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_01.jpg  

我寫這篇網誌的時候,全身酸痛不說,兩腿無法併攏,走起路來是兩腿開開的外八字。大家看到多災多難篇,一定以為是螞蝗上身,錯啦,螞蝗算什麼?那只是烏來套餐的最低消費,阿姐我災情慘重,頭上的蜂傷經過一夜輾轉,似乎明顯消腫消痛,手上的蜂蟄卻越腫越大,又奇癢無比,偏偏周日診所沒開,真怕捱到周一醫生會宣佈不治。這是怎樣啊?我又沒對山神不敬,只不過亂丟果皮而已,怎會遭到這麼嚴厲的懲罰呢?

好,話說離開了烏來山,繼續往大桶山前進,路況並沒有好太多,依舊是一路往上爬,而且陡度都很不客氣。畢竟吃過午餐又休息了一下,體力得到補充,這一段上坡路並沒太讓人吃到苦頭,前面都把人操成那樣了,這段能怎樣呢?再說,今天天氣涼爽,走在林蔭濃密的叢林裡,微風吹來,舒暢無比。

我們很快續行到標高916公尺的大桶山頂,小邱明顯已經撐過來,步伐也越來越快,一下就擺脫了後段班,往前段班追上去。我則是迷戀路旁的野菇,一路東張西望尋尋覓覓,磨蹭再磨蹭。

原來我先前的資訊完全錯誤,烏來山地形陡峭,一路陡上,沒有平路,非常不好惹,是一座具體而微的北插天山,稍早的攀岩爬坡正是北插最好的行前訓練;而且烏來山和大桶山的林相多半是雜樹林,沒看到幾片柳杉林,加上近日潮濕,是野菇的好發期,這一路上來菇菇不斷在步道邊向我打招呼。從來沒這麼過癮的野菇經驗,我拍到後來都不想拍了。內洞森林遊樂區向來以野菇自豪,我也見過它滿山紅菇的景象,但是比起烏來山和大桶山的菇菇,內洞遊樂區應該要謙虛一點。

這段路的大型真菌主要是紅菇科,這是一種與樹木共生的野菇。紅菇科又分為紅菇屬和乳菇屬,外形很像,差別在於乳菇遇外力會分泌白色乳汁。路上的紅菇種類繁多,更不乏好吃的菇菇,可惜都是單株,沒什麼採摘價值。這就是台灣野菇的特徵,種類雖多,但數量稀少,不像歐洲的樹林,碰到好發期,鑽進去一個上午,就可以採到一籃好吃的菇菇。因此想在台灣發展採菇文化,恐怕很難。台灣的樹林又很難進入,不是過於荒蕪就是坡陡難行,不像歐洲的樹林都在平地。

大伙在大桶山頂的空曠地上小事休息,未婚的 Raphael 又成了眾人的話題。由於千慧將於九月四日在烏來加九寮人行步道舉行「我愛紅娘」,大伙都建議 Raphael 可以來參加。這時,謝老師突然指著 Raphael 面前的一顆大石頭說,有野菇!我趨前一看,喔咿,是一朵大雞肉絲菇耶,怎麼眾人圍著 Raphael 聊天都沒發現,而且也沒有被踩壞?稍早看到那朵雞肉絲菇由於是單株,我沒採摘,這次我就決定動手了,開玩笑,這是我們鄉下人的野味美饌哩。

我四下彎腰拍照時,阿璋發現我腰上有一隻螞蝗,我毫不以為意地再次彎下腰來請阿璋幫我彈掉。說實話,眼不見為淨,沒看到就沒事,反正每一篇烏來旅記幾乎都有螞蝗肆虐的紀錄,再說螞蝗雖然吸血,卻也似乎無害,就當做被蚊子咬吧。

都登上916公尺的山頂,緊接著就是下山,這時就看到枕木步道和杉木林了。走著走著,小方突然脫下雨鞋,說他遭到螞蝗的攻擊,我出於警覺性,也小事自我檢查了一下,誰知撩起左袖時,驚見一隻螞蝗吸附在左臂內側,這次看到就有事了,我發出一聲慘叫,轉身向阿璋求救。阿璋將螞蝗彈掉時,左臂的傷口流血不止,由於太血腥又太噁心,我拒絕拍照。此行餵飽兩隻螞蝗,阿璋竟然說我日行兩善,真是@#$%^&!

