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人是業餘賞菇者,並無真菌的專業鑑識能力,文中的真菌學名僅供參考,切勿做為食用依據

本部落格內容版權所有,未獲授權請勿轉載,謝謝!

廣告贊助

reader01.jpg 

德國小說家徐林克的自傳體小說Der Vorleser台譯本〈我願意為妳朗讀〉兩千年上市時,我就讀過了,讀完之後已經送人,我家書滿為患,沒法收藏那麼多書,而且有些書不一定會重覆拿出來看,最好的方法就是送人。

 

直到本書最近翻拍成電影〈The Reader〉,在國際上掀起話題,為擔心當年讀書的記憶有誤,我又去買了一本,再讀了一次。

 

從作者的回憶體裁和敘事的筆法看來,作者的自傳色彩濃厚,只不過它畢竟不是純粹的自傳,而是小說,所謂的小說,就是虛構的故事,因而真實的經歷結合虛構的小說,本書的故事讀起來就真真假假,虛虛實實,雖然也許是真,並不知道它真到什麼程度,而哪些情節又是真,哪些又是假。

 

我這才知道,讀者是多麼在意作者和他(她)筆下故事的關聯。不過真假的程度不重要,重要的是作者透過筆下故事所傳遞的訊息以及他(她)所揭發的人生。如果故事一定要百分之百的真實,那麼小說就沒有存在的意義,人們看報紙就可以。

 

小說家透過一個故事來抒發他對某件事情的感懷,而〈我願意為妳朗讀〉所抒發的,就是回憶的本質,以及透過這段早年的戀情試圖近距離檢視這一段歷史。

 

本書故事吸引人之處,在於書中的小情小愛承載了國家的罪惡,以致故事中有少年畸戀的肉慾激情,又有揮之不去的歷史罪惡,故事性豐富。 

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於1945年,徐林克出生於1944年,意即,徐林克是戰後世代,納粹在二戰期間所犯下的猶太種族屠殺(Holocaust)對他而言,只是歷史課本上的名詞。雖然這個集體罪行導致戰後世代與父母之間的衝突,戰後世代的青年因譴責一般德國人民在二戰期間的幫兇角色,導致父母對戰後世代失去權威。 

根據這本自傳小說,在書中化身為Michael的徐林克做為法律系的學生,也曾是社團裡的激進青年,和一批熱血青年致力於清算及譴責納粹的罪惡。但那畢竟都是屬於上一代的歷史,他的父母都未曾直接參與納粹的屠殺行動,直到他少年時期的戀人韓娜受到審判,透過他與韓娜曾經有過的親密關係,他終於有機會近距離審視像韓娜一樣的德國人民在這個國家集體罪行裡的角色以及他們所處的道德位置。韓娜在二戰期間曾經擔任猶太集中營的警衛。

 

故事以中年男子的回憶口吻、從十五歲那一年講起。由於再次回首,已經三十多年後,往事已經變得模糊,尤其當時年紀小,對韓娜知道得很少,他是在隨後親眼目睹韓娜接受審判時,才猛然窺見她是文盲的事實。於是他試圖重新拼湊他破碎記憶裡的韓娜,並且試圖理解她當時的行為。

 

他所得到的結論是,韓娜終其一生的精力都用於掩飾她是文盲的羞恥感,這是何以她推拒西門子升任她的計劃,而去擔任看守猶太集中營的警衛,因為職務越高,她就越必須與文字為伍;這也是何以她擔任車掌的公司有意訓練她成為司機時,她選擇離去,並且對他不告而別;更有甚者,在隨後的審判裡,為了擔心被法庭拆穿她是文盲的事實,她寧願選擇認罪,而被判終身監禁。

 

由於他曾經深深愛過的女人遭到了審判,在書中也同樣是法學工作者的Michael極力突破私情的包袱,意圖更進一步檢視像韓娜這樣一位因為職務所需,進而成為納粹幫兇的尋常德國人的角色,並且省思法律對待他們的正當合法性。但他發現這終究是徒勞一場,譴責罪惡與試圖理解這兩件事並不相容,正義是透過譴責而得以彰顯,然而一旦試圖理解,就會失去彰顯正義的立場。他甚至發現,戰後世代也並不因為發聲譴責上一代,自己就顯得無罪而清高。當作者意圖透過他與韓娜的關聯進入這個問題時,他發現這是一個複雜到無法釐清的課題,一個德國人可能終其一生,都找不到一個適切的位置來看待此事。

 

無論如何,這是一個德國人站在德國人的立場來省視他的祖國所犯下的罪惡,然而歷史終究不能抹滅一個最基本的事實──希特勒並不是藉由軍事政變奪取政權,他是人民合法選出來。由人民透過民主程度合法選出來的希特勒隨後發動了一場意圖滅絕猶太民族的大屠殺,而這場大屠殺是在光天化日下公開進行,沒有哪一個德國人是不知情的,那些選他出來的德國人民是不是有罪,答案就很清楚,是不是有直接加入執行的行動,並不是定罪的唯一標準。

 

這本書雖然觸及德國歷史上最血腥黑暗的一頁,但它最迷人的特質卻是作者試圖撥開記憶的迷霧,想要透過文學的追述來還原韓娜當時神秘難解的面目。

 

那是一個中年男人的懺情追憶錄,因為是經過時間的淬練與年歲的閱練,徐林克筆下所呈現的記憶的本質是如此深燧而力透紙背,被他深深愛過的韓娜是幸福的。

 

----------

 

PS..徐林克的小說並沒有解釋為什麼韓娜的審判遲到了二十年,不過我猜想,那是因為那場教堂大火裡面有個倖存的小女孩,她長大以後寫了一本書,揭露了這個令人髮指的事件,那些涉入的警衛(包括韓娜)才被揭發並審判。

 

 

徐林克近作〈歸鄉〉書評在這裡: http://lindyeh.pixnet.net/blog/post/24690254

 

創作者介紹

馬賽克女郎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留言列表 (15)

