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widow_02.jpg 

如果你不知道什麼是法國式的挑釁,法語片〈渴愛俏寡婦〉就是一個不錯的窗口。其實也沒多挑釁啦,法國知識份子向來百無禁忌,無所不挑戰,拿婚姻開刀已經不太新鮮,這部電影只不過是拿婚姻窮開心而已。

 

2005年夏天的阿爾薩斯之旅,某日我和家長坐在萊茵河的此岸眺望彼岸的德國,他告訴我一個笑話說,教授出了一個題目「駱駝」給學生自由發揮,那位英國籍學生二話不說,買了帳蓬就直奔撒哈拉沙漠,就近觀察駱駝三個月以後,交出了一篇〈駱駝習性觀察記〉;法國學生也二話不說,直奔動物園,並拿著他的長雨傘逗弄了駱駝半天之後,交出了一篇動物園遊記〈可愛的駱駝〉;那位德國學生則是哪裡也沒去,只關在他的房間裡,拉下所有窗戶,冥思兩個星期以後,交出了一篇論文〈上帝、駱駝與我〉。

 

這個笑話在隱喻英國人的務實、法國人的輕盈卻淺薄與德國人的沈重。我強烈懷疑這個笑話是法國人編的,自嘲之餘,也嘲笑德國人。其實法國人一點也不淺薄,淺薄之人不可能那麼挑釁,挑釁意味你對既存制度或既定價值有意見,挑釁只是一種表達的手段。

 

法國人輕盈倒是真的,他們連挑釁的方式都很輕盈、很搞笑。法國歷史上的挑釁事件罄竹難書,最好笑的事件之一,莫過於 1910 年由作家道傑雷斯(Roland Dorgelès)幕後策畫的驢子畫畫事件,用以嘲諷前衛畫派根本是一派狗屎(詳見前文驢子會畫畫)。

 

說真的,看過法國片〈渴愛俏寡婦〉,我有點擔心這部電影會和台灣觀眾接觸不良。在法國,已經沒有什麼價值是神聖不可侵犯,〈渴愛俏寡婦〉據稱在法國創下七億台幣的票房,相信有其社會及文化背景上的因素,來到台灣這個仍然相當程度信仰婚姻的國度,可就不一定那麼走運了。

 

片商相關人員就私下告訴我,有些看過試片的觀眾對於導演如此呈現女主角,確實有點不安。這可以理解,傳統觀念教育我們,女人要從一而終,守貞立節;片中的女主角背叛先生不說,丈夫驟逝,她不但毫不悲傷,還一心想著要和情人私奔。女主角的行為不但沒有遭到譴責,最後竟然得到兒子的祝福,在兒子的牽線下和情人終成眷屬…………這這這這這離敝國國情太遠了,實在叫本地觀眾有點難消化。

 

挑釁畢竟只是一種 intellectual game,戳破之餘,也藉機挑起智識的互動。法國人早就不信神了,他們怎麼會膜拜婚姻?

 

西方國家的一夫一妻制與基督教義密不可分。婚姻是上帝面前的神聖誓約,違反了這個誓約,就是罪。因而夫妻間的出軌行為,就是通姦罪。然而隨著思潮的開放,歐美先進社會早就將「通姦」除罪化,改以權益的補救做為救濟,你要背叛要離婚都可以,先請你付很多錢。

 

舊時的華族社會奉行一夫多妻,男人在外頭拈花惹草是天經地義,並沒有「通姦」這回事。東亞社會現代化之後,也改以一夫一妻制,並同時引進西方的通姦罪來強化一夫一妻制。諷刺的是,源自基督教義的「通姦」在先進西方國家已經除罪化,東亞社會(例如台韓)至今採行不渝。

 

家長常說:「男人一定要天天打老婆,如果你不知道為什麼,她一定知道。」也許我的笑點比較低,我每次聽到,都會笑到一直打他。不過這句話在台灣有點吃不開,有些人聽了並不覺得好笑。如果你笑得出來,並且覺得很好笑,你就很適合去看〈渴愛俏寡婦〉。

 

 

創作者介紹

馬賽克女郎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