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人是業餘賞菇者,並無真菌的專業鑑識能力,文中的真菌學名僅供參考,切勿做為食用依據

本部落格內容版權所有,未獲授權請勿轉載,謝謝!

廣告贊助

不相瞞,寫這篇文章的目的,是貼圖給我家先生看,他每天從巴黎打電話回來問我吃什麼?既然說不清楚,乾脆貼圖。他每天都問我,有沒有吃陽台野菜?我都說沒有。才怪。他每天譈譈提醒,說千萬別吃陽台野菜,那吸的都是城市廢氣呀。 

一個人的時候,我原先還滿喜歡附近幾家現炒的自助餐廳,菜色多,又不貴。最近 H1N1 大流行,那些打菜的阿桑都沒戴口罩,她們一邊打菜一邊說話,不知道噴了多少飛沬在菜裡,我只好每天做飯給自己吃,反正我不討厭做飯。我也趁著家長快回來,趕快做些我喜歡、他卻不愛的食物讓自己開心,等他回來,我又沒機會吃這些菜了。 

這不是誰牽就誰的問題,每一個人都有食物的好惡,獨處的時候,你愛吃什麼沒人會干預;兩個人的時候,就做些共同喜歡的食物,何必強求對方屈從自己呢?他也常常在電話裡告訴我,一個人的時候,他是多麼享受那些我興趣缺缺的法國「美食」,例如血腸(Boudin)和煮水果(compote)。血腸是把豬血灌進大腸,變成大腸狀;煮水果是把新鮮水果切片加熱煮過,有的加糖,有的不加糖。我常批評他,吃新鮮水果不是很好,幹嘛煮過? 

在異國親密關係裡,兩個人需要磨合的觀念和事情很多。在食物方面,即便是來自同一個文化,人與人之間也有口味的好惡,更何況兩個食物文化養成不同的人。 

九0年代旅居馬來西亞期間,我家曾經發生魷魚乾大戰,家長不許我在屋內吃魷魚乾或魷魚絲,也不許在菜裡加小魚干或蝦米。「妳怎麼能吃那麼惡臭的東西?」他很不解地問我。什麼惡臭?魷魚乾很香耶,你的鼻子有問題喔?我覺得他故意找碴,硬是賴在沙發上吃我的魷魚絲,他硬是把我推到陽台,關上窗子,等我吃完才許我進來。我從此知道這是禁忌,別招惹他就是。 

對於旅居東南亞的歐美人士來說,榴槤的氣味真是無敵惡臭,抱歉,你錯了,榴槤只是第二名,對阿豆仔來說,惡臭食物的榜首是曬乾的海鮮,像魷魚乾、小蝦米、蝦醬和魚露。 

我旅居大馬那段期間,家長有一伙阿豆仔朋友,他們共同的特徵,都是有異國伴侶,聚會時刻,他們最常聊的話題是異國親密關係裡的文化差異。由於有跨文化的經驗,他們都標榜對異文化採取開放心胸,甚至有時變成一種有趣的競賽,看誰對異國食物的接受度最大。 

對這群有相當亞洲經驗的老外來說,榴槤不但不是問題,甚至是進入這個俱樂部的門票。這些阿豆仔不但都喜歡榴槤,還挑剔得要死,非要吃當地最上乘的 D24 不可。D24 是大馬的改良品種,也是大馬的驕傲,有別於泰國的金枕頭,它的肉白,帶有咖啡的苦味,越苦越受歡迎。對這群老外來說,榴槤一點也不臭,榴槤很香呢。 

我們的朋友安德烈是法國人,他和他的馬來裔同性伴侶定居大馬十多年了,他最驕傲的一件事,是能夠和馬來人一樣享受魷魚乾的美味。這一點家長完全被他打敗,不過他也不甘示弱,他最常掛在嘴邊的豐功偉業,是八0年代中期初到台北履新,他的漢學家朋友魏先生帶他去萬華看殺蛇,魏先生請他喝了一杯現殺蛇膽加烈酒。 

「看著那條蛇還在柱子上掙扎,我實在有說不出的噁心,不過我還是二話不說就把那杯蛇膽酒給乾了。」他說。 

我還記得魷魚乾的馬來話叫 Sotong,那是個重要話題,也是玩笑的來源,對於檢驗一個老外心胸開明的程度,有著指標性的作用。 

直到今天,家長還是不向魷魚乾投降,不過在食物裡面添加干貝、魚露、蝦醬、蝦米或小魚干,只要不特別提醒他,他也常常沒發現。這一點他就很驕傲,他常對我說:「在中華料理裡面,除了臭豆腐我至今沒法接受以外,沒有什麼東西是我不能吃的,在食物方面,妳實在不能抱怨我了。」 

