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人是業餘賞菇者,並無真菌的專業鑑識能力,文中的真菌學名僅供參考,切勿做為食用依據

本部落格內容版權所有,未獲授權請勿轉載,謝謝!

很難想像,台灣史上最是光芒萬丈的職業頭銜──醫生,也必須放下身段、走上街頭為國考門檻的高低不一發出怒吼。這告訴我們,在人人都有機會受高等教育、社會正在急劇開放之際,包括醫生在內的許多傳統上受人尊敬的職業已在急速庸常化。他們和其它一般的職業團體一樣,權益受損時,也必須頂著烈日驕陽上街表達訴求,再也沒有地位上的特權。

 

遊行隊伍開始聚集時,醫學生們還十分擔心,不知道這次的示威行動能不能引起媒體的報導?能不能有效透過媒體的放送將訴求傳達出去?我安慰他們,根據我的專業新聞嗅覺,光是看到自由廣場集結的陣容,不吸引媒體報導才怪,當然,記者要採訪的課題太多,不可能寄望記者能對議題進行多麼深度的報導,但基本訴求的傳達,應無問題。

 

那天的醫學生和前來聲援的大學隊伍據稱有上千名,試想,台灣史上可曾有這麼大規模的醫學生集結行動?雖說醫生已經光環褪盡,基於我們社會傳統上對知識的尊敬,人們對醫學生的地位仍然另眼相看。我這樣說,好像是一種科舉遺毒思想在作祟,但是很抱歉,人類社會有史以來都靠著一種篩選精英的系統在運作,以前是科舉,現在是聯考,一直以來,他們就是精英中的精英。

 

我會參加 531 大遊行,是因為他們的訴求說服了我。

 

 PoPo_01.jpg

(531大遊行醫學生集結地點一隅。我的傻瓜相機沒有廣角,只能拍到這個小角落)

 

醫學生們發出怒吼的緣由在於,他們歷經十餘年寒窗苦讀,在聯考制度的殘酷殺戮裡獲得勝利,又在醫學院受了六年學術訓練之後,必須在第七年接受完整的實習才能取得醫學位,並參加國考。可是如今卻有一批無法通過聯考篩選的學生,他們轉而前往入學門檻極低的波蘭就讀專為外國學生開設的「國際班」,他們得利於一條我國於 2002 年立法通過的法令,這條法令承認包括歐盟在內的九大地區的學歷,赴波蘭習醫的學生取得學位之後,一樣回國參加國考,通過後就成為合格醫生。

 

然而來自於醫療水平相對落後的國家的醫學位,例如菲律賓,醫學生們必須先通過一項篩選機制極為嚴格的學歷認証考試,他們的學位才能獲得承認,才能參加國考。

 

稍微瞭解歐盟演進史的人士都知道,歐盟歷經幾次會員國的擴大,七年過去了,歐盟早已從2002年的15 個會員國成為今日的 27個,會員國的科技及醫療水平早已參差不齊,我國關於歐盟學歷認証的法令卻原地踏步,沒有與時俱進,是明顯的立法怠惰,難怪漏洞百出。

 

2002年歐盟只有十五個成員國,它們都是科技及醫療水平先進的西歐及北歐國家,我國在2002年立法承認歐盟學位應無問題。然而歐盟的成員國此後卻不斷擴大,前東歐共黨集團國家紛紛加入。2004年,波蘭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斯洛維尼亞馬爾他塞普勒斯等十國正式加入;2007年,保加利亞及羅馬尼亞也正式加入。

 

不能諱言,這些東歐國家都曾在歷史上締造輝煌的文明,可惜在二次戰後到1991年蘇聯瓦解,這些東歐國家在共黨集團長達半世紀的統治下,科技和醫療水平的發展,遠遠落後於自由民主的西歐及北歐。在此情況下,來自這些不同成員國的醫學位,怎會等值呢?

 

即便在歐盟的會員國之間,基於學術品質的把關以及國內就業市場的保護,各成員國之間對於學歷的認證和證照考試也會相互設立關卡,我國卻採取一視同仁的標準,這不是很奇怪嗎?

