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耿母上廟請乩童問了福笙,乩童說,福笙囑意越快越好,最好是來金的百日之內就娶進門,百日之內不娶就要等三年,還說他是長子,娶親得有長子的排場,要他阿娘場面辦得越大越好,耿家立刻派人來和有泉訂了婚期。

 

算一算時日不多,害得耿家亂了手腳,緊急張羅了一票人來備婚事。想當初這門親在福笙靈前一問就成,福笙又急著成親,可見福笙多麼中意新娘,還要場面辦得大。耿家自然不敢敷衍,就怕福笙不悅,到時又回家作怪,只好趕緊派人送來新娘的行頭,有翠玉手鐲一只、金手鐲一對、金戒指好幾只,又差女紅來給新娘趕縫嫁衫,忙得兩家滿地滾。

 

豐碩聘禮又驚動淡水,平時和有泉不往來的閒雜人等都跑來看行頭,又要他的親家日後多照顧。寶惜卻躺在榻上動也不動,像死了一樣。耿家來人搖她半天不動,就急著喊救人。有泉就對來人說:

 

「自她那天去洋行辭頭路回來,已經死了好幾天,飯只隨意吃兩口,閒餘不是大哭就是恍惚,怕是魂魄已經下到黃泉會福笙。」

 

寒梅去見過吳芳雨,就直奔蘇家的土厝,見到寶惜就蹭腳呼天,說是偕牧師白白教她,她也白讀了一場書。她聽到冥婚的第一時間就想來勸阻,卻被她爹攔住,警告她不得介入吳家母子的戰爭,今天若不是吳芳雨開口向郭秀才救助,她爹哪會放她來?

 

「若要嫁死人,何必讀書?我連那木頭都不嫁,妳居然要嫁死人?妳這樣自暴自棄,是在和天下人賭氣嗎?」寒梅的紅臉都快漲破了。

 

「寒梅,妳們講的道理我都知道,可是誰能救我?請不要再講了。」

 

「妳自己不拿出勇氣,誰能救妳?偕牧師教妳讀書,就是給妳刀,給妳槍,妳不拿刀槍去殺妖魔鬼怪,還等著別人救妳?這是什麼道理?」

 

寒梅說完就從兜裡掏出一封信說:

 

「哪,吳老爺叫我拿給妳的。他今早叫我爹把我喚了去,雖然我爹叫我別管閒事,把信帶到就好,但我看吳老爺真的對妳動了真情,他對我說了好些話,要我帶給妳,他說話的時候眼眶紅紅的,我心想,堂堂滬尾的吳老爺哪。」

 

關於寶惜和吳芳雨的戀情,寒梅內心也是矛盾的,這陣子以來寒梅也看出偕牧師和吳芳雨的戰爭,他對吳芳雨的憎恨已經赤裸裸寫在臉上,連教堂和醫館的重整募款,他都跳過吳芳雨,不屑與他往來。寶惜委身吳芳雨,確實違反基督的聖訓,做為教徒,她理應同聲譴責,可是當她聽見吳芳雨的真心告白,她也心軟了。換做是她,能不被吳芳雨打動嗎?可見人心何其脆弱啊?尤其這是她第一次近距離面對吳芳雨,對方不但身份顯赫,又是斯文倜儻,面對真情流露的他,任憑什麼鐵打心腸的女子也會動心,更何況是一個純潔如白紙、對人生又滿懷憧憬的少女呢?

 

「他要我誠實告訴妳,他至今無法將妳娶進門,是太夫人誓死反對。他原不想讓妳知道,免妳傷心,可是事到如今,他再不把話講清楚,只怕妳橫了心,會做出莽撞的決定,他會後悔一世人,妳也會終身不幸。他叫妳無論如何一定要拒絕這門親,他用人格和名譽保証,一定會迎娶妳,一定會給妳名份。這些話他都寫在信裡了,但他怕妳不願讀他的信,所以又對我說了一遍,叫我無論如何要說給妳聽。」

 

「還有,」寒梅臨走前又說:「太夫人立下毒誓反對妳和吳老爺的婚事是真的,她已經替吳老爺找了一個四房,叫他馬上成親,這幾天就要對看,我真不知吳老爺要怎麼應付。」

 

寒梅走後,她展信一讀,對照方才寒梅的轉述,與吳芳雨兩情繾綣的美好時光又浮上心頭,她不明白女人的心情為何如此反覆,老是在愛與恨與懷疑與幸福與痛苦之間徘徊?

 

 

 

 

 

 

創作者介紹

馬賽克女郎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