我也不差呀,經過二十年的訓練,我現在真心喜歡起司。當然,上百種起司裡面,我也有好惡;在法國人常吃的肉類方面,我幾無禁忌,獨獨對於小白兔,我不打算投降。我認為小白兔是寵物,不是肉類。 

我發現還有一種食物,阿豆仔也沒興趣,那就是海菜食品,像海帶、海苔和紫菜。這二十年來的法國經驗,我從未見過海菜食品,食譜上也付之闕如。我強烈懷疑台灣人對海菜食品的喜愛是來自日本文化的影響,在我博覽的各式中國菜食譜裡,也沒見過海菜食品的蹤跡。偏偏我超愛吃海帶,他不陪我吃,我一個人吃起來也沒意思。親密關係就是如此,你喜歡的東西,就希望他也能分享,就像他一直希望我能陪他喝紅酒一樣。 

當然,克服了食物養成的差異,並不表示兩人的口味可以完全一樣,在食物養成的層次下,還有個人的好惡問題。例如絲瓜,他就完全沒興趣,理由不詳;又例如過貓、川七和山藥,他覺得黏黏不好吃,這我能理解,我有些台灣朋友也討厭黏黏的蔬菜。 

另外,歐美人士對豆製品也提不起勁,他們多數覺得豆腐無味,就別提豆乾了。那也難怪,豆製品是東亞的民族產品,我們對豆製品的喜愛,恐怕是我們從小吃它,久而久之就愛上它了。

 

 

 noodle.jpg

(這碗青木瓜絲是市場的泰國新娘做的,不但有魚露,還有小蝦米和蝦膏,真是無敵好吃)

 

 yam_01.jpg

(家長對地瓜和芋仔蕃薯都沒興趣,我知道原因,他說有甜味,他們歐洲人還是鍾情於沒有甜味的馬鈴薯)

 

 yam_05.jpg

(這是芋頭稀飯,用益全香米煮芋頭粥,椰香 + 芋香,怎是一個香字了得?!)

 

yam_03.jpg  

(絲瓜明明就很好吃呀,為什麼家長不愛呢?難道是我煮得不好?)

 

 yam_02.jpg

(海帶絲真是人間美味,趁家長還沒回來,我多吃一點)

 

 lunch_03.jpg

(這盤豆腐乾真無辜呀,明明就很好吃啊)

 

 yam_04.jpg

(這是我最近發現的佐餐新寵──冰紅茶,相信家長也會喜歡)

創作者介紹

馬賽克女郎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gupeijun
  • 就算不是異同婚姻,在一段婚姻裡的食物磨合,真的有很大的學問。
    通常看到我同學的老外老公,都是被華人老婆同化了,不過他們都是來自飲食文化不深的花旗國/米旗國。哈哈。
    老實說,反觀我家兩個人的口味完全不同,裡頭都有不少磨擦,看到這篇後的感受也蠻深。
  • 沒錯,同一種文化中人,也有口味的衝突,像我老爸和老媽的芫綏大戰,每次上演,連我們這些做子女的都受害,得居中串場說好話,否則老爸摔頭摔臉,老媽揚言不再做飯,全家只好餓肚子。

    我的建議是,找出兩人都喜歡的口味和食物。

    馬賽克女郎 於 2009/09/10 18:46 回覆

  • Le Yeah
  • Apparently, Korean Kim chi (pickled cabbage) is not very popular there, otherwise, it could top your calamari. If you have not had Kim Chi before, Bill said it smells like dead fish. After you try it, you know the remark is offensive and exaggerated. He doesn't like Tofu either. He is not very adventuresome when it comes to food. Surprisingly, he likes calamari and beef and pork jerkey for snacks. It's frustrating but like most couples, we learned to cope.
  • 比爾沒說錯,正宗韓國泡菜的醃製過程須加小魚干,難怪聞起來有死魚味,歐美人士對南北貨氣味的敏感,很難想像。韓式泡菜這些年征服台灣,甚至被本土化,加了糖。
    比爾在食物上不擅冒險,可能是你們長年生活在美國,如果是在台灣,他就被迫要入境隨俗了,我猜的。
    比爾喜歡肉乾,一點都不稀奇,他愛吃魷魚乾,這這這這就奇了.........。