發表留言
  • Kiwicheng
  • 看來是本好看的書, 我想去看這部電影!!
  • 閱讀的品味很個人化,這本書的文字風格很合我的胃口,讀起來就特別有味。我買過很多書,只讀了兩頁就送人了,就像看電影一樣,有的只看了五分鐘就放棄。年紀越大,好惡越明顯,真糟糕。

    馬賽克女郎 於 2009/03/03 09:13 回覆

  • Isoroku Yamamoto
  • 非關正確- 歷史洪流裡 你一點都不無辜

    非關正確- 歷史洪流裡 你一點都不無辜

    觀看文章 - 非關正確- 歷史洪流裡 你一點都不無辜
    http://www.news100.com.tw/viewtopic.php?t=11028


    他應該想發給 所謂的「不要談政治, 不藍不綠, 最公正客觀(?) 的中間選民 」, 每個人一張 「好人卡 」-- 「你是一個好人, just only(?) 」?



    轉貼
    @@@ 非關正確- 歷史洪流裡 你一點都不無辜
    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07Cti-News/2007Cti-News-Content/0,4521,11051401+112009022000419,00.html
    ( 2009.02.20/ 中國時報.胡晴舫 )

    美國奧斯卡頒獎在即,女星凱特溫絲蕾在電影《為愛朗讀》中表現突出,奪后呼聲極高,但猶太團體近來積極呼籲絕對不能讓她憑此角色獲獎。女演員的精湛演技與她那宛如羅馬女神的美貌,在他們眼裡,美化了否認猶太大屠殺的立場。

    溫絲蕾所飾演的三十六歲德國電車查票員漢娜,與十五歲少年相戀。溫存之際,她總喜歡叫少年抽一段書本段落讀給她聽。消失十年之後,漢娜重新出現在而今就讀法律的青年面前,卻是以納粹戰犯的身分出庭受審。恥於當庭承認她是文盲,漢娜選擇以主謀身分認罪。經過漫漫牢中歲月,老年已至,面對情人椎心質問,她也不真正悔罪。她最終對人生的絕望仍不是因為自己曾經做過的事情,卻是來自情人的荒蕪眼神。

    片中,漢娜最雷霆萬鈞的一句台詞,就在她一臉疑惑,反問主審法官,不然,「你會怎麼做?」法官怔住,無言。彷如她問進了千萬人的心坎裡。

    當幾百萬猶太人天天被有計畫送往死亡之途,德國軍官只關心運輸技術問題,加速官僚效率,卻不問自己執行的內容如何駭人聽聞,就像漢娜在大火之時不願開門讓三百多名猶太囚犯逃生,以致他們全部活活燒死,卻堅持自己不過善盡獄卒職責。整塊大陸的歐洲人都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他們全都裝聾作啞。

    換作是你,你會怎麼做。果然,人類的集體懦弱是邪惡的最佳友伴。

    長期以來,德國納粹崛起一直當作經典的反民主教材。希特勒得到權力的過程證明了即使是健全開放的民主制度,資訊通曉的人民也會共同選出一位集權領袖。

    漢娜的不識字,其實是最有意思的角色特徵。絕大部分所謂的「普通人」面對自己與社會之間的關係,都會主動招認自己的渺小,體認社會機制的巨大與不可抗拒性,因此,很多時候,他們堅持自己只是服從一個社會規範,扮演一個不起眼的社會角色,他們沒辦法為自己行為負責,無法預見社會後果也當然無能擔責。

    漢娜如此孤獨,如此美麗又如此務實,她的不識字不是缺點,而是她必惹同情的理由,迫害者反成了被害者,她的文盲竟是比猶太人屠殺更值得憐憫的社會缺憾,猶太團體怎會不為此邏輯而捉狂。我倒覺得,猶太製作人薛尼波拉克生前一定完全明白這個角色的象徵意義。正因為漢娜的平凡,她的卑微,她那正統老百姓的身分,才凸顯普通人完全有能力犯下滔天罪行卻不自知的這項事實。溫柔的情婦、正直的女車掌與冷酷的獄卒,其實是同一個善良老百姓。

    令人髮指的是政客鼓吹極端主張;更令人髮指的是整個社會的自願性追隨,無一人挺身質疑。愛爾蘭政治學者柏克的名句「邪惡勝利的唯一要件即是好人什麼也不做。」 而「好人」往往參與了過程,卻自認無辜。

    事實上,人們總是得到他們應得的社會。極權政府固然可惡,但,若沒有一個既得利益的社會階級(團體)撐腰,像是緬甸軍政府,幫助當權者壓迫其他人民,政權很難維持無虞。民主國家的公民更沒有藉口,政府是你選的,議員是你挑的,總統是你一票一票投出來的。

    台灣現在最流行的話就是「一切都是阿扁的錯」。雖然阿扁已經下台快一年了,台灣的沉淪還是只跟他一人有關。彷彿事情發生的時候,我們大家都不在場,國民黨也像是八年與台灣完全無關。故事版本是陳水扁一人隻手搞垮了台灣,因為「我們」都「被阿扁騙了」。

    一個人,真的有這麼偉大嗎?

    就像德國並不屬於希特勒一人,而是屬於許許多多個無名漢娜。陳水扁當總統時,我們其實都住在這塊島上;現在是馬英九當總統,別再束手旁觀了。因為台灣不是陳水扁的,也不是馬英九一人的,而是你我的。

    如果台灣倒下了,我們一點都不無辜。
  • 這篇文章寫得非常好,值得大家細讀。

    馬賽克女郎 於 2009/03/05 09:50 回覆

  • HubertYu
  • (有雷,請小心)

