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rat_01.jpg  

鼠麴草又稱清明草,一般出現於清明節前後。親戚五十回鄉掃墓之際,先人拿它來做草仔粿,分贈附近牧童之餘,也讓回鄉遊子帶在路上吃,因此草仔粿又稱清明粿。今年春節前夕,我去石碇山區健行,發現它已在茶園和農田怒發盛開,顯然比季節還要早來,偶而還看到山區的農家在門前曬鼠麴草,顯然也要拿來做粿。

一星期前我也在連雲街的露天菜市看到有人在販售鼠麴草,但因雜貨店賣的菜脯米(蘿葡絲乾)萬年不壞,不能買,台北又連續陰雨,沒法自曬菜脯米,既無法動工做草仔粿,我就沒問鼠麴草怎麼賣。它的季節很短,過了清明節,大概就結束了。與它外型相似的同屬植物匙葉鼠麴草(俗稱鼠麴舅)也可以做粿,是鼠麴草的最佳代用品。我家附近的社區公園及綠地不見鼠麴草,春節過後卻長了不少匙葉鼠麴草,稍晚如果天氣放晴,可以自曬菜脯米的話,就有草料可以做草仔粿了。特別推上來置頂,分享訊息與廚娘同好們。 (以上為2012/02/15更新訊息)

----------------------------------------------------------------------------------------------------

今天到野外一遊,不意發現鼠麴草已經悄悄展開芳顏,和春天攜手來到了。雖然陣容還不是很龐大,但它鮮黃色的花朵在山郊的亂草之中十分顯眼,相信一兩星期之後,鼠麴草會更加茂盛,喜歡做草仔粿的廚娘們,趕快備好材料喔。

草仔粿只是一個統稱,指的是用野外的植物做成的糕點,包括艾草、鼠麴草、匙葉鼠麴草(俗稱鼠麴舅)、青苧麻和雞香藤(俗名雞屎藤),我在網路上甚至看到有人以桑葉製做草仔粿。草仔粿的內餡可甜可鹹,不過我個人認為,甜餡草仔粿並不傑出,但草仔粿的糯米皮搭菜埔米,那真是人間少有的美味。不知先民哪來的智慧,竟然會把草仔糯米皮和菜脯米結合在一起,真是了不起。

rat_02.jpg  

不過除了艾草和鼠麴草以外,其他大抵都是代用品。有些講究的廚娘,還非鼠麴草的本尊不可呢。可惜它季節短暫,只有清明前後才見蹤影,也許正因如此,更顯珍貴吧。

沒想到實體的鼠麴草那麼好辨認,在野外一眼就看出它和匙葉鼠麴草的差別,不僅花朵的形狀和顏色不同,株體和葉片的形狀及顏色也不一樣呢。

rat_03.jpg  
(左邊是鼠麴草,右邊是匙葉鼠麴草,草舅還是有別吧?它最明顯的區別是,鼠麴草有白色細絨毛,顏色會泛白;鼠麴草的花朵是鮮黃色,頂生;匙葉鼠麴草的花是淺褐色,腋生)

春節以來,一有閒暇,就蒸一籠草仔粿放在冰箱裡,當正餐或點心都好,偶而也當下午茶的茶點。重複做過幾次,技術越來越純熟,功夫也越來越佳(哈,老王賣瓜)。不過人間萬事,哪一樣不是熟能生巧?

2011_2_19.jpg  
(這是二月十九日高中死黨蘇同學來訪時蒸的,是鼠麴舅和金瓜雙色包,除了拿出兩顆當下午茶的茶點,其餘都讓蘇同學帶回家做懶人餐)

2011_2_28.jpg  
(這是二月二十八日蒸的艾草粿)

2011_2_28_01.jpg  
(以草仔粿待客當茶點,一點也不失禮。圓的是菜脯米,長的是紅豆甜餡)

2011_3_8_1.jpg  
(三月八日又蒸了兩籠,是鼠麴舅草仔粿)

2011_3_8_2.jpg  
(鼠麴舅草仔粿搭一杯烏籠茶,好一個逍遙的午後)

既然在野外巧遇鼠麴草,當然要採集一點囉。問題是這陣子做了不少草仔粿,任何好東西都不能過量,一旦過量,滋味就變了。因此我先把鼠麴草洗淨打成草泥,保存在冷凍庫裡,等我想好要拿它來做什麼,再和大家分享。不過我也十分好奇,鼠麴草和鼠麴舅做出來的草仔粿,滋味上有什麼不同?說實在話,坊間賣的鼠麴草草仔粿,我還真吃不出特殊味道來呢。那就等我哪日心血來潮,親自蒸上一籠鼠麴草草仔粿,就見分曉了。 (心得報告:兩者做出來的草仔粿,完全沒有差別)

rat_04.jpg  
(這是今天採集回來的鼠麴草,先清理保存起來再說)

由於多次做過草仔粿,也試過各種粿墊,個人不太建議採用月桃葉,蒸熟的月桃葉有楜椒味,和草仔粿不是很搭;我認為最棒的是野薑花葉,蒸過的野薑花葉有股濃郁的香氣,會為草仔粿加分;如果無法取得草墊,一般超市所賣的烘培料理紙也很好用。當然啦,根據經驗豐富的老人家們,最棒的粿墊是黃槿葉,可惜我所居住的台北市區這一帶見不到黃槿的蹤跡,自然無緣採來嘗試,有機會一定不放過。

先醬囉,也歡迎熱愛草仔粿及台式糕點的廚娘們相互交流。先民留下這麼美好的糕點給我們,要努力承傳之餘,還要發揚光大呀!

艾草草仔粿做法看這裡:試做艾草粿+艾草湯圓

鼠麴舅草仔粿做法看這裡:鼠麴舅草仔粿+鼠麴舅湯圓

 

 

創作者介紹

馬賽克女郎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