 

 PoPo_02.jpg

(遊行隊伍零星出現幾頂洋基帽,右邊這頂白色當然也是囉。有人笑稱本次遊行的第二訴求是「支持王建民先發」)

 

西歐、美國和日本的醫學位向來不是台灣本土醫學生反彈的目標,這些國家的醫療水平先進,醫學院不好混,進去容易出來難,即便一些遭到我國聯考制度淘汰的學生,只要能夠在這些國家取得學位,並通過我國的國考,他們依然可以抬頭挺胸在台行醫,道理很簡單,他們都通過嚴厲的關卡。赴菲習醫亦然,菲律賓雖然門檻低,但他們回國必須通過一項極為困難的學歷認證考試,一旦通過了,也是當然的同類。

 

因此,他們要求「波波」必須先接受學歷認證考試,並完成完整的實習訓練,才能參加國考。你要成為台灣醫生可以,你必須像他們一樣,先通過非常嚴密的篩選機制。篩選機制越嚴格所篩選出來的精英,地位就越獨特。如果這個篩選的標準出現漏洞,他們還能算是精英嗎?

 

至於「波波」家長們指控土本醫學生害怕競爭,這是文不對題。說實在話,本土醫學生是各項篩選機制的勝出者,他們怕誰競爭?相反的,「波波」搭歐盟便車取得門檻較低的波蘭學位,才是逃避競爭的便宜之計。本土醫學生要求的只是一套公平的標準而已。

 

自由社會的可貴之處在於開放的同時,也兼顧公平,換言之,開放與公平是現代社會的兩大基石,缺一不可。為了防堵諸多法律漏洞,修法的行動已經勢在必行。赴他國習醫,不失為聯考機制的一項救濟。當然,如果你被聯考制度淘汰,又沒有出國習醫的富裕家境,那也沒辦法,人生而不平等,有人很會讀書,有人家境很富有,如果你兩樣都沒有,只好做點別的。

 

創作者介紹

馬賽克女郎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小周
  • 小愛阿姨:
    我以台灣本土醫學生的家長身份,衷心的感謝您。
  • 小周大大,32年前那場師專入學考,我敗給您;32年後您家的小朋友勇奪醫科金榜,上帝真的很不公平,抗議抗議!

    哈哈,開玩笑啦,虎父豈有犬子?只祝福您家小朋友當個仁心仁術的醫生,不要和第一家庭結親嘿!

    馬賽克女郎 於 2009/06/04 17:57 回覆

  • 小周
  • 告訴您一個好消息,王健民,再過十二個小時就會踏上投手坵先發。
  • 這些醫學生好厲害,遊行三天後,行政院立刻推出修正草案回應他們的訴求,
    連洋基教頭都快速推出王建民當先發。這些本土醫學生太猛啦!

    馬賽克女郎 於 2009/06/04 18:00 回覆

  • 悄悄話
  • 小周
  • 小愛美眉:
    您記錯了,我們不同屆的,32年前的師專入學考,是我跟您大姐一起考的。
    您晚我們好幾屆,所以您有沒有考上,跟我沒關係。哈哈!

    我大女兒是北醫牙醫系二年級。小犬是北醫醫檢生技系一年級。
    二女兒明年才要考大學,依目前的成績護理系都考不上。
    如果,把她送去波蘭念醫學院,念四年回來,參家國考,就可以當醫生。
    我絕對不會這樣做的,這樣作是會遭天遣的。

    王建民今天的表現,帳面的數字,不太好看,但我認為還差強人意。
    體能、配球還要加強。王建民加油。
  • 哎,我的數學不好,又算錯了,正確應該是33年前。哈哈,這樣大家一算,
    就知道我和蘇珊大嬸同年了。^0^

    報告小周大大,我姐姐當年也考上師專,但她不願當老師,所以選擇了台南
    女中;我呢,嘻嘻,師專落榜只好讀台南女中。

    事實証明血統也是世襲,考上師專的人,孩子通常很優秀,您家的金童玉女
    就是明証,我姐姐家的金童玉女也不賴,都是可以讓我這個阿姨沾光的。

    聯考制度適合早熟的小孩,晚熟的小孩通常沒有好表現,當他們的心智狀態
    發展完成時,往往已經錯過聯考的篩選期,這時他們只好另覓途徑發展自己
    才能,會比較辛苦。等您家小女兒開竅了,您就等著她來吐槽您吧。^_^