    伶芳姊,兩天前我看了電影《The Reader》,讓我想起妳曾寫過原著小說的書評,特地回來您的部落格重新感受。

    因為我只看過電影,沒辦法比較原著與電影之間的區別,看完後感受陰鬱氛圍揮之不去的沉悶。我訝異於Hanna原來是個文盲,卻隱藏著對國家體制、政治力量或社會共識的盲,透過曾修讀文學、繼研究法學的Michael才逐漸理解真相。或許,導演忠於徐林克的原著,並無如此隱喻,只是要強調一個文盲在歐洲大屠殺 (我不喜歡僅用猶太人的大屠殺,在二十世紀初期的歐洲瀰漫著一股社會達爾文主義,烏克蘭人、波蘭人、吉普賽人、猶太人等都遭到集體大屠殺的悲劇,甚至到亞洲亦是如此) 中所處的位置。

    Michael在Hanna出獄前的拜訪,問的是「妳怎麼回憶妳當守衛的事情」,但Hanna第一時間認為的是「她與Michael的愛情故事」。我想,電影導演在這重新反思看待大屠殺的角度,究竟是譴責罪惡重要,亦或是試圖理解個人在大屠殺的位置重要?透過Hanna的上吊,最終是必須面對正義:譴責罪惡。

    電影最後一幕是教堂大火倖存的小女孩,將拿出馬克的鐵罐子,放在他們一家七口照片的旁邊。終究是得放下,特別是被認定的主謀者Hanna居然是個文盲,她在與Michael對話的強烈防禦心解放了......

    不好意思,順便提一下胡晴舫文章的小小缺陷。總體而言,這篇文章寫得極棒,但問題是沒有必要在文末,就像是以前寫的反共必勝、三民主義統一中國那般,總是要提到陳水扁或馬英九。當陳水扁執政的時候,幾乎不見胡晴舫反思台灣不是陳水扁的,卻要在下台後,甚至是馬英九執政不佳之際,才提台灣不是馬英九一人的。我對這有點微詞。(個人意見,請見諒)
  • 不相瞞,這本書讀過以後,我已把它送給了網友小兵,所以目前手上無書,需要的話,只好再去買一本。現在就憑印象來談這本書。^_^

    原著是十分動人的,麥可因為深愛漢娜,在面對漢娜的審判時,確實受感情因素的干擾,他自己也承認這一點,但他並沒有要為漢娜脫罪的意思,相反的,他為了這個情感的包袱,感覺很困惑。

    麥可一直都不知道漢娜是文盲。審判期間,娜漢有一次回頭看了旁聽席,並看了麥可一眼,這表示,她知道麥可在聆聽她的審判。直到法官在審判中要求核對漢娜的筆跡,漢娜選擇認罪,她終於被判終身監禁。為此,麥可有一回在森林中散步深思整個審判的過程,他才恍然大悟,瞬間洞穿了漢娜的秘密,並且瞬間解開了一些漢娜行為的疑團───原來她根本不認識字。

    麥可一直掙扎於要不要告訴法官,漢娜不識字的真相?他為此「委婉並且不指名地」請教了一些專業人士,包括身為哲學家的他父親,他所得到的答案是:既然繼續掩藏秘密是她的選擇,就尊重她吧。所以麥可並沒有向法官揭露漢娜是文盲的事實。

    出獄前夕麥可去探望漢娜,兩人的對話很尋常,沒什麼特別,這一段顯然電影版做了更戲劇化的安排,原著當中並沒有出現那一段「不咬弦」的對話。直到出獄那天,他接到典獄長的電話,告知漢娜自殺了。他奔赴監獄時,典獄長讓他看了漢娜的牢房,他才發現這些年自從漢娜識字以來,她一直在讀猶太屠殺相關的書籍,包括猶太女作家鄂蘭的著作。這表示漢娜心中充滿悔罪之心,但她的個性終究是強悍而倔強的,當麥可問她:「妳有沒有回想過去那些事?」,她說:「The dead are still dead.」(人死了就死了),意謂人都死了,再探討這些有什麼用?

    但這只是這本小說的政治面,在私情面,徐林克的筆觸更加深刻動人,那是一種愛到靈魂深處去的感覺。如果可以,請讀讀原著,感覺會更震撼。徐林克的筆觸很安靜,一點也不煽情,因而顯得更有力量。影像的力量有其極限,無法傳達文字可以達到的深度。

    這本書小小的一本,很容易就讀完。

    馬賽克女郎 於 2009/03/08 10:41 回覆

  • Isoroku Yamamoto
  • 波士頓屠殺紀念館勒石 德國牧師馬丁.尼莫拉(Martin Niemoller)


    起初納粹黨人追殺共產主義者,
    我不是共產主義者,
    我不說話;

    接著他們追殺社會主義民主黨人,
    我不是民主黨人,
    我不說話;

    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成員,
    我不是工會成員,
    我繼續不說話;

    此後他們追殺猶太人,
    我不是猶太人,
    我還是不說話;

    最後,
    他們奔向我來,
    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英文

    When the Nazis came for the communists,
    I did no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 not a communis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social democrats,
    I did no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 not a social democra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
    I did no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 not a trade unionis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
    I did no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 not a Jew;

    When they came for me,
    there was no one left to speak out



    德文原文

    Als die Nazis die Kommunisten holten,
    habe ich geschwiegen;
    ich war ja kein Kommunist.

    Als sie die Sozialdemokraten einsperrten,
    habe ich geschwiegen;
    ich war ja kein Sozialdemokrat.

    Als sie die Gewerkschafter holten,
    habe ich nicht protestiert;
    ich war ja kein Gewerkschafter.

    Als sie die Juden holten,
    habe ich nicht protestiert;
    ich war ja kein Jude.

    Als sie mich holten,
    gab es keinen mehr, der protestieren konnte
  • 擲地有聲。

    馬賽克女郎 於 2009/03/08 09:44 回覆

  • 野侍一郎
  • 文章主題: 「權力、權利、民主」三論

    觀看文章 - 「權力、權利、民主」三論
    http://www.news100.com.tw/viewtopic.php?t=11149

    原本是想寫一段落再發表,但是我想這也是一種共同學習,而不是我個人的one men show,所以就第二次開欄,但是可能要先加以說明,這幾天由於照顧家母,所以比較多時間在台灣,在日本由於時間忙加上,上南方論壇必須用Gpass才能上,所以能參與討論的時間相當不固定,所以敬請見諒!

