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爸爸  

日本電影給人的印象就是清淡雋永,甚少看到像是《我的意外爸爸》這麼輕鬆逗趣、對白也妙趣橫生的作品,但畢竟是出自日本名導是枝裕和之手,日本電影特有的細膩情感與情感轉折處的幽微動人,一樣也不缺。我私心揣想,這部作品在本年坎城影展只得評審團特別獎,可能是吃虧在作品的風格太親民,怪咖味不夠重,角逐奧斯卡外語片獎可能機會大一些,它走錯影展了。 

是枝裕和來頭夠大,但說實話,他的前作《橫山家之味》和《空氣人形》都不是我的菜,個人覺得前者清淡空洞,後者有種莫名其妙的沈重,但《我的意外爸爸》卻讓我意外喜歡,可能是它很大眾化的氣味,和它意圖解構血緣主義的道德企圖心,以及用情感來詮釋情感的邊辟入裡,使得全片自然流暢,雄辯而充滿說服力。當然,關鍵在於,故事深刻動人,劇情的流轉自然而不造作。

長久以來,人類的情感一直受困於血緣主義,好像被「親生」二字下了符咒,從此走不出去。最近不約而同看到幾部意圖破解血緣主義迷思的企圖之作,像是印度片《精牌大丈夫》、台片《候鳥來臨的季節》,就圍著「情濃於血」這個中心思想著力發揮,顯然大家有志一同地認為該是從血緣主義突圍而出的時候了,親生主義的魔障不破除,人類的情感無法走向大愛,永遠只能追著血緣和血統繞圈子。

當然,電影不必然要和道德劃上等號,道德企圖心從來都不是電影的必要條件,電影的良窳成敗,還看故事本身,畢竟影友是來聽編導說一個好聽(並好看)的故事,不是來聽編導唸經說教,好聽並好看的故事才是電影的必要條件。

姑且拋開這些大愛小愛有的沒的,《我的意外爸爸》本身就是個親子關係的震撼教育之旅,試想,你深深愛了六年,並全力投入他(她)的撫養和教養,有朝一日卻被告知他(她)並不是你親生的孩子;而雖然親生的孩子終於回到了身邊,但因你對孩子成長環境的陌生,你和孩子之間充滿了血緣一時無法化解的隔閡,這時你進退不得,你要拋棄那個你用心血養成的孩子,去換取那個親生卻陌生的孩子嗎?這是一個人生極為棘手的兩難,如果是你,何去何從?故事的精彩,就是如何從這個兩難裡面走出來。

故事的主人翁最後還是做了抉擇,這不一定是適合每一個人的解決方案,卻是一個善意第三者對這個議題的提案與提議。當然,假如情況允許,兩個孩子一起領養或許是最理想的解決之道,避免了錯失其中一方的遺憾。西方人有不少大愛家庭,自己已經有了親生小孩,依然領養了來自第三世界身世不幸的孩子,意圖給他們一個溫暖的成長環境。

無論如何,這個是枝裕和親自操刀的故事極為有趣,主人翁野野宮良多是個充滿精英身段的職場精英,他對孩子的教養也是處處追求勝利的精英式教養;另一方的主人翁卻是個胸無大志、只追求人生小確幸的水電工,對孩子的教育完全採取放任,兩人在價值追求和社經地位上的懸殊,就夠衝突的了。你不一定會被主人翁的抉擇所說服,但你一定會被故事中的情感互動所打動。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