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人是業餘賞菇者,並無真菌的專業鑑識能力,文中的真菌學名僅供參考,切勿做為食用依據

本部落格內容版權所有,未獲授權請勿轉載,謝謝!

本人已關閉臉書,本部落格為作者對外唯一窗口。有事連絡請留言或悄悄話,Thanks.

如果您用facebook留言,系統並不會通知我,我就不知道有人留言。

廣告贊助

 chi_01.jpg    

和帥哥團爬山賞心悅目,和大叔團爬山也有不一樣的收穫。大叔們一身生活的經驗和歷練,是珍貴的常民生活寶典,身上隨便抖一抖,都能掉下不少知識的線索,端看你會不會挖寶。這次和士林山岳協會的山友們爬山,讓我對相思樹有了不一樣的認識,更讓我對先民生活的艱辛與刻苦,有更深一層的體會。

周日原本要隨新北體育會去爬坪林三星中的兩星,集合時才被告知行程因故縮水成一星,來回估計三小時。我想,大老遠搭車去坪林只為爬一座三小時的鬼仔瀨山,有點不划算。剛好新店捷運站另有一團要去爬直潭山的士林山會,歐巴桑我不假思索就去投靠了士林山會。

一行從新店捷運站搭849公車抵民壯站,約8:15從民壯亭前方的巷弄起登,中途多次休息,又緩步慢行,走到直潭山步道的終點是中午12:30,約四小時一刻鐘。從步道終點到新烏路的屈尺公車站,還有一大段產業道路要踢,大約要45分鐘。

領隊林健勝先生是完登百岳的狠角色,今日爬這種他稱為「爛摸山」的小山頭,他連背包都沒有,兩手空空就帶領大家起登了。Lam Mua 是台灣話,很難翻譯,有時意指吊兒郎噹,有時則用來形容小混混的風格。

我想我瞭解他的意思。直潭山標高728m,說高不高,說矮不矮,說難不難,卻也好歹是一座山,有時也像小混混一樣,會耍點花樣卡你一下,還是得小心。

爬過烏來山或高腰山的,再爬直潭山,會覺得很簡單。直潭山不算陡峭,幾個陡上坡也都有裸露的樹根可供踩踏或攀爬。但下坡就很慘了,坡度之陡,讓人膽寒,加上近日山區濕滑,雖然有繩索,拉起來也是心驚膽跳。

步道本身沒什麼景觀,只是徜徉在林相美麗的森林裡而已,喜歡眺望風景的山友可能會失望;但喜歡森林的山友肯定樂在其中。

今日士林山會七位山友裡,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現年84歲的資深嚮導陳惟濱。畢竟體力不如往昔,上陡坡時雖然較為緩慢,走起平緩路段卻健步如飛,下陡坡也面不改色,果然有練有差。陳先生爬山經驗豐富,生活經驗更豐富。

我們來到標高515m、由中華山協的藍天隊標示為「隘勇寮遺址」的地方,陳先生看了看林中的廢墟,斷定那絕不是個隘勇寮,而是個燒炭窯的遺址。陳先生由此提到,瓦斯和電力尚未出現之前,先民是砍伐相思樹燒木炭做為燃料的來源。當然,要砍伐就必須種植,因為燃料的需要,相思樹被廣為種植,也就成了台灣低海拔最常見的樹木。

我想起上回與新北攀登協會一同爬高腰山與美鹿山,林嚮導也提到先民以相思樹和九芎燒木炭的事,不過陳先生說,九芎和相思樹都是很硬的樹,適合製作木炭,但九芎較少見,用來燒木炭不若相思樹普遍。

我回家以後上網做了一下功課,果然不假。和山友爬山,最怕以訛傳訛的錯誤資訊,但相思樹確實曾在物力維艱的時代扮演燃料的要角,只不過瓦斯取代木炭之後,原以為相思樹可以功成身退,沒想到養菇業蓬勃發展的今天,菇農們又大量種植相思樹,用來做為太空包木屑的材料。相思樹對於台灣社會的貢獻,真是鞠躬盡瘁,死而後已。我今天又上了一課,謝謝陳先生。至於那個據稱是隘勇寮遺址的地方,到底是不是燒炭窯,就有賴有心人士進一步考證了。

「講笑」是庶民生活裡的一種語言藝術,有些人就是一身說笑的細胞,大叔們飽經世事,都有一身笑看人間的灑脫,談起人間世事,就有一種自嘲娛人的幽默和詼諧,同行的黃東洲先生尤其獨到,聽他講夫妻經和他的懼內經,真是讓人笑開懷。不過我想,這純粹是說笑的藝術而已,這些自稱懼內的士林山友,在現實生活裡也必然都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大丈夫。

