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rst.jpg

我對這部電影有兩點無關片子本身的意見:一、韓國人拍吸血鬼片,就好像歐美人士拍殭屍片一樣,乍聞之下,難免莞薾;二、基於個人偏好,驚悚恐怖片向來不是我的菜,我對這類型電影稍顯排斥。

 

排除以上兩點主觀意見,這部片子本身確實好看,即便我並不喜歡恐怖片,然而當我坐進電影院,片子開演五分鐘以後,我就被抓住了,一直屏氣凝神看到電影結束。

 

我事後回想,這部電影的主題意識──神職人員觸忌禁忌的愛,進而嚐遍陰暗愛情的所有負面元素,而在陰暗愛情裡墮落,變成撒旦的同謀──一點也不原創,在西方文學及電影裡,它甚至稍顯陳舊並且毫無新意,只不過因為加進了吸血鬼的驚悚元素,使得這部電影充滿了恐怖的氣息。

 

這說起來容易,在節奏和技巧上的掌握就恐非易事,否則普天之下也不會有那麼多平庸的電影,明明是恐怖片,卻讓人看得想發笑或者快睡著。

 

誠然,這部主題意識並無新意的電影會顯得這麼好看,主要是劇情的起承轉合飽含戲劇性的張力,人物關係的衝突性也大──吸血鬼神父愛上兒時玩伴的妻子,而玩伴的母親昔日同情他是孤兒,曾經有恩於他。男主角宋康昊的選角和表現我個人覺得還好,女主角金玉彬的選角和表現則令人印象深刻──看似純潔溫婉的外表,其實是謊話連篇的妖姬。

 

吸血鬼的文化元素畢竟來自於西方,一個亞洲導演跨越文化藩籬,大膽以吸血鬼做為題材究竟是好是壞,恐怕見仁見智,就如同李小龍的功夫電影風靡歐美以後,當代好萊塢動作片也大量加進功夫的元素一樣,這就是全球化的威力吧。

 

但也許就是這樣,導演朴贊旭對吸血鬼的想像就不可能超越歐美國家對吸血鬼特質的設定,也因此本片吸血鬼的角色塑型,並無令人驚奇之處,換句話說,朴贊旭鏡頭下的吸血鬼,並未(也不可能)超越西方國家對吸血鬼的想像,這部電影的成就頂多宣示,亞洲人的吸血鬼也能和西方人拍得一樣好,如此而已。

 

看完這部電影,我不自覺拿港人拍殭屍片來比較。殭屍是華人的文化特產,因為掌握了文化想像的尚方寶劍,港人惡搞起殭屍就顯得天馬行空,無所不用其極,全世界的殭屍想像,大概都唯港片馬首是瞻了,港人說殭屍是怎樣,全世界大概也只能點頭稱是。

 

同理,西方人詮釋起吸血鬼的愛情,就有儘情揮灑的文化自信,就像「暮光之城:無懼的愛」裡的吸血鬼愛情,早就擺脫刻板印象裡的陰暗與邪惡,而展現了不少正面的愛情元素。反觀〈蝙蝠:血色情慾〉裡的愛情,依然是在充滿罪惡的負面元素裡打滾,找不到出路。

 

本片固然充滿愛情的負面表述,所幸神父最後不忘初衷,決意回歸他當初獻身醫學實驗的良善,於是帶著愛人吸血鬼一起迎接晨光的來臨,為這一切的陰暗與邪惡劃下句點。看完不免令人欷歔,而留下回味的空間。

 

如果這部片有什麼劃時代的意義,只能說,這部電影証明文化沒有界限,不同文化背景的藝術工作者其實可以相互越界,只不過在詮釋的境界上,也許會不太一樣。

 

 

創作者介紹

馬賽克女郎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