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人是業餘賞菇者,並無真菌的專業鑑識能力,文中的真菌學名僅供參考,切勿做為食用依據

本部落格內容版權所有,未獲授權請勿轉載,謝謝!

01     

平平是爬山,平平參加同一個行程,您所體驗到的野趣會和我一樣嗎?當然,爬山本身就充滿魔力,純爬山就是對自己的身心犒賞了,不一定要附加其它目的。不過對我而言,爬山不僅是熱量的消耗,它還有我兒時鄉居生活的回憶,那時社會相對貧窮,物資相對缺乏,鄉間的生活所需還大量取之於大自然,也因此人們對大自然的認識遠遠超過教育程度普遍提高的現代人。當您餐桌上的食物和零嘴都來自於野外,那才真正叫做有機,才真正叫做綠色生活呢。 (上圖為排寮尖的英姿,是一顆小辣椒)

周日參加了嘟嘟健行隊的「隆盛山→雙溪口山東峰→排寮尖」行程,行前特別上網查了這些山頭的資料,發現它們的海拔都在300M以下,都是小山。不過這陣子參加登山團體以來的體驗是:辣椒是小的辣,一點也不假,整人的山不一定要高,台北的郊山沒一座是平坦的(廢話,平坦的地方就不叫山),任何一座小山都有它的厲害,不信邪的話,爬爬看就知道。

如果你有幾次爬郊山的經驗,你就會發現無論多小的山,永遠都是陡上和陡下,有時泥濘難行,有時路況稍佳,不會有別的。不過這條路線沒有水源,也沒有漂亮的風景,除了產業道路以外少有開闊地。金字塔型的排寮尖看起來有點嚇人,但實際上不怎麼恐怖,反而雙溪口山的山勢屢有嚇人的陡上和陡下,要非常小心,難怪嘟嘟特別叮嚀要帶手套,因為常常要拉繩。今天的領隊潘清欽的親切和好耐性令人印象深刻,嚮導盧榮樹(人稱小樹)也要拍拍手。

這個季節,翡翠水庫後山的石碇山區有滿山遍野的飛機草(山茼蒿的一種),沒想到這條山路亦然。一起登,看到滿地怒生的飛機草,幾位嘟嘟山友就彎身採摘起來,打算中午加菜。一般所說的山茼蒿有兩種,一種是昭和草,另一種就是飛機草,都同樣具有茼蒿的辛香味,我吃起來是一樣的,因此常會兩種一起煮。不過這條山路倒是沒看到什麼昭和草。

中午潘領隊讓大家在產道旁的土地公廟用餐,那裡有接山泉水,可以洗菜又可以煮炊。嚮導群煮了幾鍋麵食,早上採的飛機草立刻成了鍋中物,吃起來別有野味。野外踏青,連野炊都取之野外,真是野趣十足,我喜歡!

週六我才蒸了一籠鼠麴草草仔粿,趁著還新鮮,此行特地帶去與山友們分享,這些鼠麴草是上回隨長宏去柑腳坑探路,在護安宮附近採摘的。我站在土地公廟前面吃著飛機草湯麵,一邊考察四週地形,發現這座土地公廟的四週也長了不少鼠麴草,禁不起引誘,我又採了一些。誰叫鼠麴草的季節短暫,只有一個春天,春天消逝之後也就無影無蹤。

吃完午餐,重新背起包包前進時,我的驚喜出現了:這個山區有不少懸鉤子,而且此時正是漿果成熟時。台灣據稱有38種懸鉤子,漿果都可食,它們又稱為覆盆子。不過上回在內洞林道碰到的榿葉懸鉤子的漿果雖然顆粒大,吃起來卻沒有味道,留給小鳥吃就好,不必浪費力氣採摘。但這回碰到的刺莓和變葉懸鉤子就很可口了,變葉的漿果又特別好吃。

由於看到產道旁掉了一地的野莓,我驚叫了一聲:「啊,刺菠!」行經的資深山友都說:「對啊,我們小時候常吃。」因為這些野莓,今天收了一個小徒弟小莊,他看到我彎身撿拾野莓,也好奇湊過來問我這是什麼?我說這是好吃的懸鉤子,他顯出一種興味高昂的好奇,也跟我撿了起來。我抬頭一看,才發現邊坡上長了一棵結滿鮮紅漿果的變葉懸鉤子,可惜長得太高了,摘不到。

沿途碰到不少長在邊坡上的變葉懸鉤子,可惜都長太高,小莊仰頭端詳半天,只好放棄,團體活動不宜磨蹭太久,雖然潘領隊一直耐心在前頭等候,我和小莊還是快步趕上。他問我這漿果真能吃嗎?我說當然,要不要現在吃吃看?他說不要,他要帶回家種在屋前的院子裡。

由於台灣的懸鉤子眾多,全部可食,常見的又不少,這樣一來,我就不確定兒時所說的「刺菠」到底是哪一種了。反正兒時記憶中的刺菠就是全身長刺,漿果是草莓狀,看來台灣所有的懸鉤子都符合這種特徵。也許「刺菠」只是一種常見的好吃懸鉤子的通稱。

說來諷刺,農人不認為懸鉤子有太大經濟效益,又不喜歡它全身長刺,因而將懸鉤子砍除殆盡,同時也將農業社會的生活記憶砍除了,害得歐巴桑我得搭飛機去法國採野莓,法國的農人甚至將幾種受歡迎的野莓馴化栽種,可當野果吃,也可做成各種口味的甜點、冰淇淋或果汁,像是小藍莓和一般稱為覆盆子的玫瑰莓。台灣的農人要不要動動腦筋,也在台灣野莓身上尋找商機?

