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pl_fsen41045658_0006  

凡太接近真實的電影都不會好看,道理很簡單,人生的真相一旦近距離直擊,簡直不忍卒睹。所以好看的電影一定要和真實的人生保持一定距離,等而下之的手法是加糖加蜜甚至加酒精,更惡毒的商業手法則是加鴉片,端看你進電影院買的是什麼。不同的是,本片除了意圖真實描述「精神異常」者的人生,更意圖給這些人生充滿缺陷的不幸人士或家庭一點溫暖的鼓舞。(電影海報取自開眼電影網)

《派特的幸福劇本》(The Silver Linings Playbook, 2013)簡直是貼著現實拍的,因此當觀眾看到剛從精神病院返家的派特,神經總是不由自主繃得緊緊,總不知他會不會像火山一樣,突然又爆發,然後闖出什麼不可收拾的大禍。再上美麗的新寡史蒂芬妮的出場,兩座不可測的活火山頓時擺在觀眾眼前,更讓人看得提心吊膽,加上連珠炮一樣的對白,簡直來不及吸收,看得好疲倦啊。

派特有躁狂的傾向,因為一個婚姻風波的刺激,而引發猛烈的暴力,把妻子的外遇對象打到半死,而被送進精神療養院。他隨後遇見了個性原本就怪異、又因喪夫的刺激而行為異常的史蒂芬妮,這兩個行為異常的人之間也發生了異常的化學反應………

故事的主題意識想要告訴觀眾,這些所謂的「異常」之人,他們之所以行為異常,並非他們品德不好、或者人品低下,相反的,劇中的派特是個對人生充滿正面態度的男人,但是他生病了,所以無法控制自己的行為;史蒂芬妮則因丈夫的意外驟逝而懷罪自己,因而以放浪的性行為來做為宣洩或贖罪的手段,她的放蕩來自於對亡夫的強烈罪惡感。

最有趣的是,故事利用派特閱讀海明威巨著的心得,來做為本片主題意識的隐喻──返家後的派特為了贏回前妻的芳心,決定研讀她所撰寫的教學綱要,包括她推薦學生閱讀的海明威小說《戰地春夢》。誰知他徹夜讀完之後,因女主角死亡的悲劇結局而勃然大怒,不但將小說拋出窗外,半夜四點還衝進父母的臥房怒批這本書說:「如果男主角和懷孕的凱撒琳從此在山中過著快樂幸福的人生該有多好?不,他竟然寫了另一個結局:凱撒琳死了!靠,人生已經夠苦澀了,就不能多來點鼓舞嗎?就非得這樣不屈不撓地艱困到底嗎?」(大意如此)

海明威是美國的文學教父,將他的作品拋出窗外何其不敬?很顯然,本片(也許包括原著小說)並不同意海明威的文藝觀,人生已經夠苦澀,觀眾(讀者)需要鼓舞。因此原著作者讓派特遇見史蒂芬妮,讓這兩隻涸澈之魚相濡以沬,並藉著參加舞蹈比賽來重返「正常人」的社交及生活軌道。

本片另一個重心,則是透過派特父親沈溺賭球及迷信行為來讓觀眾思考「正常」與「異常」的界限。事實上,所謂的「正常」與「異常」之間有個灰色地帶,很多人的性格及行為是處於這個灰色地帶上的,例如派特的父親和兄長。

派特的性格很大部份遺傳(或受到影響)自他的父親,他父親的很多行為基本上已經接近「異常行為」,有著突發性的暴力傾向,例如他正是某次看球痛毆一個觀眾而被判終生不得現場看球,又例如某次因盛怒而痛毆派特等等。

他的兄長看到歸來的派特,竟然一直炫耀自己過得多好,用來對比派特過得多糟;他看似內向閉塞,但他和派特奉父親之命去看球時,卻是第一個加入群架者。那次連派特的精神輔導師也加入群架,而派特則是看到兄長遭毆而投入群架,所以這一次的群架的本質是什麼,也值得思考。

總之,本片基於鼓舞失意人生的主題意識,也忍不住加了一點糖。派特和史蒂芬妮這兩個天涯淪落人終於牽手走回人群,他們的舞蹈表演也如願拿到了五分。他們是幸運的,除了本身充滿走出困境的決心,週遭也有一群樂意幫助他們脫困的親朋好友。

但眼前脫困,是否就表示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人生呢?非也,精神狀態的脫序很大部份來自生理的失調,需要長期藥物治療及永不鬆懈的脫困決心,是一場人生的恆久戰鬥。而「正常人」的人生不也如此?這世界上果真有「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的童話故事嗎?

 

創作者介紹

馬賽克女郎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