    馬賽克女郎 於 2009/06/05 10:24 回覆

  • 孔雀餅乾
  • 話說當年師專還真的是很難考啊,比考高中第一志願還不容易。
    記得出題的傾向是數學極難,英文極簡單,其他科目忘了。
    國中畢業那年,雖然成績不佳,還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報考台南師專,結果數學滿分120分才拿21分。

    說個題外話
    二十多年前讀南部某大港都的國四重考班,班上就有個同學是考上台南女中讀了一陣子休學來到本班,目標也是師專,因為她都穿著南女的校服來補習(當時在敝處還是很罕見的),所以知道她的背景。後來聽說她如願以償進了台南女中旁邊的那所師專。多花了一年,到隔壁上學。呵呵。
  • 確實難考,當時唸師專學雜費全免,學校還發給零用金,
    畢了業還分發小學教職,是追求安全生活者的第一志願。
    台灣在七0年代還未富裕,對一般貧困或小康家庭來說,
    孩子能去唸師專,將來工作有保障,父母的負擔也減輕很多。
    後來經濟起飛,社會轉型,青年學子覺得當小學老師沒出息,
    我姐姐就是這種心態下,棄師專而就南女,她一心想當個大學生,
    將來要闖蕩商場,做個女強人,而她如今也果真如願了。

    馬賽克女郎 於 2009/06/06 12:08 回覆

  • 小周
  • 對女生來說,當時的師專的確很難考。但考不上反而在人生的道路上會變得多彩多姿。
    例如我們小愛阿姨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又,我有一個宗親,當然不姓周,呵呵!比我小三、四歲,照輩份我要叫她姑姑。
    當年師專也沒有考上,所以就去讀南女,後又去讀台大外文。
    以後,就進了某大雜誌社,從記者一直升到副總編輯,又跳到另一家大雜誌社當起總編輯。

    前年,她爸爸,也就是我堂叔公,要轉往台大治院開刀,沒病房,她兩位念師專的大哥,找了幾位立委動用關係,也是沒辦法,最後她出面馬上就有病房。
  • 其實我當年落榜,心裡還滿高興的,這樣就不用和爸媽拉据,
    就可以理直氣壯去唸南女,辛苦的只是必須四處去為小孩籌措學費的爸媽。
    台灣經濟起飛時期,大家覺得當小學教師沒出息,可是當社會發展成熟之後,
    人們可能發現社會的流動性越來越小,布衣越來越難成卿相,經濟一旦有變,
    連卑微的工作都變得難找,即使有工作也擔心朝不保夕,
    此時大家又會回頭發現,原來當小學老師這麼好,工作穩定,不怕炒魷魚,
    更令人豔羨的是,老師每年有三個月的寒暑假,這對講究休閒生活的現代人來說,
    是何等的身心調劑和福報呀?小周大大現在一定很後悔當年沒去當老師吧?

    馬賽克女郎 於 2009/06/06 12:15 回覆

  • Isoroku Yamamoto
  • 是喔...

    頭路本來就是難找...管他念麼...在我高中開始就醒了...也認定學校老師教的根本都是沒有用的...

    還有念了高中...我的母校延平中學...這真的是很可以去念...才高一時我才發現原來我國中以前的所有老師教的都是無三小路用的東西...雖然我是1976的...但是我那年代還是有聯考有升學壓力...可以考上可念的學校也不多...還有一樣最為致命的就是我那一屆的包括我也是,都是龍子龍女...門更是窄...跟我同年的應該有破40萬吧...

    不過也好家在我念延平中學...學校老師所上課的所講的或是課餘的都是有別於所謂體制內教育所教的...還有很多都是教科書裡所沒有的...