這趟上直潭山,發現滿山野菜已經開始招手。說也奇怪,森林裡只有長在樹梢的山蘇,不見其它野菜的蹤影。然而只要來到農田附近和開始有人跡之處,就會處處看到正在發榮的飛機草、山茼蒿、川七和紫背草,野菜的愛好者有福了。

chi_02.jpg  
(2. 登口山在民壯亭公車站往前約五十米處的巷子進去)

chi_03.jpg  
(3. 登山口的指標非常不明顯)

chi_04.jpg  
(4. 起登)

chi_05.jpg  
(5. 看一下直潭山步道的地圖)

chi_06.jpg  
(6. 會經過菜園)

chi_07.jpg  
(7. 這是翁德榮先生,他今天最辛苦,不但擔任押隊,還揹了一大壼水負責煮茶泡咖啡。吃完午餐還外掛了一大包垃圾下山,貫徹無痕山林的理念,是好國民,拍拍手。他的身手也超級矯健,學生時代的體育成績一定很好)

chi_08.jpg  
(8. 翁先生在竹林附近發現捕獸陷阱,這根彎彎的細木就是,好厲害的眼力)

chi_09.jpg  
(9. 走近一看,細木的末端果然有一個小陷阱,翁先生判斷是用來獵捕白鼻心)

chi_10.jpg  
(10. 第一次休息,大伙開始分享水果和零嘴)

chi_11.jpg  
(11. 很眼熟的植物,想不起來是什麼)

chi_12.jpg  
(12. 這是步道最後的水源,翁先生在這裡裝了一大壼水,12:30抵達步道終點,才知道那裡也有水,真是冤枉啊)

chi_13.jpg  
(13. 坡雖陡,卻有樹根可供踩踏,不難)

chi_14.jpg  
(14. 繼續往前)

chi_15.jpg  
(15. 資深健腳陳惟濱先生,看得出他現年84歲嗎?)

chi_16.jpg  

chi_17.jpg  
(17. 湮沒在雜草裡的遺址,是隘勇寮還是燒炭窯?)

chi_18.jpg  
(18. 在遺址附近第二次休息,又是吃吃喝喝。和士林山會爬山,會越爬越肥)

chi_19.jpg  
(19. 繼續上路)

chi_20.jpg  
(20. 可能是薑科植物三奈的結果季節,沿路常看到三奈的美麗果實)

chi_21.jpg  
(21. 登頂了,山友們紛紛去踩三角點,彷彿是一種儀式,歐巴桑也趕緊和三角點合照)

chi_22.jpg  
(22. 登頂大合照是一定要的。少了一頭牛,因為黃先生正在為大家拍照)

chi_23.jpg  
(23. 可怕的陡下坡開始了,也是整條步道唯一有景觀的地方。但陡下坡太可怕,無心欣賞前方的美景)

chi_24.jpg  
(24. 看到這種坡度就腿軟)

chi_25.jpg  
(25. 草珊瑚)

chi_26.jpg  
(26. 難得有景觀)

chi_27.jpg  
(27. 要取二龍山的方向)

chi_28.jpg  
(28. 不認識的中型菇)

chi_29.jpg  
(29. 會經過一個茶園)

chi_30.jpg  
(30. 菇菇)

chi_31.jpg  
(31. 抵達直潭山步道的終點了,大伙在這裡午餐大休。翁先生負責為大家煮茶,殊不知旁邊就有水龍頭)

chi_32.jpg  
(32. 一路所來的農田和山上人家附近,都有好多野菜。左上是飛機草,左下是紫背草,右上是山萵苣,右下是川七)

chi_33.jpg  
(33. 下產業道路會經過這個土地公廟)

chi_34.jpg  
(34. 要踢很長的產業道路才能下山,所幸產業道路沿途景觀美麗)

chi_35.jpg  
(35. 沿途景觀)

chi_36.jpg  
(36. 景觀)

chi_37.jpg  
(37. 景觀)

chi_38.jpg  
(38. 美麗的不明植物)

chi_39.jpg  
(39. 野地消失的牛奶蒲,都被移植到私人農地上了)

 

 

 

 

 

 

創作者介紹

馬賽克女郎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ennyk123
  • 第11張照片看起來像木瓜苗!?
  • 確實滿像,難怪覺得眼熟。

    馬賽克女郎 於 2013/03/11 13:2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