    「權力、權利、民主」三論,序言

    我們所面臨的真實,是一個甚麼樣的真實?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如果要更細膩地用哲學的角度看,那也可以解釋為一個無限。「櫻花」、「櫻花開了」、「櫻花滿開了」。「櫻花」是一個客體對象,也可能是一個概念,如果不究明或溝通或議論,它好像是同樣的一個東西(對象概念),但是光大阪造幣局所種的櫻花,大概有一百二十種,都是櫻花!「櫻花開了」一個對象,加上了時間、狀態的概念,也就是現狀,那「櫻花滿開了」,又是一個甚麼樣的現狀?如果不溝通、究明,那會是一個甚麼樣的現狀呢?

    例如「台灣很危險」,這也是一個對象,一個狀態或現狀,而同時也是一個認知,如果不用語言、文字溝通,他就只是一個單純、或單一的認知。那麼「櫻花滿開了」,又是一個對象、一個現狀,再加上一個價值認知的認知了!所以溝通基本上有兩個方向,一個是釐清自己的認知,另一個方向是,如何正確完整地傳達認知?或者也可以轉個方式說,溝通就是要能先確立,這兩個方向的必要。

    到論壇來有很多人,有各式各樣的人,有各式各樣的認知,有的人是來求疑念的釋疑,有的是來發洩情緒,有的是來發散時間…,沒有對錯、只有現象。當然每一個寫文章的發言,所能掌握的、或只能先掌握的,就是溝通兩方向中的一個方向,也就是釐清自己的認知,然後用文字準確地傳達,但是文字或文章的表達或傳達能力,並不是或很難十足完整,當然只好一個item、一個item地來,也就是一段一段、一篇一篇地來,這就是溝通的本意,也是溝通的限制性。

    民主是「人民就是主人」,這原本就是一個中文式、或是一個中國式的思考!也是一個不學無術的杜撰!我將寫「權力、權利、民主三論」,不過我先丟一個概念,讓大家思考看看,如果〝民主就是人民是主人〞(這種話或理論,賀伯、洛克盧梭,好像都沒有說過!我不知道是哪一個偉大思想家說的?簡單地說,這只不過就像一個說〝恁杯丟係安捏供啦!〞的一句空話。),那麼大家是不是先試著了解或釐清,甚麼是「主人」?「主人」有甚麼樣的積極、消極的要件或特徵?

    「台灣人當家作主」可能是一個祈願,也可能是一個口號,當然也可能是一個理想的目的。可是把民主解釋做〝人民就是主人〞卻是個謬誤!「那輛車是誰的?」、「那隻狗是誰的?」、「那棟房子是誰的?」,都可理出主人的存在,也就是「他是那輛車的主人」、「那隻狗的主人」、「那棟房子的主人」。那人民是主人,但、是甚麼的主人?國家的主人?也就是土地的主人?政府的主人?法律的主人?還有互為主人的主人?以上有哪一樣,在現實是如此的?現實如果不是如此了,那跟說了〝恁杯丟係安捏供啦!〞的結果,有甚麼不同呢?

    我先點出這三樣概念或對像的連接點,就是「所有」概念、或是「所有權」概念,「所有」概念(「所有權」概念)沒有完成,這三樣概念都是空的、或是混亂的!漢文中的「權利」、「權力」都說到「權」,但是如果把她還原為英文,應該是「right」和「power」。事實上「權利」著重在權,「權力」則著重在力,一個是可主觀主張也就是權,一個是必須客觀的分析判斷,例如:可以有「我有這樣的權利」的主張,但是不是「我有這樣的權力」?則要經客觀驗証。

    當只有一個人的時候,這三個概念都沒有意義,也不會產生!二個人、三個人以上時,他就會有變化了。為什麼你有這樣的權利?為什麼我就沒有?如果我用我有利的體型、體力,訴求來達成可不可能呢?當然可能!這個時候我的體力,通常也就是我的權力!自然權的階段很多權力,就是自然權力、或自然力,現在一般所說的權力,這可是在人類歷經很多相處相聚時,所碰撞產生的不斷修正而成的概念、或是一種智慧,可不是想當然爾就成型的!

    民主是一個概念,也是一個狀態,它簡單地說,就是以集合諸個人的意思,針對事物決議為原則,的一種意思決定過程或狀態。以這樣的意思決定原則的政治體制,則稱為「民主政」或「民主政治」。君主制主人是君王,但是民主制的主人,卻未必是人民!或者人民只是一個不完整的主人,甚至應再加上微弱不完整的主人!就像「櫻花」和「櫻花開了」、「櫻花滿開了」,原就各是不同!

    權力、權利、民主的本質

    人類生存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事實上應是存在本能運動、運用階段,狩獵、採集階段,可能是較長的一段時間,而後才進入到畜牧,然後才進入文明象徵的農耕。狩獵、採集階段,可能講求的多是自然直接的力對價關係,也就是power(權力的初始型態)的有無,人和自然的對抗,也是開始於單純的力對價,人類一開始,可能並不認為自己有甚麼權(right),或是權(right)來自於自然?或是來自於神?權利(right)是一個比較複雜的概念,而且通常不是發生在有無的階段,而是發源於擁有或不擁有的思考產生時。

    權力、權利、民主的發展排序,應該是如何的一種過程?如果不對這三種概念,作一種釐清或究明,可能單純的時間的經過,未必就是現代化、或者進化的、或進步的結論!當對象無法把握時,那麼認清現狀,就可能只是一種緣木求魚。人類混亂的根源,很多是起因於權利的認知差距,依峙各自的權力,進行對價、碰撞如戰爭解決,主張權利的代價,有時候而且是很多時候,是以生命作為償付。民主有甚麼樣的價值?內涵很多而複雜,但首先明顯的一個,很實際的價值,那就是避免最壞的一種,以生命作為償付代價的結果。