PS.. 我是搭 666抵隆盛里,與大伙會合再起登。起登時間是AM 8:39,午休約一小時,走到回程搭公車的大馬路口是 PM 2:28,全程近六小時,回家還有充裕時間休息,晚上能好好做一頓晚餐,完美!

02    
(02. 隆盛山的登山口很不起眼)

03  
(03. 一起登就是這種坡度)

    05  
(04. 這顆基點一下就撿到了,別小看它的高度,可也是爬得氣喘喘)

 

 06   
(05. 醒目的植物)

07    
(06. 荒蕪的路徑。資深山友說,這條路線曾經熱門一時,現在已經沒落,成了冷門路線)

 08   
(07. 湮沒在雜草裡的軌道。資深山友說這裡以前有一個礦坑,這是運煤軌道)

09    
(08. 軌道運轉器和眺望點,可惜今早大霧彌漫,白茫茫一片)

10    
(09. 霧中前進)

11    
(10. 這條路線蛛蜘網特多)

12    
(11. 雙溪口東峰,H280M,沒有基點,只有樹上一張牌子。有些山友聽說沒有基點,立刻就折回了)

13  
(12. 繼續拉繩陡下,有點可怖的坡,幸有踩踏點)

14    
(13. 這個坡是垂直陡下,又沒有踩踏點,滿哥在下方指導技巧,並且接應。說實話,如果沒有滿哥指導,我恐怕就下不來了)

15    
(14. 看到前方的墓園和開闊地,就知道險路暫時結束。地下的亡靈,叨擾了)

  16  
(15. 路上景觀,資深山友說前方的山頭就是土庫岳。哪一顆啊?)

17    
(16. 接上產道,要去土地公的家吃午餐囉)

18    
(17. 產道邊坡上的土地公廟或有應公廟,裡面有香爐)

19    
(18. 我們在這裡午休用餐)

20    
(19. 嘟嘟的姐妹們用泉水清洗山茼蒿)

21  
(20. 這鍋小白菜肉羹米粉湯很受歡迎)

22    
(21. 緊接著兩鍋山茼蒿野菜麵,歐伊系內!)

23    
(22. 我一邊吃麵,一邊眺望不遠處的排寮尖,心想一定要吃飽一點,否則待會怎麼有力氣爬這座山?)

25    
(23. 吃飽後趕緊合影留念)

26    
(24. 離去前,山友把土地公的家打理了一番)

27  
(25. 啊,在路旁發現了刺莓。此莓植株小小的,長在地上,俯身可採。這顆成熟的漿果似乎被蟲蟲咬過一口)

28  
(26. 長在很高的邊坡上的變葉懸鉤子,結實累累,可惜摘不到)

29  
(27. 變葉懸鉤子掉落地上的成熟漿果,非常好吃)

30  
(28. 近看變葉懸鉤子,可以長得滿高大,葉子看起來反而像桑葉哩,莫非是桑葉懸鉤子?)

31  
(29. 途經一幢古樸的農舍)

32  
(30. 先下再上)

33  
(31. 排寮尖頂點到了,H291M,小山一顆)

34  
(32. 過了頂點,再來就下山了)

35  
(33. 又發現爪哇肉盤菌。此菇也太菜市了吧?)

36  
(34. 抵達這個農家就差不多近尾聲了,只要再穿過一條小小的山路,就結束了)

37  
(35. 抵達這條溪流,公車站牌就不遠了)

38  
(36. 潘領隊介紹這家桂花香腸給我們,香腸確實有桂花味,不錯吃。裡面還有賣滷味和飲料,顧客滿多的。回台北的 660, 666站牌就在對面)  

39  
(37. 今日收穫──鼠麴草與野莓。可別小看這一點點野莓,小時候只要能夠找到這麼多,就高興得唱歌跳舞了)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J
  • 原來懸鉤子都可以吃阿...她本來就長得一身好吃樣阿 被蟲吃不奇怪咧 哈

    怎沒有食物烹調後的完成照阿??我沒見過人家煮這兩樣ㄟ
  • 山茼蒿已經煮成圖22的野菜麵,鼠麴草上周六已經做成草仔粿,周日帶上塔曼山請山友們吃(詳見下文「塔曼山→拉拉山神木區」),野莓是直接吃,不用煮。

    馬賽克女郎 於 2012/03/12 22:3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