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些年中國經濟開始崛起時,據稱中國的新富階級流行養名種狗當寵物,有客來訪,就抱著寵物狗出來見客,台商們為了凸顯身份,也學中國新富養名種狗。

 

可是台商們回到國內時,發現台灣的名種狗滿天飛,早就不是身份的表徵。例如我家隔壁賣菜阿珠就有一條泰迪狗,她六歲的小孫子放學回來,就抱著小泰迪去大安森林公園散步。

 

他們發現台灣的雅痞們反而喜歡認養聳擱有力的小土狗,而且越雅痞的,帶出來的狗狗就越聳。

 

小黃.jpg 

(這是湯尼家的兩隻小黃,右邊的老油條叫鴨鴨,左邊的小豎仔叫 Coffee)

 

就拿我家的時尚達人湯尼來說好了,誰比他更雅痞?他家就有兩條小黃,肥的叫鴨鴨,是湯尼的姐姐喬伊去流浪動物之家領回來;瘦的叫 Coffee,是湯尼在路邊的車輪下撿回來。湯尼和喬伊抱兩條小黃回家疼,純粹是巧合,現在滿街都是小黃,我家附近鄰居帶出來散步的狗狗也多是小黃,只有少數是小白或小黑。我強烈懷疑小黃的基因比較優,智商比較高,在物競天擇的原則下,他們大量繁衍,數量遠遠超過其他雜種狗。

 

所以H先生他們那夥台商最近放棄名種狗,紛紛養起小土狗,取的名字也是聳擱有力,他稍早抱回一條黑白相間的小土狗,就取名叫「匏仔」(台語),大家都笑說匏仔是熊貓和狗狗的混種,我合理懷疑匏仔的爸爸是小黑,媽媽是小白。

 

聽說匏仔現在號稱總經理特助,每天有專車接送上下班,陪總經理過著朝九晚五的生活。誰知道H先生家的當地管家有個性,她嫌匏仔是畜牲,不願伺候牠,總經理只好時不時親自為匏仔洗澡澡。

 

 小黑.jpg

(這是台商H先生最近抱回來的兩隻小土狗,地位當然不如匏仔囉)

 

這也難怪,中國人對狗狗的態度有人格分裂的傾向,名種狗是有錢人家的寵物,怎麼疼怎麼寵都應該;雜種狗是人人可吃的畜牲,人怎麼能幫畜牲洗澡?光是這一點,台灣人就差點要和中國人打起來。

 

H先生每年中秋節都會和那一夥台商朋友合辦大型烤肉餐會,不但犒賞員工,也邀來當地相關官員同樂。一回盛傳H先生提供的肉品竟然有狗肉,消息傳回台灣老家,H先生簡直變成親戚們的公敵,還揚言要和他斷絕關係。H先生則是連連喊冤,矢口否認,說絕無狗肉。

 

不過現在H先生有了匏仔,相信他對小土狗的態度也改觀了。人是環境的產物,台商離開台灣久了,和台灣人的觀念難免漸行漸遠,他們在中國長期接受官方宣傳,謊話聽十次就信以為真,有時言行舉止都越來越像中國人,偶而回來故鄉嗅嗅社會思潮充充電,有其必要性。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