    人類學家曾做過這樣的實驗,兩隻猩猩合力才能拉起,井中的吊籃拿到香蕉,當他們摸索到方法,習得共同合力可以拿到香蕉的經驗,可是當把另一隻猩猩換過之後,擁有經驗和新的猩猩,卻又從頭開始摸索,因為猩猩只能用聲音,傳達喜怒等情緒,也就是動物只具備了發聲的本能,是無法有效地記憶,而沒有真正的語言功能,無法透過語言傳達經驗,再換一百次,仍然是從頭互相摸索。

    權力的原始形態多是一種源自於,客觀、自然的形勢與力的對比、或對價,也就是簡單地說,權力是存在的產物,當有形的存在、或是客觀的存在,確立之後才發生。而權利則是一種認知的產物,也就是其實,權利並非原始產生,而是必須經過認知的過程始得確立。而是甚麼樣的過程呢?一種理性合意的過程!也就是所謂的民主的真正核心概念、或意義。投票是不是選舉?是!選舉是不是民主活動?是!但是民主並不只有選舉單調的形式,而選舉也不只有投票一種方法。

    所以存在人,才產生權力的有無,經過力對價、打殺爭權鬥力各種危險威脅後,發覺死傷損害過大,所以才試圖摸索,改採以對談理出可行、或是大家或大部分人能接受的方式(理性的合意),也只有這一刻,個人回歸為自己的主人,經過理性合意的過程,權利擁有才開始成立產生。就像一船的漁民,抓到一隻大魚,上岸之後經過合意之後,才各自拿回魚頭、魚尾或魚肚,而這合意的過程,可能產生付出力的對價的討論溝通。掌舵的、划船的、灑網拖魚的各種力,經過評估評價溝通後的結論,才確立擁有,也就是權利才得以產生確立。

    因此權力、權利、民主這三種概念,原始形態或是排序,對照於人類的實際活動中,可能應該是人的存在,產生力或權力的有無,經過理性合意的過程(民主),得以分配或確立各自的權利,人有了權力經民主而確立權利的擁有。

    菜瓜布回覆
    當年的毛澤東也是以
    農民當家作主了
    工人當家作主了
    來呼瓏中國人

    台灣人一樣也被
    人民當家作主... 所呼瓏....lol

    野侍一郎 回覆

    對!而毛澤東並非是歷史上的特例!甚至可以籠統一點地說,人類聚居的地方或社會,就會產生這樣的例子。

    所以我一直對台派的許多知識份子不滿,釐清這種對象、究明現象,原就是知識份子的一種責任、或是天職,否則知識分子,憑甚麼領取供養(例如薪餉束脩)?

    接下來我可能就權力談談,陳水扁為什麼那麼多錢?這可以從權力的角度探討,
    只要他不是偷、或是汙、或是搶,那麼用道德撻伐,不僅無濟於事,而且探討不到本質,甚至錯誤解讀了可能的真實。

    亞歷山大帝遠征,橫跨歐亞八千多哩路,同時在滅掉波斯帝國時,他也可能是當時,全世界最有錢的富者,據說換算成現在金額,可能有六百億美金之多,而這是在他已經分賞給有功者之後的財富計算。為什麼他要聚這麼多財富?因為他仍要計畫攻打印度,也就是繼續擴張他的權力。

    atree145 回覆

    >亞歷山大帝遠征,橫跨歐亞八千多哩路,同時在滅掉波斯帝國時,他也可能是當時,全世界最有錢的富者,

    遠古戰爭的征服者 掠奪被征服者的土地 財產 奴役戰敗者 而且 不分平民軍人 一視同仁 反而是 武力抵抗者逃到山區能避禍 順服者遭受奴役命運

    到十八世紀 戰爭掠奪 土地財產 因有人權 不再接受奴役 善待戰俘 1907年 明文禁止戰爭掠奪 ...

    若是 佔領本質不變 "武力抵抗者逃到山區能避禍 順服者遭受奴役命運" 演變到 抗爭者有糖吃 順服者遭欺壓

    捍衛家園 是人類求生存的自然本質 不需要外求 有共同命運者 皆會前仆後繼 個個奮進 不用拿著麥克風大聲急呼

    "228屠殺的國民黨21師,死於中國人內戰" 如此荒繆的歷史劇上演 用膝蓋想 在殺戮戰場上 怎會有如此天真想法? 要欺騙 也要高明一點

    野侍一郎 回覆

    在別處網友的回應我把他也提供至此處:

    回應一:at March 4,2009 20:18

    如此看來,人的存在,在沒有合意和衝突的情況下,就會變成沒有權力的對價產生。

    但是人只要存在,就有他生存的權利。即使是弱小的嬰兒,也代表著存在的延續,和繁衍生存的權利。

    回應二:at March 5,2009 01:51

    照如此的推論,權力所要剝奪的是什麼?

    別人生存的權利?還是別人生存的權力?

    如果沒有權利在先,那就會是單純的自然力大小的碰撞。就好像水火交搏一樣。也就沒有所謂的平等的基礎,也沒有理性合意的必要。

    倒不是洛克的天賦人權,而是所有物種都有他天賦生存的權利。

    弱肉強食是物種生存的本能,草被草食動物吃,如果沒有肉食動物,草食動物將會因為過度繁衍而滅亡。

    洛克假設在自然狀態下資源是相當豐富的:只要其他人還有機會取得「同樣多」和「同樣好」的資源,一個人便有權利拿走一部分的自然資源,而由於自然資源是相當豐富的,一個人可以在拿走所有他自己會用到的資源的同時,也不會侵犯到其他人的資源。除此之外,一個人不可以拿走超過他能使用到的數量,以免資源被糟蹋。

    過度的生存權利是自我生存的剝奪。

    不過,我認為剝奪是屬於神的旨意。

    回覆一:Posted by 野侍一郎 at March 4,2009 21:30

    問:(人的存在,在沒有合意和衝突的情況下,就會變成沒有權力的對價產生。)

    這應該可以用兩種說法
    人的存在,在沒有合意和衝突的情況下,就可能沒有權利擁有與否的產生。
    人的存在,在沒有對價或是威脅的可能情況下,就可能沒有理性合意的必要。