    馬賽克女郎 於 2009/09/10 18:59 回覆

  • taiwanesamujer
  • 豆乾真的很好吃,豆皮、豆腐都好吃,不過要滷的好。
    我吃算隨便的,不過喜歡重口味,很愛川菜!
    上次帶拉先生去吃川菜,雖然他愛吃辣,可是不是很喜歡川菜的那種辣椒,他感覺味道都一樣,而且有加某種香料他不喜歡。
  • 嘿,這有趣,拉先生對川菜的評論,竟然和我家先生很像。家長也說川菜和湘菜吃起來都一樣,就是加很多醬油膏和辣椒或花椒。不過我個人滿喜歡做得好的精緻川菜和湘菜,只不過現在養生當道,流行清淡少油少鹽,重口味的川菜和湘菜這些年也越來越不受歡迎了,有點可惜。

    馬賽克女郎 於 2009/09/10 19:06 回覆

  • taiwanesamujer
  • 他很愛吃辣,可是他喜歡直接加辣椒下去吃那種,其實我也搞不清楚墨西哥的辣椒都是怎樣吃的,他說川菜裡頭有時候會放其他香料,有種味道,他覺得每道菜放的辣都一樣,都是同一種辣椒,他們那邊好像辣椒種類很多,我覺得他吃不習慣吧,我個人是很愛川菜的 呵呵
  • 我個人很喜歡墨西哥菜,其辣椒的種類確實有很多種,我不是很專精,也說不清楚。我去年夏天去 L.A. 那是墨西哥人的大本營,就儘情享受了墨西哥菜的多樣辣法,真的很有風味。
    中華料理不太放香料的,頂多就是肉桂和八角,但川菜裡面沒有這些香料。川菜的香料應該來自花椒吧?我個人是滿喜歡花椒的啦,也許拉先生不太習慣這種辣椒吧?

    馬賽克女郎 於 2009/09/11 21:01 回覆

  • 張姐
  • 我也來湊一家,我家老公是英國人,對東方食物也一直很喜愛.不過他不喜歡湯湯水水,也一點辣都不吃.對於海帶,他們習慣吃一種炒得乾乾酥酥,對於原味一樣不愛.不過壽司則在日本人的推廣下,在英國成為廣歡迎的食物.至於豆腐和豆乾製品,我家老公則一點不愛,我婆婆也一樣.他們認為沒有味道.還有我們覺得QQ咬勁的食物,他也不喜歡.
    其實這些口味差異,對我是大利多,因為我喜歡的東西,就成為我一家獨享樂,沒有人競爭.我還滿開心的.哈.
  • 中國茶在法國也風評不佳,不過它便宜,對於那些想要解解綠茶癮的老法,是唯一的選擇,因為國際市場上,中國茶是唯一的品牌。台灣茶一直沒無法外銷的理由,有人告訴我是因為產量太小,內銷都不夠,我不知道是否為真。

    英國人和法國人都不吃辣,他們的食物裡面都沒有辣的元素,唯一扯上邊的是胡椒。義大利人吃辣,但比起中華料理的麻辣或大辣,都還算小 case.

    至於豆腐,阿豆仔真的普遍覺得沒有味道啦。

    馬賽克女郎 於 2009/09/14 12:14 回覆

  • taiwanesamujer
  • 再來插花一下,他來台灣的時候,我們去夜市還是一些小餐館吃飯,大家都知道,我們有時候吃乾麵還是炒飯什麼的,會叫一碗湯,這是很習慣的吃法,可是他就一直要找冰的飲料,發現小攤竟然沒有,要另外去別的地方買,因為他們一向吃完東西會配冷的飲料,結果發現這裡大家竟然吃熱的東西,之後還用熱湯配,從此以後,就一直拿雞湯來開玩笑。
  • 吃飯喜歡配冰飲?嗯......我猜,拉先生是不是米國來滴呀?
    米國人不論吃什麼,尤其是速食,幾乎旁邊都有一杯大號可口可樂伺候,難怪看到咱台胞吃熱食配熱湯,哈哈,真是飲食文化的大震撼。
    現在台灣的小朋友都吃麥當勞兒童餐長大,以後恐怕也會染上吃飯配冰飲的習慣,拉先生就有伴啦。

    馬賽克女郎 於 2009/09/14 12:18 回覆

  • taiwanesamujer
  • 他墨西哥來的,在米國唸了幾年書,總覺得外國人好像都是這樣,我去歐洲的時候,他們吃東西也都配冷飲說,不然就是咖啡,熱湯是只有飯前的那種,冷飲是一定要的,拉先生回去之後跟他的朋友到處宣傳熱湯,哈哈
  • 其它歐洲人怎樣我沒概念,法國人稍微正式一點的吃飯,是配紅酒或白酒,我沒見過我的法國親友吃飯配冰飲。
    墨西哥菜超好吃,如果有機會隨拉先生回國,請替我猛吃狂吃。上次在美國已經吃很多了說,還是覺得沒過癮。熱湯很好呀,哈哈。