    我快畢業前的畢業紀念冊上就寫了...以一對萬,逐鹿中原...沒辦法,...看太多聯考不考的書...想起來我個人私下都看了些大學程度才會去看的書...都是我那個在我高中時念東吳企管的表哥阿源哥哥一直給我推荐一些他看過的...還有引導我去看日本戰國史...哈哈哈...

    後來我去考二專,當時技院全國也只有三間而已...專科更是不多...不像現在是只要有去報名就有學校念...很扯...學歷跟壁紙一樣不值錢...

    我才念二專一學期,就發現那是學店了,很多課堂上教的,說穿了高中就學過了,我都翻高中筆記就應付7~8成的作業...那是10幾年前的事了...
    很多問題說真的不管是那個產業,都是教育在根本上出問題...這問題是累積60幾冬的問題,...很多人根本沒有發現...這就是顧面桶的教育...這就是Sina化...這個毒大家都不曉得...還傻傻的...
    有天台湾子弟下一代變的跟米國電影蠢蛋進化論一樣的世界...
    http://taiwan9.ning.com/profiles/blogs/chun-dan-jin-hua-lun-pin-jing

    忘了講到一點....記者與台湾CCTV不是只有是台湾亂源而已...只要跟職場,產業,或者是每個人當將要離開學校入職場,或是還在念小學國中階段時,只要是記者或是媒體有報導,...那個產業,或是很多人將要出社會的那個生涯規劃,都差不多要完蛋了...我個人覺得這是真ㄟ喔...

    我是怪胎,這就是我很多思維都是用戰爭角度來思考...但是的確是我現在的思考還真的在未來發現過...

    因為我還念小學就志願想要去念軍校,...想幹軍人...很崇尚日本的武士道或者是歐洲的騎士精神...國中時鬧過家庭革命,媽媽不准,只有選擇當孝子沒去,斷了這個路,但是我還是沒放棄這個興趣...把國中看的兵法,迷上的軍事或是戰史的東西來用...而且是很不錯的思考...用學的東西也可以很哲學...或者是很實用的兵學藝術生活化...

    我自然有些習慣是把當下的人事物,當成是在戰場上作戰那樣...蒐集起來...然後沙盤推演思考...有點像是兵推...不過這還是要去除1945年以後在台湾的顧面桶或是Sina歷史觀的邏輯思考...習慣於日本歷史觀跟思考才可行...^^

    前面有說到教育,...不過講到教育後的個人出路...想到10年以前我才20出頭剛退伍...說真的,那時頭路跟出路也很不好...所以,我不懂為何10年後,台湾的700多萬人為何那麼相信10年以前那一掛拼經濟得永生的人來當我們的總統或是政府官員?
    還讓他們幾乎是讓台湾回到10年前或是20年以前的台湾那樣子...這跟我出社會後所待的第二間公司所看到的以前老闆一樣,董事長到協理,腦袋瓜子還是2~30年前在管理員工跟經營企業的腦袋一樣,...還有LKK的...還有一點,管很多根本是與工作無關緊要的事,...迷信一直上課或者是有開不完又沒有效率又解決不了問題的會,公司業績就會變的更好,或者是員工的士氣,對公司的向心力或是忠誠度會高....

    所以所以...700多萬台湾人不管老小,還有女人比例過高到誇張的...都迷信馬上好或者是拼經濟得永生的信徒...我不懂...還是奴性很重呢???

    看到姊姊這欄跟一些文...真的是很多很可以討論又很廣的...但是我現在覺得真要救台湾給台湾有未來或值得在這塊土地生活下去的希望就是...反Sina反到底...還有些滅顧面桶與在台湾Sina化的台湾人(更包括死硬到底的1945年後的Sina難民)才能夠有未來...

    有人說我這樣很不文明,但是反問一下,長久來善良的台湾人長時間用夠文明的方式,得到甚麼?
    還有對於出賣自己同胞的台湾人,包容那麼多,也夠了吧...WW2快結束前,德軍撤離一些佔領國,那些國家就連法國也一樣,是如何處置出賣自己同胞的...就連義大利也不例外是的當街吊死墨索里尼,...

    我的思緒是比較跳躍式,...想到甚麼就說甚麼...^^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