    問:(但是人只要存在,就有他生存的權利。即使是弱小的嬰兒,也代表著存在的延續,和繁衍生存的權利。)

    人的存在未必就會產生生存的權利,這是賀伯和洛克理論最基本的差異處,這說來也是話長,也是我後文會談到的部分,我就簡單舉兩個例子:

    一是,當兩個人或兩個部族,基於生存食物的確保時,通常透過直接的力對價解決,而其真正所謂的解決,可能就是直接剝奪對方的生命(生存),當無法剝奪時,才有可能用合意來承認,對方的生存權利。

    第二個是,世界有許多民族有殺男嬰的習俗,也就是當有嫡傳之後,如有男嬰就生下時殺掉,以避免將來紛爭(力對價)的可能。

    洛克的天賦人權,事實上是建立在理性合意完成之後的論說,基本上可能有缺陷存在,可能賀伯的自然權,比較接近或符合現實。

    回覆二:Posted by 野侍一郎 at March 5,2009 09:01

    (我的前文序言)
    漢文中的「權利」、「權力」都說到「權」,但是如果把她還原為英文,應該是「right」和「power」。事實上「權利」著重在權,「權力」則著重在力,一個是可主觀主張也就是權,一個是必須客觀的分析判斷,例如:可以有「我有這樣的權利」的主張,但是不是「我有這樣的權力」?則要經客觀驗証。

    「權力」power和「權利」right,我建議回到英文原字概念上,來讀我的文章比較不會產生誤差,事實上我在用這權力,應該是power(力)而權是很少,或是應該是歸到權利right那邊思考。

    人的生存原始意義,是力、還是權利?一個嬰兒的生存,可能必須依賴他的父母、或是其他成人,與其說是他的權利right,不如說是他父母、或是其他成人的力power!換個說法,一個棄嬰假設在不被發現的狀態下,他要生存,無力有可能主張他的權利嗎?神賦予他人權了嗎?或者神有辦法替他主張權利嗎?這應該是很難說得通或成立吧!

    洛克的理論,是以美洲為假設基礎,是在資源豐富,某個角度看,是在資源不於匱乏,也就是還沒有衝突的必要性,或者說力對價是非必要性的狀態,但是現實上,這樣理想的狀態並不多見!就以美洲麥哲倫發現,到歐洲人入侵,到美國成立,到今天,如果不以西方角度,而是以現實的角度觀察,可能賀伯的說法要更貼近現實!

    印地安人面對更強大的力(歐洲勢力)入侵,在力不對稱之下,顯然是沒有辦法主張,原應屬於他們的權利吧!以擁有力的角度看,印地安人不就是有如嬰兒?但是他們卻更像棄嬰!他們所認知她們的神的棄嬰!不過剝奪他們生存的,是歐洲人、或後來的美國人,但是這種生存權利(對印地安人)的剝奪,會是神(西方的神) 的旨意嗎?

    網友回應:at March 5,2009 12:40
    問:
    最後,還是要回復印地安人的權利。這是本來就有的,所以才是「回復」,而不是給予。

    而最先初的給予,是神所賜予。

    如果不是如此,那又會變成單純的自然力大小的碰撞。

    撇開信仰不論,單純以邏輯推論,權利「right」必是在先,而這不是任何人所給予的。如果是如此,那第一個人類的權利從何而來?

    如此的推論,也適用在國家主權。因為如果不是如此,那第一個國家主權從何而來?無中生有嗎?

    因此,神的意旨是必定存在的。

    我的回復:野侍一郎 at March 5,2009 17:48

    在美國印第安保留區,就以現在來看,那根本不應該叫回復權利,不是更像施捨嗎?這種所謂的回復,根本是在美國的價值體系下的行為。如果真要回復,印地安人的價值所認知的權利,那可能是美國人要退出美洲吧!

    事實上,那不就像一群人跑到你的土地上,蓋庭院、蓋樓房,無視你擁有這土地的權利,經過了許久之後,他們發覺你住的小茅屋,反正也不礙事,所以就大發慈悲似地說,應該保留那小茅屋,讓你能遮風避雨,從16世紀開始的美洲,今日的美國人,不就像那樣的一群人嗎?印加文明也是在西班牙人侵入毀滅,而秘魯卻是 1821年,才誕生這個國家的名字。

    我是不知道你的邏輯推論,是如何推來的?一個人類會產生權利嗎?他要跟誰主張,跟大自然嗎?人跟大自然,只有單純的力對價!從上古時期也是如此!到今日也是如此!921大地震,人除了避險之外,能叫大自然地震延後發生、或是不准發生嗎?這樣恐怕是不通吧?

    現代國家的概念,在人類社會發展史上,是甚麼時候出現?到今天才幾年光景?而不管中古時期的國家,不論東西方,所謂國家的概念,正是一種理性合意的代表!國家怎麼會是初始產生的呢?人類的文化發展史上,哪一個地區,不是個體、家、氏族、部族、城邦,而後才是國家的呢?

    所謂國家的主權概念,正是從無到有!也可以說是無中生有!你可以舉例現在世界上,哪一個國家不是如此?哪一個國家是與生俱來就應該有的?

    至於是不是神的旨意?這我是把它看成信仰!也就是,信就有、不信就沒有!我不否定,但是一直抱持著懷疑。

    網友回應:at March 5,2009 21:47
    問:

    那就應該沒有討論權利的必要啊。既然是一種價值觀體系下的施捨,那現今歐洲移民到美洲的人,是從什麼價值觀體系下,得到施捨給他們權利?

    至於國家主權,從個體到家族到氏族到部族到城邦再成為國家是沒錯。只是個體,家族,氏族,部族,每個階段都可以稱為有國家主權嗎?那是不是每個人都應該可以自稱是國王了,每個家族也可以自稱為國家了?

