這見羞事。芳雨既是我生的,這事我就得扛起來。寶惜既然破了身,這錢就收起來,來金畢竟是吳家出來,好好給來金辦個場面。」

 

說罷,吳母從肚兜掏出一紙白包擱在桌上。吳母又說得懇切道:

 

「致於寶惜的終身,我會替她做主,相信仗著我這張老臉,總會替她找到一門親,好壞而已。我們吳家不是仗勢欺人的土霸,芳雨既對寶惜做了這款事,我用吳家的門風保証,吳家一定替寶惜善後。就怕蘇家口風守不住,把芳雨和寶惜的事說出去,到時就算我拿出老臉求人,怕也牽無好親了。」

 

始終靜立一旁的玉樹聽出吳母的意思,拿起桌上的白包用力摜在地上怒道:

 

「拿回你們吳家的臭錢,我們蘇家不要!阿爸,我們到底做錯什麼事,竟然讓人這樣欺負?!」

 

有泉也沒料到吳母會給這樣的答案,正怔愣在一旁,吳母這時變臉怒斥說:

 

「來金,我當初是怎麼待妳的?妳竟然養出這款沒大沒小的畜牲?」

 

「妳養的才是畜牲!」玉樹也不客氣回嘴。

 

「來金啊,妳聽看覓咧,妳養的兒子恩將仇報,枉費吳老爺子當年一片痴心。芳雨天上的爹啊,你真是天下第一憨,人家早就將你的恩情放水流了。」

 

吳母對著來金的棺木痛哭時,一陣老眼昏花,當場暈倒在棺木前。(待續)

 

 

--------------

各位看官,〈多情港〉已經接近尾聲,剩下最後一萬三千字,加油,快到終點囉!

 

 

 

 

 

 

 

 

創作者介紹

馬賽克女郎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佐一
  • 流連再你的小說台一段時間了. 很喜歡你的寫作風格. 今天看到多情港快接近尾聲了, 還真有點捨不得. 到底寶惜情歸何處? 該何去何從呢. 私自編了情節過癮一下. 寶惜冷面地從地上拿起吳母給的錢, 頭也不回的離開蘇家, 離開淡水, 離開了她青春年少的愛恨情仇隻身前往香港開創了一片新天地, 而魏瑟比追尋至香港成了寶惜的真正情人. 近中年的寶惜回到了淡水, 人事已非, 吳家沒落了, 必須與從香港返來的寶惜低姿態的做交易. 過去的一幕幕重回寶惜的腦海, 寶惜人生正盛, 芳雨已老, 兩人在細雨菲菲的港口相逢有了一番長談, 夕陽緩緩落下照耀淡水河面一片絢爛, 寶惜轉身離開, 隱忍多年的淚水佈滿臉旁, 但心中一片清明, 終於釋懷. 多情港, 多情也好, 無情也罷, 終究回隨著潮起潮落的海水不復記憶.
  • 哇,這個結局好淒美。看樣子,關於寶惜情歸何處,可以來公投一下,雖然結局已經寫好了。

    不要忘記還有一個郭寒松哪,一八九五年日軍立刻就來了,如果北京要拿他做宣傳樣板,寒松隨時會出獄。出獄後的寒松何去何從?

    寫小說最難在於起頭那一段,和結局的安排。哎,難!



    馬賽克女郎 於 2009/02/17 13:43 回覆

  • 佐一
  • 咦! 忘了還有一個寒松呢. 茶泡好了, 精彩小說, 等待中....
  • 寒松的出現恐怕要等到續集啦。
    如果有續集的話。

    馬賽克女郎 於 2009/02/18 08:3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