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偕聽到冥婚的消息,氣沖沖就來到蘇家阻止。寶惜聽說偕牧師來了,就躲到屋後。馬偕見了有泉,就大斥荒誕說:

 

「這樁冥婚是愚昧至極的行為,奉上帝之名,你立刻就去退聘。」

 

馬偕已經氣得臉色鐵青,見有泉不接腔,胸中怒火越燒越旺,忍不住就痛斥有泉:

 

「活人嫁死人?這事你做得出?耿家只花了一點錢,寶惜卻是一輩子,可有比這更荒唐的事?寶惜是妳的女兒呀!」

 

「算命的說,寶惜的八字與父母無緣,沒想兒時沒賣成,長大還是非賣不可,可見她是命中注定啊!」

 

「什麼與父母無緣?」馬偕氣昏了,沒想到有泉信了幾年教,仍困在鬼神的天羅地網裡。「自己有腦袋不用,卻被神棍和術士的腦袋所控制,你還活得像個人嗎?」

 

「那寶惜怎麼辦?莫非真要她去當尼姑?或是像教會那些外國姑娘終生不嫁,終生替上帝服務?我養女兒不是送給神明,也不是送給上帝的!」

 

有泉的答覆令馬偕氣餒,馬偕就丟下有泉,屋前屋後找寶惜,終於在井邊的樹下找到她。馬偕在她面前的大石坐下,把聖經翻至馬太福音第十八章,他要寶惜親自退掉這門親,寶惜不答話,光是一手猛搓襟角。他就默背翻開的那一段經文,用來隱喻他對寶惜不渝的關懷說:

 

『主人有一百隻羊,其中一隻迷途了,主人將把那九十九隻留在山上,而去尋找那隻迷路的。如果主人幸運找著了,我實在告訴你們,他為這隻比那九十九隻沒有迷路的更覺歡喜。』

 

馬偕才唸完,寶惜原想用以賽亞書第五十三章的經文來反駁馬偕說:『我們都如羊走失,各自偏行己路。』但她沒有說出來,她至今不敢頂撞偕牧師。

 

看著寶惜不言不語,馬偕又頻頻說理,一本聖經快翻爛了,寶惜實在按捺不住了,就反嘴說:

 

「這些道理我都明白,但別人不懂。你對我說這些有什麼用?你為什麼不去教訓別人?我一個人能改變全世界嗎?」

 

「寶惜,妳說什麼?!」

 

馬偕震愕無比,看著寶惜毫無悔意,眼前女兒可是出賣基督的猶大?馬偕心碎了,他沒有想到,這個令他當年滿懷信心的學生,竟是他來台宣教以來最致命的打擊,這比民眾毀損他的教堂更令他痛心,因為暴民是盲目的,而她並不盲目呀!主啊,為什麼我最鍾愛的學生背叛了我?

 

馬偕無能為力了。馬偕垂頭離去了。

 

那晚上了榻子,有泉整夜翻滾,馬偕的斥責如洪鐘般在耳際敲作。婚事已定,有泉的心情也越來越混沌。女兒雖然失了身,但這麼一個顧家又孝順的女孩,往後的人生真要給陰間的死人陪葬嗎?她本無意賣女兒,他會答應這門親,其實是怕陰間的死人,若因拒親而得罪了福笙,萬一福笙的陰魂鬧到蘇家來,他一大群孩子真不知哪個要遭殃。他在馬偕面前不敢講,怕被馬偕痛斥迷信,只好拿寶惜的命格做口實,誰知依然挨了一頓罵。

 

入夜的沼澤地帶死寂無比,這片淡水死角好像把有泉丟到無人的天邊。從前的日子雖然困窘不堪,卻有個為一家人賺米糧的目標。現在來金走了,女兒又要去守寡,有泉只覺天下人都丟下他,只派耿家送來一堆錢財擺在他眼前說,哪,拿去吧,然後將他堆進一個無人的深坑。

 

 

 

 

 

 

創作者介紹

馬賽克女郎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