    個人會老死,家族會衰亡,但是國家主權不會隨著國王的老死而滅亡,也不會隨著個人和家族權力的旁落而亡國。

    僅引古蘭經第3章第26節的經文:你說:「安拉啊!國權的主啊!你要把國權賞賜誰,就賞賜誰,你要把國權從誰手中奪去,就從誰手中奪去;你要使誰尊貴,就使誰尊貴,你要使誰卑賤,就使誰卑賤;福利只由你掌握;你對於萬事,確是全能的。

    另外引法國Jean Bodin的SIX BOOKS OF THE COMMONWEALTH其中的內文:
    國家主權是被封授賦予給一個國家的一種絕對的、永久的權力。
    任何一個真正理解絕對主權意義的君主,雖然可以封授其他領主屈附在他所代表的國家主權意志之下,定義他所代表的國家主權凌駕在現有的法律之上,他也不會聲稱他所代表的國家主權是處在神授和自然法則的規範以外。

    對於神的存在和旨意,我沒有任何懷疑,也無須日夜揣測。

    如果有冒犯之處,敬請見諒。討論到此!

    回覆:野侍一郎 at March 5,2009 22:55

    美國現階段的印地安人保留政策,當然是以美國人的價值體系思考,難不成他們會依印地安人的價值體系思考?現在歐洲人、或其他地區的人,要移民美國,現在可能得依美國(國家)的價值思考吧!是不是施捨呢?某個層面看說施捨也無不可吧?難不成可以無條件就可完成?

    「個體,家族,氏族,部族,每個階段都可以稱為有國家主權嗎?」
    我沒法看懂,你這是要問、或者表達甚麼樣的意思?我說的是,國家是在後才發展出來的概念,不是這樣嗎?文化人類學、或民族學上,有哪一個是先有了國家型態,然後再發展成氏族、部族形態的呢?

    每一個人要如何稱國王?你是在說甚麼啊?就以台灣的平埔族、高山族,在四百年以前,那時候他們該是哪一國家的人呢?北京猿人、山頂洞人,他們又該是哪一國人呢?我不知道,你是如何定義國家的?每一個氏族、族,或每一個家族,是不是都自稱國王?這我就沒有詳查了!

    你對神或經文的理解、或信仰,那就不是我想討論的部分,或是我有辦法討論的!不看古蘭經的其他人,到底應該是用甚麼價值思考呢?每一部經典,可能都有一個神,都是不同的神,那人類究竟是如何處理不同神、不同價值、或信仰系統的呢?不是多是也依力power嗎?十字軍為什麼東征?

    討論就是討論,談不上冒犯啦!你就別太在意!

    atree145 回覆

    >>蘇丹政府抨擊國際刑事法院4日頒令拘捕蘇丹總統巴希爾,是"新殖民主義者"試圖令該國局勢出現不穩。

    赤裸裸的 "權" vs "權利" 的角力

    當 衝突發生時 何去何從? 換句話說 基本人權 挑戰 違法的管轄權利 無所不用其極抗爭?依法治精神到法庭抗爭?



    BBC 2009年03月05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03:52北京時間 11:52發表
    轉寄朋友 列印文稿
    蘇丹抨擊國際法院下令拘捕巴希爾

    蘇丹總統巴希爾
    巴希爾說,逮捕令顯示了西方對蘇丹的敵視
    蘇丹政府抨擊國際刑事法院4日頒令拘捕蘇丹總統巴希爾,是"新殖民主義者"試圖令該國局勢出現不穩。

    國際刑事法院已宣佈向蘇丹領導人巴希爾發出逮捕令,指控他在蘇丹達爾富爾犯下戰爭罪和反人類罪。

    這是國際刑事法院自成立以來,首次對在任國家元首發出逮捕令。

    逮捕令

    在國際刑事法院發出逮捕令之後,蘇丹政府立即宣佈撤銷至少6個國際救援機構的執照。

    美國和歐盟對國際刑事法院的裁決表示歡迎,但阿拉伯聯盟、非洲國家和中國都表示,此舉將阻礙達爾富爾的和平進程。

    聯合國預計,在長達6年的達爾富爾戰亂中有30萬人死亡,數百萬人流離失所。
    http://news.bbc.co.uk/chinese/trad/hi/newsid_7920000/newsid_7925100/7925191.stm
  • Oh, my God !這篇大文會殺死很多腦細胞,
    也可以讓瀕臨老年痴呆的歐吉桑和歐巴桑練練腦袋,
    祝大家閱讀愉快嘿!

    馬賽克女郎 於 2009/03/09 09:25 回覆

  • S
  • 我來妳家

    呵,天ㄚ,
    我沒看過原著就落落長寫了一串
    老實說
    我是屬於漠視意識型態的白癡型
    對於政治或民族情感或危機,都無能為力
    看到上面的留言,
    我有點膽怯
    .
    .
    但是,我想告訴妳,妳搬家了,我來玩...
  • 讀者易於從他山之石找到自身所處的政治環境的啟示,
    畢竟大家最關切的,還是自身週遭的政治環境,
    這很正常,也很合理。
    譬如像歐巴桑我,也是很愛台灣滴啦^^


    馬賽克女郎 於 2009/03/09 09:19 回覆

  • Isoroku Yamamoto
  • 有鉛與無鉛的人民們.

    觀看文章 - 有鉛與無鉛的人民們.
    http://www.news100.com.tw/viewtopic.php?t=11204

    People of Leaded & Unleaded.
    有鉛與無鉛的人民們.

    AK發現, 成功的民主國家大多都是開放槍枝的.
    最主要的就是, 這些國家都是人民以武力反抗舊統治階級而獲得民主的.
    政府與官員敢亂來, 就是沒命.

    AK也發現, 大多不成功的民主國家大多都是禁止人民有槍枝的.
    最主要的就是, 這些國家都是人民以與舊統治階級妥協而獲得民主的.
    政府與官員敢亂來, 人民就再度妥協.