    馬賽克女郎 於 2009/09/15 16:03 回覆

  • taiwanesamujer
  • 他宣傳熱湯是因為覺得太怪了,沒人這樣吃,哈哈
    墨西哥菜不錯吃,可是總不知道吃的是不是道地的,在美國也吃過,不過就像在國外吃中菜,上次在奧地利點了六道,結果其實調味完全一樣,每盤都是一樣的東西,只是放的肉不同,整個昏倒。
    研究的結果,因為阿逗仔吃中菜是每人點一道,然後像繪飯一樣,把飯加進去吃,難怪店家每道菜都一樣,我看隔壁桌的女生,點了一道什麼雞肉的,好像吃牛排一樣,就單吃配飯,還拿刀叉切,看了都覺得好笑。
  • 奧地利的墨西哥菜怎會道地呢?就像奧地利的中華料理也不會太高明一樣。
    每個民族有不同飲食習慣,每個家庭也不一樣。我媽媽以前不太做熱湯,以致我不愛喝熱湯,我現在做的飯也幾乎沒有熱湯,唯一的祖傳湯是筍湯。我現在也不能笑拉先生啦,因為我現在也開始喜歡吃飯配冰紅茶,哈哈。

    馬賽克女郎 於 2009/09/16 12:58 回覆

  • 恐龍姨
  • 我現在是一邊吃沙茶青椒牛肉 一邊看你的文章的 這道菜我只能在阿布去上班時 偷偷自己煮來吃 等一下還要去超市補齊青椒 昨天一起上超市買了三個 今天用掉兩個 難交代 (牛肉是偷買回來用袋子藏在冰箱下層) 為什麼要這麼可憐呢? 因為我老公不吃炒青菜 不喜歡中式快炒 覺得油膩又過鹹 奇怪的是他炒 chili 時都不覺得油 cheese 他也不覺得鹹

    你說要找到兩人共同喜歡的食物 對我其實很難 他不喜歡青菜煮過 我在台灣明明每次去餐廳都點 chicken ceaser salad 到了這個買不到中式青菜的北大荒卻只想吃熱炒 我喜歡一大堆醬料加在肉裡 跟青菜一起炒 然後蓋在熱熱的白飯上 (因為美國的豬牛都有很重的腥味 要醬料蓋過才不會想吐) 他偏偏喜歡三明治 天天吃也不在意 昨晚絞盡腦汁 做了碎肉炒茄子 (明明交往時說過喜歡這道菜的) 配白飯 晚上睡覺前 偷偷夾帶了 English muffin (我倒覺得這個麵包很鹹耶) 加 cheese 和 turkey breast 趁我在樓下忙著抓貓來梳頭髮時 上樓三口併兩口的喀掉

    現在我們是一頓中餐 一頓晚餐 (午餐他上班吃 English muffin + cheese + turkey breast 天天) 我則是趁他不在 人在打工有些零錢在手上 去超市買紅肉回來自己炒著吃 不過 眼見著醬料逐漸耗盡 我想 阿布自己也知道我中午在搞什麼鬼吧 目前我們先這樣過 因為 上次我獅子頭滷白菜 他吃那個軟軟的白菜差點哽死 要吐吐不出來 又實在不想嚥下去 我呢 則是吃著麵包 當場不自主的嘔吐了出來 現在正在想著解套方法中
  • 恐龍姨
  • 上面打錯了 一頓中餐 一頓西餐 hahaha
  • 人是環境的產物,我們長年生活在亞洲,他被迫要適應當地食物。他也認為整天縮在法國人的圈子,吃法國菜,對當地人的食物指指點點,是一件可恥的事。他覺得能夠吃遍四海,是一種福氣。因此,環境和觀念幫了我很大的忙,我不必花很多氣力去影響他。

    你們生活在美國,食物的環境對您不利,您要適應的部份恐怕比他還多。但除了環境以外,時間也是重要因素。觀念的溝通和飲食習慣的調適,都需要時間。飲食的喜好不是天生的,就像很多台灣人兒時並不喜歡生魚片,後來逐漸愛上生魚片。加油囉!

    馬賽克女郎 於 2009/09/16 13:1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