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人是業餘賞菇者,並無真菌的專業鑑識能力,文中的真菌學名僅供參考,切勿做為食用依據

本部落格內容版權所有,未獲授權請勿轉載,謝謝!

 4aed67b3eb2b7  

我們讀一本書,或者觀賞一部電影,只要找到我們所要尋找的元素,這部作品就算成功了。我因為在電影〈淚王子〉裡面找到了童年熟悉的記憶,特別是喝牛奶一節,以及那個大時代的縮影,我因此喜歡這部電影。 

上網看了電影〈淚王子〉的各式影評,才發現我可能是極少數讚揚這部電影的論者。觀眾的負評大抵是對導演敘事手法的不認同,尤其電影對故事採取不確定的觀點,最是令觀眾氣煞。 

對我而言,不確定觀點的敘事手法,一點都不是問題。傳統的劇戲和文學向來採取全知觀點,就算不是全知觀點,作者多半站在某一個劇中人的視角,以肯定的態度對這個故事做出詮釋和敘述。因此,事情的來龍去脈和事件的真相,都是清楚的肯定句。 

如果是採取傳統的敘事觀點,劇情就會告訴你:丁克強就是全劇的壞人,就是他告發了孫漢生,以便霸佔孫妻,就算他不是告發者,他也對孫漢生做了不利的證詞;而孫妻雖然知道這一切,但她太過軟弱,出獄後的她,為了繼續擁有安定的生活,她忍受街坊流言,投入丁克強的懷抱。 

如果故事是這樣演,為什麼編劇和導演會知道這些?他們是全知的神嗎?當然不是,他們只是勇於選擇立場,大膽對事件做出詮釋罷了;或者說,這樣的事件呈現,只不過代表編導對事件的理解而已。而個人對事件的理解,就等同全部的真相嗎?未必。 

有一種敘事觀點認為,事件的真相是經過詮釋的,事件真正的面目不過是許多複雜的枝節交織而成,我們往往只知其一,無法綜觀所有細節,因此我們所知道的,只是片面的,未必代表事件的所有真相。 

因此,當編導試圖重建孫漢生通匪事件時,因為目前還存活著的當事人──也就是孫漢生的女兒小立和小周(據稱就是港星焦姣),當時年齡都小,親眼目睹、知道以及記得的事情都非常有限,如果劇本是由小女孩回憶往事的視角出發,那麼劇本只能試圖呈現小立和小周當時所目睹以及記得的一切,至於丁叔是不是孫家悲劇的來源?孫妻和丁克強是否早有曖昧關係?孫妻是不是丁克強告發先生的共犯?也許小立和小周心理懷疑著,街坊鄰居也流言紛紛,卻沒有證據,也沒人知道,除非他們撤查所有關係她們父親當年的檔案,檔案也詳細記載孫漢生入罪的來去,否則到底是誰告發他?丁克強和孫妻又扮演什麼角色?也就成了永遠不可解的謎。 

電影就是採取這種片面又不確定的敘事觀點,呈現當事人所知道的、其實非常有限的事實,並將她們的懷疑訴諸觀眾,讓觀眾根據這些蛛絲馬跡來判斷丁叔和孫妻的角色。丁叔和孫妻到底是怎樣的人?也許編導和小立及小周也不敢斷言。 

如果導演因此而被罵,也很正常。電影是大眾藝術,導演理應試圖努力與大眾溝通,而不是努力和大眾製造距離。理論上電影是用來說一個故事,如果導演說故事的同時,又說他也不知道,要讓觀眾自己去推敲,觀眾當然要生氣。但平心而論,導演在片中使用的不確定觀點,其實技巧平易,也不艱澀,觀眾大喊看不懂,只是不習慣這種不確定的敘事觀點而已。

 

〈淚王子〉影評在這裡:http://lindyeh.pixnet.net/blog/post/26013089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jjhsu
  • 台灣觀眾看電影似乎老希望編導能給觀眾一個非黑即白的「確切結局」,較少能接受曖昧空間,比較無法接受讓觀眾自己詮釋、推敲(要動腦?)的電影。

    我也覺得只要電影能夠觸動觀眾某一部份,就是一部值得看的電影,「詮釋」的能力人人皆有,電影有好有壞,不一定是影評人說了算。一時有感,過幾天也會去看這部啦。
  • 這種後現代主義的敘事邏輯,看完確實會留下滿腹的疑問,偶一為之,其實OK,如果每一部電影都起而效法,我看觀眾遲早會燒了戲院。不過平平是後現代主義敘事手法,有些導演套理論套得很生硬,很像蛋頭在寫論文,完全看不下去;楊凡用得很自然,不落痕跡,我如果不說是後現代主義,觀眾恐怕也不會知道這就是所謂的後現代主義敘事邏輯,只會覺得導演怎麼沒給答案而已。

    本片縱然有百般缺點,還是值得一看的。

    馬賽克女郎 於 2009/11/02 16:10 回覆

  • Andy84
  • 淺見

    對白出了很嚴重的問題,

    每一句台詞都是講給觀眾聽的,

    而不是角色之間的對話,

    大概跟無極有的比美,

    第二,演員的口音也是詭異,

    林佑威跟張孝全兩個老芋仔完全沒口音...失敗,

    有明星味,做演員卻完全不行,

    導演,難道你不知道這缺口有多大嘛?

