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canine.jpg  

希臘電影《非普通教慾》(Canine 2009)是一部很難令人喜歡,卻又無法漠視它的藝術價值的作品。它難以令人喜歡,是因為題材直指扭曲變態下的人性,它的藝術成就是淺顯而成功地隱喻了極權主義的本質。

在我看來,本片根本就是一則政治寓言,透過一個變態父親對子女進行身心禁錮、阻絕外來訊息,以及對子女的思想及行為進行全面性的操控,來對極權體制進行平行式的影射。就算不將它當成政治寓言,它本身也是一個可信度很高、隨時都可能發生在現實世界裡的故事。

我們從國內外媒體讀到不少關於變態父親禁錮妻子、兒女,或變態男子強擄陌生幼女加以監禁,以遂行個人獸慾的情事。因此電影中的故事一點也不驚世駭俗,新聞報導裡各式各樣人性的變態,恐怕遠比故事中的家庭還令人驚駭。

但我相信編導團隊的企圖心並不僅僅只是敘述一個變態父親的故事而已,它還想告訴觀眾,父權主義走到了極端,就是極權。極權的統治手段,就是將人民與外在的世界全面阻隔、封鎖訊息,利用洗腦的手段進行思想的塑造。為了防止人民的叛逃,還將外在的世界無限妖魔化。統治者變成語言和語義唯一的詮釋者,人民連日常生活的守則也要接受統治者的指導,包括性生活。

劇中的母親是父親的幫兇,但她的行為思想同時也遭到父親的操控。這告訴我們,幫兇也許自以為是統治者,但是在統治者心中,幫兇的地位也同於那些死老百姓,幫兇和統治者絕不是平起平坐的,他們只是統治者的工具而已。

兒子和小女兒是順民,他們默默接受父親的指導,不會懷疑,沒有好奇心,永遠服從父親的指示。只有姐姐不一樣,她對外面的世界感到好奇,為了得到克莉斯汀娜帶來的錄影帶,她不惜接受克莉斯汀娜的交換條件,她也因為看了那些錄影帶,而遭到父親的毆打;而母親鎖在房內偷打電話時,姐姐會在門外偷聽,她甚至會潛進房間裡看看那具電話到底是什麼東西?她也是唯一想要離開這個房子、逃到外面的人。

當然,民主國家的社會和教育也會對個人進行思想塑型及價值觀的養成,但它和極權體制最大的差異在於,在民主社會裡,訊息是開放流通的,沒有人能夠成為唯一的訊息來源,只是有人力量大、有人力量小而已。而且民主社會沒有單一權威,永遠有人唱反調,而且社會保障唱反調的自由。

這部電影會讓人看得很不舒服,卻同時會吸引你一直看下去。這部電影告訴我們,人是被養成的,雖然這不是什麼真知灼見,而是老生常談,可是這部電影用十分淺顯的比喻方式來向觀眾呈現這個養成機制。很簡單的故事,只有六個演員,卻說出了一個許多政治和社會學家說不清楚的大道理。

電影的藝術成就很高,卻還是很難令人喜歡,畢竟極權體制的猙獰面目醜陋無比,難以直視。

 

娛樂價值:★★★
人文深度:★★★★☆
劇本        :★★★★
對白        :★★★☆
演員        :★★★★
整體        :★★★★

全世界都尊重智慧財產權,只有中國和大馬的網路老鼠還不知恥,除了偷還是偷。

 

創作者介紹

馬賽克女郎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