災難並未至此結束,往前走啊走,突然感覺頭皮上一陣劇痛,我發出尖叫聲,左手反射性地將髮帶拿下來,這時感覺左手腕也一陣劇痛,我定睛一看,是一隻比蜜蜂大出許多的咖啡色不明蜂停在手腕上蟄咬我,那種痛,真會叫人當場休克。文鴻似乎是過來人,他無限同情對我說:「會痛半個鐘頭以上喔。」阿璋叫大家快走,以防蜂兒回去帶一大群追上來。

碰上螞蝗,又遭蜂蟄,我的體力下降不說,精神已經完全潰散,以致下山的路上不斷跌倒。待下了山走到產業道路時,我已經毫無意識,只是機械式地快步走著,只想趕快搭上公車,回家泡個熱水澡,趕緊上床睡覺。

到了捷運站,淑如吆喝大伙去吃大碗湯麵,我很心動,這時只要有一碗湯麵可以吃,我願意淹死在麵湯裡。可惜已經天黑,我將老公丟在家裡一整天,中午又讓他自理,很擔心太晚回家他又生悶氣。

搭捷運時,蜂傷的劇痛不退,我問伙伴們,被幾隻虎頭蜂蟄到會死?文鴻回頭對我說,會死的話,妳當場就休克了。Amy則一直安慰我,說少量蜂蟄是好事,說不定將來少了關節炎什麼的麻煩事。

我拖著疲憊的步伐傷痕累累回到家,已經是七點四十五分,正在煩惱晚餐怎麼辦,誰知道一進門,家長已經做好晚餐等我回來。那一刻,我的眼淚真是要掉下來,雖然他一直對我的蜂傷幸災樂禍,還一直尋我開心,但是想一想,這樣的老公應該算及格了。如果法國老公都像敝家長一樣,我實在也應該為 Raphael 介紹個好對象,造福女性同胞一下。

我這時想起北插天山,幸好取消了,沒出去漏氣,否則難保不被山野樂活列入黑名單。我想了想,除非達美樂推出三角點外送服務,送糧又送水,不然我還是在山下隨便逛逛就好。(完)

w_02.jpg  
(難得有個路標)

w_03.jpg  
(應該還是乳白耙菌吧)

w_04.jpg  
(更正:是紡錘形擬鎖瑚菌)

Wu_37.jpg  
(紡錘形擬鎖瑚菌。本圖為阿璋所攝)  

w_05.jpg  
(長距根節蘭)

w_06.jpg  
(上圖是多汁乳菇,下圖是藍黃紅菇)

w_08.jpg  
(  Raphael 眼前就有一朵雞肉絲菇,台灣最好吃的菇菇之一)
  

w_09.jpg  
(大桶山主峰到了,標高 916公尺)

05.jpg  
(團照。本圖片為千慧伙伴小方所提供)

w_10.jpg  
(再往前走,去大桶山東峰)

w_11.jpg  
(東峰到了,咦?謝老師在乘機打廣告嗎?哈哈)

w_12.jpg  
(大桶山東峰,標高 910公尺,哇,Raphael 的眼睛閉上了)

w_13.jpg  
(現在才看到柳杉林)

w_14.jpg    
(涼爽的天氣,走在如此濃密的森林,多麼適意呀?可惜美麗的森林總是隱藏危機,這裡螞蝗成群)

w_15.jpg  
(過了大桶山主峰之後,步道好走多了)

w_16.jpg  
(銅綠紅菇,可食,但滋味普普通通,手邊的法國圖鑑說,多吃會引起消化不良)

w_17.jpg  
(螞蝗小徑)

w_18.jpg  
(豆腐岩)

w_19.jpg  
(看一下開闊地的景觀)

w_20.jpg  
(點柄黃紅菇)

w_21.jpg  
(如果沒有螞蝗和惡蜂,烏來的森林多麼迷人啊)

w_22.jpg  
(白鶴蘭)

w_23.jpg  
(正港猴板凳──南方靈芝)

w_24.jpg  
(慘被蜂蟄,謝老師幫我塗了綠油精之後,乘機拍照存證)

w_25.jpg  
(終於下山了,哈利路亞!)

w_26.jpg  
(碰到了上鎖的柵門。沒關係,烏來山都爬得上去,這算什麼?)

w_27.jpg  
(警察杯杯,這些都是爬牆的現行犯呀)

w_28.jpg  
(再看一眼烏來的好山好水)

w_29.jpg  
(謝老師說箭頭所指就是我們方才爬上去的大桶山)

w_30.jpg  
(傷痕累累回到家,老公已經做好晚餐等我,雖然陽春,卻讓我脆弱的心靈安慰不少)

 


 

創作者介紹

馬賽克女郎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