    那我覺得全部找對岸演員來演就好了,

    朱璇很好,關穎也很盡責,范植偉話少還好,

    第三,劇情,叫小朋友畫大衛像,

    我覺得他被抓根本是活該...簡單講就是白目,

    後面那人是人是鬼也沒交代...真是浪費真人真事,

    不過我倒是很好奇那個至今活躍於電影圈的小周是誰?

    第四,手法,淡入淡出黑轉場太多,拖累整體節奏,

    不然一開始的國歌還滿有趣的,算個人特色吧...
  • elven
  • 我想觀眾其實是分很多類的,而分類最廣的那一類無疑是娛樂取向的,偏偏這也是好萊塢最為人詬病的一點,它造成觀眾思考退化(沒辦法,大家都習慣好萊塢模式),觀眾花了錢卻得不到娛樂,甚至有點上當的感覺(搞不懂電影在講什麼),上網宣洩一下好像挺正常。
    而另外一類的觀眾看電影成精(這當然是少數),他們通曉電影攝製技巧,也熟知各種不同的敘事模式,簡單的說他們知道導演在玩什麼把戲,也因此,他們知道如何「看待」一部電影,而在此,「看待」是一門學問,是無數電影經驗的累積,是下了功夫的,這也沒什麼速成之道。
    導演要不要對觀眾負責,其實很難一語蔽之,要對那一類的觀眾負責呢?要我看,老闆敢出錢讓你玩,你就盡情的玩吧,好的東西自然經得起專業的考驗,對得起自己比較重要。
  • 誠然,導演在選擇一種敘事風格時,其實也設定了他的觀眾群。
    想要忠於自我,就較容易表現個人風格,但未必會得到普羅大眾的欣賞。
    好萊塢會一再重複那種公式和手法,表示它符合大眾口味,否則不可能生存。
    要如何雅俗共賞,既有個人風格,又能獲得大眾的認同,真是亙古大哉問。
    我這時只想起〈艾蜜莉的異想世界〉,那真是一種風格與通俗的完美結合。

    馬賽克女郎 於 2009/11/03 20:54 回覆

  • taiwanesamujer
  • 我還沒看,不過挺有興趣的,原因是因為之前某一天,在某電視台看到福爾摩沙事件簿,突然對這段歷史感興趣了,我以前還真不知道,原來我對於像是傳記新聞這類的節目也有興趣! 哈哈
  • 本片值得一看,它的時代背景離我們不遠。
    知歷史不一定能夠鑑往知來,至少能夠增加知識。
    看完別忘記分享心得。

    馬賽克女郎 於 2009/11/18 08:30 回覆

  • taiwanesamujer
  • 看是看完了,不過不是很懂。
    我的理解是,老丁有沒有出賣老孫,還是不明,他的愧疚似乎只是來自於沒有挺身而出為老孫證明。
    至於歐陽千君,到底做了什麼,我也不明,只是孫妻在綠島供了她的名字,至於歐陽為什麼會知道自己死期已到,我也不懂。
    至於孫妻,只看懂她應該是瘋了,所以供出歐陽千君,雖然我還是不太懂,她和歐陽千君到底做了什麼。
  • 確實,電影留下很多疑點,而且沒有試圖去釐清。但我想,這些疑點本身,導演本人也無力說明吧,觀眾當然就看得霧煞煞了。

    馬賽克女郎 於 2010/01/31 15:40 回覆

  • ktsai
  • 可能跟事實有點差距, 所以得不到廣泛的共鳴,
    畫面是拍得很美沒錯,
    不過50年代的眷村怎麼都是些模特兒穿著超短旗袍, 講著標準國語晃來晃去??? 跟實際一般的眷村也差太多了吧...
  • 我少女時代住過眷村,倒不覺得電影中的眷村影像突兀。不過眷村是竹籬笆內的世界,和一般人的世界的是隔絕的,以致描寫眷村的電影得不到一般觀眾的共鳴,這可以理解。

    馬賽克女郎 於 2010/02/08 22:04 回覆

  • 達
  • 前半段感覺不出電影要表達甚麼,後半段較為能投入,不過導演似乎想說的有太多了,但都欠深入,有點水過鴨背。
    想說的反而是朱璇一角難度太高,要新人來擔是太過吃力了,不過她蠻有氣質(上半的清麗和後半的濃妝感覺截然不同,如以之表達心態上的轉變,效果不俗。外間對她批評得體無完膚,是有點苛刻了。
  • 朱璇的演出固然不能稱為十分傑出,她的表現卻是相對搶眼,應該給她拍拍手的。當然啦,找個歷練更多的演員來詮釋孫妻,也許表演層次會更有縱深,不過朱璇已經不錯了。

    馬賽克女郎 於 2010/03/16 19:0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