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人是業餘賞菇者,並無真菌的專業鑑識能力,文中的真菌學名僅供參考,切勿做為食用依據

本部落格內容版權所有,未獲授權請勿轉載,謝謝!

sunset  

觀賞1995年的《愛在黎明破曉時》(Before Sunrise),我就感覺這個異鄉邂逅的青春物語必然有所本,就算不是導演(兼編劇)本人的親身經歷,必然也是由他的某個類似經驗變型而來,否則不可能這麼真實。看完2004年的《愛在日落巴黎時》(Before Sunset),我更加確定。因為九年後以作家身份出現巴黎的男主角傑西面對讀者(或記者)追問作品的真實性時,他引述美國作家湯瑪斯.沃爾夫做為答覆說:「每一個人都是自己人生經歷的總和,當其坐下來創作時,不可避免地會取用其人生經驗。」這句話一針見血點出創作的本質,也貼切地詮釋了本片導演和《愛在XXXX時》這一系列作品的關係。

傑西在巴黎書店舉行見面會的橋段,有著後設的意味,彷彿導演李察.林雷特透過作家傑西.華勒斯之口,解答人們對《Before Sunrise》真實性的疑惑。當然,導演的親身經歷未必一如電影那樣,邂逅的場景未必是在火車上,也未必是開往巴黎的列車,地點未必是維也納,對象也未必是一個家境富裕的法國女子,人物與地點也許都經過變形,但我們確信曾經有過一對異鄉邂逅的異國男女,而那些曾經遊蕩異國的男女都可能是故事中的男女主角,因為它真實到不用懷疑。

續集的劇情比第一集更簡單,更缺乏action,全劇有80%的動作是在走路,20%坐著,100%的對話。如果你的智識傾向和思想頻率不是與劇中男女對頻,你可能看了十分鐘就想殺人。但這不是問題,這類觀眾早就被第一集過濾掉了,續集的潛在觀眾不會預期峰迴路轉動作破表的劇情。

維也納一日遊的九年後,傑西成了作家,他將九年前的一夜情付諸文字,作品並被翻譯成法文,他甚至應邀到巴黎舉行新書發表會。就在最後一天,塞琳出現了,這時離傑西搭車赴機場返美的時間只剩不到半個鐘頭。

九年後再次相遇,兩人不過就是兩個曾經認識的陌生人而已,因此一切的互動都是生份而客套的。他們相互問候,並相互詢問九年前那個維也納的冬日之約,傑西雖然去了,可惜塞琳碰到祖母過世,痛失與傑西六個月後再聚的機會。然後,九年過去了,他們沒有對方的地址或電話,一切像斷了線的風箏。

期間塞琳雖然赴紐約攻讀碩士,而傑西碰巧就在紐約,但命運弄人,傑西一度以為他看到了塞琳在百老匯街收起雨傘的倩影,但塞琳證實她當時就住在百老匯街。命運讓他們在異鄉遇見彼此,卻也讓他們錯過彼此。

九年足以讓兩個曾經有過短暫肌膚之親的男女變成陌生人,因而,一切的互動從頭練起。他們相互交待著自己這九年間的感情際遇:她有了一個聚少離多的知心男友,他卻結婚了,並有一個兒子,致於婚姻的品質呢?據他說,義務的履行多於相知相愛。

其實,感情的困擾也多半出於平靜無波的貧乏心靈。如果傑西的婚姻品質一如他所說,顯然地,這九年來一直存在他心裡的塞琳從未離去,而將維也納一夜情付諸文字,就變成找到她的唯一方法,也是讓這段記憶永不磨滅的手段。他用文字將這段經歷醃漬成標本,公開展示於世人之前,並希望她也能看到。果真,她看到了,於是她再次出現在他眼前。

熟悉感的重新建立需要一點時間的加溫(或說是暖機)。維也納的一日遊只是塞琳人生的美麗小波動,再是攪動心扉,經過時間的安撫,也終歸於平靜。誰知道傑西的新書再度攪亂一池春水。

人的心靈裡本來就有許多秘密小抽屜,藏著一些塵封的往事,只要不去打開,這些往事就等於沒發生過一樣。有些經常打開的抽屜,抽屜裡藏著的那些人那些事,就會在你的心靈裡若隱若現地存在著,若無特殊機緣,基本上你總能和它和平相處。

但不管是塵封的往事或是一直若隱若現存在著的記憶,都是經不起召喚的。經過傑西新書的召喚與兩人重逢的持續互動,那份熟悉感回來了,鎖在秘密抽屜裡的思念的精靈,頓時變成阿拉丁神燈裡的巨人,它跳了出來,塞琳終於無法再偽裝,她在車內小小地潰堤了,重新回到她眼前的傑西竟然已經結婚,這是多麼拙劣的玩笑啊?

傑西的班機起飛的時間一分一秒在迫近,他卻一分一秒在拖延,他沒有說很多,但他的情緒也在增溫。送她到門口時,他原本該離去,但他堅持去她的住處,然後,他叫塞琳唱一首她自己的創作曲。她叫他點歌,點啊點,他點的一首竟是她對他的思念,原來,她也用音符將維也納一夜情醃漬成歌曲,用來宣洩與緬懷。

這時候什麼都不用多說了,原來,他們一直想念著對方,只是順應現實默默接受命運的安排。然後,故事嘎然而止,電影沒有告訴我們,傑西有沒有趕上班機?

我猜是沒有,傑西留了下來,並向遠在美國的妻子撒了個謊,同時在塞琳的住處待了幾天。而後,他必須離去,畢竟他有了家庭。而塞琳恐怕也不樂見他留下來,因為她也有了自己的生活,她更不是那種渴望朝夕相處的人,而讓他繼續留在心裡的唯一方法,就是讓他離去,廝守就沒有想念了。(這一段是純猜測,猜錯恕不負責)

傑西期待塞琳再次出現的心情一定是又愛又怕的吧?誰知道九年後的對方會變成什麼樣子?所幸兩人都不改初衷,一個成了作家,一個投身環保工作,傑西沒有成為股市營業員,塞琳沒有成為一身名牌的貴婦,因此他們的屬性依然如此契合,確認了彼此的想念之後,愛火再度重燃。但現實是一塊鐵板,所以重逢之後,他們必須再度分手,各自回到自己的生活。

這畢竟不是八點檔肥皂劇,編導可以無視現實地讓公主與王子突破萬難,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只要記憶一直存在,想念依舊,就有再續前緣的可能,生命一直都是如此,不是嗎?只怕真正追求廝守時,才是幻滅的開始哩。(本文版權所有,未授權勿轉載)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