    People of Leaded & Unleaded.
    (雙關語笑話, lead指槍枝的子彈)
    有鉛與無鉛的人民們, 到底有何差異?
    誰能解釋一下嗎?
    AK, a heavily leaded person.
    AK, 一個擁有粉多槍的人. (不算褲底那隻)

    事實上槍枝對治安根本沒有直接影響, 因為比一比犯罪死亡人數與車禍死亡人數就知道.
    車禍死亡人數通常是犯罪死亡人數的11倍以上.
    說槍枝會危害治安根本是政治家用來擁有武力的屁話.

    PS. 開放槍枝國家的人民也喜歡玩漆彈槍, 只是漆彈槍外表不像真槍.

  • 這篇文章接在這裡,有點離題。

    馬賽克女郎 於 2009/03/10 09:31 回覆

  • Isoroku Yamamoto
  • 我是這樣回...

    我不曉得AK大有沒有在台湾服過兵役...
    不過只要是台湾軍後備軍人有服過兵役的台湾男人(限有思考能力的台湾男人)都曉得部隊也好像是個公司或企業一樣,是很好歷練領導統御的環境,兵曹帶士兵,老兵帶新兵,帶兵最重要的是帶心...

    那回過頭來看國家大事與政府,政府無法帶心,還有政府官員與公務機關體系及公務員,沒有公僕心態,那麼本來就該全部做更替跟取代的呀...

    還有也有的國家是很尚武...日本都可以買賣武士刀...台湾少...
    還有台湾的槍炮彈藥管制條例很不合理...
    人家瑞士的後備軍人都可以擁槍...為何台湾沒有勒
    要人服兵役又要人家是後備軍人,那麼真的發生戰事要用後備軍人,過去那種老舊的動員令根本都過時啦...還有流於形式的點教召也沒有用...

    65、槍械 5 - T9#comment-2235551_Comment_219314#comment-2235551_Comment_219314#comment-2235551_Comment_219314
    http://taiwan9.ning.com/profiles/blog/show?id=2235551%3ABlogPost%3A217528&page=1#comment-2235551_Comment_219314


    台灣「城鎮步兵守備旅」構想 (▼?▼) - 軍事科技 - 台灣小站 - Powered by Discuz!
    http://www.mesotw.com/bbs/viewthread.php?tid=602&extra=page%3D1
  • tiffwu
  • 覺得要看書會比較了解始末

    電影版的交代有點不清楚
    跳的太快一下子怎女主角被審判
    才發現跟納粹猶太人主題有關

    好羨慕妳家一堆書
    加拿大這裡中文書太貴了買不下手
  • 台灣的書向來都很便宜,
    即便這些年紙價大漲,
    比起西方國家,依然便宜很多,
    可是原文書就不便宜了,
    我好幾次想買原文書,也是摸一摸又放回去。
    哈哈,真有點懷念過去盗版猖狂的時代呀。^^

    馬賽克女郎 於 2009/03/13 09:18 回覆

  • min4321
  • (觀念必然先屬於你,你才能給出去)。^^
    我們只要願意祝福這個世界的時候,我們就已同時祝福了自己。^^
  • ^_^

    馬賽克女郎 於 2009/03/23 08:36 回覆

  • superstarDJ
  • 我也寫了一篇讀書記錄

    Hello~
    我是在寫讀書記錄,在網上查連結的時候,查到你的網站...
    原來是出書的作家啊...難怪寫的文章和別的比起來有深度多了...
    最後問的問題,也是我沒有想到的...對啊..為什麼呢?
    ....
    我啊,我在我的讀書記錄後面,有加上這邊的連結,
    如果有興趣的話,
    也歡迎去我的文章網頁看看...
    http://tw.myblog.yahoo.com/meintagebuch-thomas/article?mid=4126&prev=-1&next=4122
  • 感謝您的告知,我去您家看過了。
    我現在趕著出門,回來以後再到您家去串門子,
    好像有幾篇其他網友的讀書心得,
    讀書最高興找到同好,回頭見!


    馬賽克女郎 於 2009/03/31 10:04 回覆

  • jjhsu
  • 《The Reader》最近剛看完,情緒久久不能平復。
    這是一本十分棒的小說,對於歷史罪責、對於個人情感,都有非常深刻的反思懺情。

    其實我有想到一個類似的情境,中國的文化大革命,在那長達不只10年的批鬥史,
    那一代的人是如何面對曾經嚴厲批鬥、羞辱、虐待甚至殺害的父母親友、鄰居及其家人?(如今可能還住在隔壁村呢)
    國家體制的力量,強施在個人身上所造成的集體罪行,
    對於那一代人彷彿牢籠一樣,揮之不去、難以掙脫。

    過幾天才要去看電影《為愛朗讀》,屆時再回頭看版主大作。
  • 老實說,我對文革及六四的平反,看法悲觀,理由很簡單,我真的很少看到像中國人那樣以極權體制為榮的民族,以致我對中國民主化的前途也不表樂觀。

    過去我在 PChome 的時候,常有中國網友來訪,那種雞同鴨講的互動經驗惡劣不堪,談起這個民族,我真是心有餘悸。

    〈為愛朗讀〉值得推薦,好看的故事,充滿省思的內涵,是我心目中完美電影的組合。等您看完再去拜讀您的觀後感,看電影的樂趣除了享受被電的暈眩之外,也很想看看別人怎麼說。^_^



    馬賽克女郎 於 2009/05/02 11:32 回覆

  • Barbie99
  • 上週才看了這部電影
    裡面某些情節讓我心有戚戚焉
    一部德文小說, 用英文來演
    我不喜歡這樣~

  • 我倒是覺得OK,可能我不是母語使用者吧。
    就像〈一八九五:乙未戰爭〉,我覺得OK,客家人就覺得不OK。
    最近看了2006年版的〈查泰萊夫人〉,是法文版呢,我也覺得OK,哈哈。

    馬賽克女郎 於 2009/12/23 11:43 回覆

  • lindyeh
  • 我這樣類比好像不對,〈一八九五〉是客語發音,
    有些客家人覺得不OK,是大部份演員皆非客裔,
    他們說的客語並不道地。這似乎又是另外一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