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晚娘  

由於沒有讀過原著,我正疑惑泰國電影《晚孃上部:戀慾》(Jan Dara: the beginning, 2012)那麼多的性愛場面到底試圖說什麼?沒想到2001年版的《晚孃》(Jan Dara, 2001)第一幕就破題了。故事的主人翁真.達拉一開場就說:「你人生最初始的記憶是什麼?如果你人生的第一個記憶是一對性交中的男女,那麼它對你往後的人生將有怎樣的影響呢?」這一幕停留在記憶裡的初始影像,就成了真.達拉的詛咒,甚至預示了整個家庭(包括主僕)在慾海裡的沈淪。這個告白使得其後的情色畫面都有了意義,而且緊緊相扣。

根據維基百科的資料,該原著小說是於1964到1966年連載於泰國報紙。早在1977年就改編為電影《Chan Dara》;2001年版的《晚孃》是泰港合資片,由陳可辛監製,並由鍾麗緹演出晚孃一角。現正在台北上映的《晚孃上部》已經是第三個版本,可見這本泰國小說的經典地位。

本片藝術上有強大企圖心,不但在劇本的剪裁上力圖展現層次,在畫面上的經營也屢見巧思,可惜缺點和優點一樣多,顯得力有未逮。最明顯的失分是演員的整體表現跟不上來(雖然有一兩個相對突出的演員),甚至在表演上都還帶著通俗劇的積習,使得本片的風格有時卡卡的,妨礙入戲。

另外,導演在力求寫實的嘗試上雖有不少得分,但同於其他一些藝術片的毛病,劇本在敘事的完整度及劇情的轉折處也有不少分失。導演常用幾個簡短的畫面就想交待劇情,以為觀眾能懂,卻只是讓觀眾看得霧煞煞。例如逃回鄉下投靠祖父的青少年真,再次回到宅院時,已經是個成年男人,此時「真」也換人演了,但我完全沒有意識到這個新面孔就是成年後的真,以致有大約五分鐘的時間完全沒有掌握劇情,只好倒帶再看一次。但是在電影院觀賞,是沒法倒帶的,這時觀眾就可能因為錯失某個劇情轉折而迷失於往後的劇情裡。因此,把劇情交待清楚依然是一件重要的功課。

另外,喬所懷的孩子到底是誰的,也完全沒交待,也許有,只是我完全沒察覺。如果是這樣,要算誰的過錯呢?導演的,還是觀眾的?

我想起魏導在《賽德克巴萊》為了要讓林慶台一出場,觀眾就知道他是中年莫那魯道,特別在青年莫那的臉上劃了一刀,這樣一來,觀眾看到林慶台臉上的疤痕,就知道他是中年莫那,如此就連戲了。魏導想必也曾經在其他導演身上看到換角轉折的不順遂,而有了加上刀痕的想法。這是 viewer-friendly,是體貼觀眾的作法。

本片不管是2001年版或是2012年版,以「晚孃」做為片名,都稍嫌誤導,本片雖是「真.達拉」的自述回憶錄,但本片無疑是圍繞在「真」以及被他稱為「父親」的男人,是「真」與「父親」兩人的情慾史,「華姨」與「喬」則是另外兩個鼎足而立的角色,戲份和分量都不下於「晚孃」。晚孃固然是故事中的一個重要人物,但在這兩部電影裡面,她並不是最重要的人物,戲份甚至沒有片名所暗示的那麼多。在此情形下,以她為片名,難免讓觀眾對她的戲份有過多的期待。

無論如何,這是一個非常黑暗卻帶著強大力量的故事,敘述一個因性而扭曲的家庭,或說是兩個男人因性而完全扭曲的人生。

一切起自真的母親遭到強暴而懷孕,為了遮掩這個事實,女方家找來一個形同入贅的男人。詎料母親難產而死,男人為了女方家勢和財富而入贅已經形同羞辱,加上妻子難產而死,嬰兒「真」就成了代罪羔羊。一夕成了富家主人的男子心理已經極度不平衡,又因性慾的需要,而一一染指家中女僕,包括從鄉下前來照顧「真」的華姨。對家裡的女性逞獸慾就成了男人宣示「主人」權威的手段,用來平復他入贅的羞辱。

真從小在如此扭曲的家庭氛圍下成長,除了自小親睹「父親」在他的床邊對華姨強行房事,又偶而碰見「父親」在對女僕發洩性慾,這些遭遇都在真的心靈投下陰影,甚至進一步扭曲了真小小的心靈。加上僕人的兒子「阿堅」(新片裡叫肯)的慫恿,真小小年紀就與女僕初嘗性事。

本片裡的真分為三個階段,分別三名演員分飾他的童年、青少年及成年。飾演他青少年時期的舒偉烈外型之俊美不下於馬力歐,但角色設定卻不相同。2001年版裡的真自小就知道大宅院的男主人不是他的親生父親(只是不知道親生父親是誰),因此對於男主人施予他的暴力,他心中固然充滿憤怒,卻因年紀小而不敢反抗。這個版本的少年真的性格是比較有張力的。雖然舒偉烈的表演不算太到位,但角色的性格張力彌補了這個缺陷。

新版賣了一個小小的關子,一開始並未交待「真」的身世,也未提及他的母親遭到強暴懷孕而找來這個男人遮掩的內情。因此少年真並不知道宅院的主人不是他的親生父親,渴求父愛的真因而百般取悅父親,期待有朝一日終能得到父親的關愛,卻只是一再換來「父親」的暴力相向,真每每在男人的施暴裡成了一隻驚弓之鳥。說實話,馬力歐把這個柔較男孩的性格詮釋得頗為到位,令人好奇這樣的柔弱男人,到了下半部如何轉身一變,成了一個充滿仇恨的復仇者?

真的人生可悲之處,在於他的幼小心靈一開始就遭到宅院男主人的污染,而失去孩童應有的純潔;成年之後又因喬的懷孕,在華姨的請託下返回宅院為喬遮掩,成了喬名份上的丈夫,而註定必須與他從骨子裡憎恨的父女永遠生活在一起。更可悲的是,和那位名為「父親」的男人一樣,最終也因為親眼目睹家人亂倫的震撼,而變成性無能。

這個名為「父親」的男人帶給這個宅院一場性的瘟疫,最終無一倖免。喬與晚孃的肉體關係固然太過牽強,減低了這部據稱是真人實事改編的小說的說服力。但成年後的喬步上父親的後路,沈溺在性的旋渦裡,甚至扮起Tom boy 玩弄小女孩,誰能說這是不可能的呢?一個從小在性的扭曲環境長大的孩子,他會有怎樣的人生,可想而知。

2001年版是一部不夠完美的藝術片,但新版的通俗風格卻又有點矯枉過正,劇情和導演手法的直白,都稀釋了故事的力道。不過還是得先看完新版的下集再說。 (本文版權所有,謝絕轉載)

創作者介紹

馬賽克女郎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