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人是業餘賞菇者,並無真菌的專業鑑識能力,文中的真菌學名僅供參考,切勿做為食用依據

本部落格內容版權所有,未獲授權請勿轉載,謝謝!

01  

別懷疑,這些喇叭菌可都是百分之百的純台製(Grow in Taiwan),不是法國製。奇怪的是,遠流圖鑑說此菇見於中海拔,出菇季節為春夏。不過我可以用個人的榮譽向菇友們保證,我發現這些菇菇的時節是盛秋的十一月初,地點是台北近郊的低海拔山區。話雖如此,我無意踢館,野菇圖鑑上的海拔高度和出菇季節有無上的參考價值,真菌學者們若有意再接再勵出圖鑑,請勿因噎廢食,尚請標示海拔及季節。

事情是這樣的,家長的兒子方斯瓦上周來台北探望他的父親,為期八天, 在此情況下,碰到週末,我也不好丟下他們父子,獨自和登山團體去爬山,地主之誼總是要盡的。於是趁著他們父子去公園散步小走,我就開車到附近山區幌幌,順便再試試我的微距鏡,隨便有個交代就好。然後,我就在山上發現了這一群喇叭菌。

02  

家長出身採菇世家,他和小方可都是家長的父親一手訓練出來,說起小時候和爺爺去森林採菇的趣事,小方可以滔滔不絕說上老半天。尤其看著他們父子在我的筆電螢幕上針對一張菇圖評頭論足,討論一朵菇菇的辨識特徵,那畫面還真是有趣。

雖說我的賞菇樂趣在於拍下一張張自以為絕美的菇圖,但碰到好吃的菇菇,我也不會客氣。當我在小方眼前亮出這一大把戰利品時,小方立刻驚呼:「Trompette de la mort!」不愧是採菇世家的傳人。不過他也坦白告訴我,雖然吃過此菇幾次,他也迄未在野外見過,如今一見,頗覺新鮮。

03  

喇叭菌是中小型的菇菇,長在林地上,和地上的枯葉頗為相似,還真不易識穿。焉知我不專山爬山,一雙賊眼老是東張西望,冷不防就瞄見了雜亂的林地上幾朵可疑的菇影,定睛一看,起先還有點半信半疑,這........難道是真的?再撥開地上的菇葉仔細瞧來,喔咿,還真是如假包換的喇叭菌哩。

此菇原本就小,菌肉又單薄易碎,待我採集回家,有好幾朵根本就碎掉了,想大口吃菇簡直不可能,難怪法國的圖鑑建議將它曬乾做成調味料。不過家長吃菇的方法只有一百零一種,就是乾煎奶油或欖橄油吃原味。可惜採集到的份量原本就不多,加上菌肉單薄,下鍋之後,根本就縮成一口。家長刮了一半到他的盤子裡,剩下的才讓我和小方分食,咦?原來法國人也有大男人主義溜,我是不是發現得太晚了?

04  

喇叭菌不愧是名菇,雖然大家都只吃到一口,但那濃香的滋味卻在嘴裡彌漫不去,原來喇叭菌的滋味是這樣啊?我懂了,如果還有機會在野外遇到,如何做一道創意料理,我心中已經有譜。

晚飯過後,我拿出那本有美味評等的圖鑑,請家長幫我翻翻喇叭菌的美味評等是幾付刀叉(從一付到三付),小方一直說,不用翻了,一定是頂級的三付。誰知家長一翻,竟然只有兩付,家長當即叫我拿一枝紅筆過來,他要把那一頁打X,簡直是亂評一通,大家都替喇叭菌打抱不平。不過我覺得兩付頗為中肯,因為它的菌肉單薄又易碎,要列名頂級菇恐怕有爭議;我又拿出另一本讓小方翻翻,那一本的評等方式只分兩級(一星和兩星),結果一翻,喇叭菌列名美味等級的兩星。

05  
(上面那盤喇叭菌乾煎奶油之後,縮成這樣一口,滋味雖然香濃可口,但黑七八污,食相稍嫌不佳,想列名頂級名菇,有點說不過去)

野菇就成了那一頓晚餐和飯後的家庭話題,並勾起小方許多兒時和爺爺在歐特盧瓦鄉下採菇的回憶。這時小方突然決定,下次陪妻子和女兒去皮卡地拜訪岳父和岳母時,一定要利用機會帶兩個女兒去採菇,說什麼也要把採菇的家庭活動傳承給女兒。小方的岳父是退休外科醫生,主要的休閒娛樂是打獵,對野菇一竅不通,自然沒有採菇的家庭活動。

小方離去那天說,等他在法國採到好菇,一定上Skype秀給我看。我說好,一言為定!就這樣,這一把喇叭菌成了小方此行來台北最特殊的回憶之一,我相信。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jones chen
  • 喇叭菌在郊山看到的就小又單薄,海拔2000M就大多了,今年不知怎麼的突然變的很忙,不然就秀給你看在奇萊山區和雲森瀑布兩地,所拍的觀察紀錄。
  • H H Wu Wu
  • 恭喜!行大運啦! 強烈懷疑它根本就是雲南乾巴菌的血親~~~
  • 謝謝您長期的關注,下次有機會送您台版乾巴菌,讓您鑑定鑑定。

    馬賽克女郎 於 2013/12/24 21:15 回覆

  • yvone543
  • 哈哈哈哈..... 唉呦我又不行了!
    這最後的<叉子>我就自行加上了!
    其實我都稱他們黑喇叭, 總比死喇叭好多了. 嘻嘻~
    第一次做也是被那黑黑的汁液嚇到,
    (當然又被阿逗仔打槍: 拒絕食用. 又當然; 拒絕無效!)
    而且還照歐洲人的方法: 加了奶製品烹調.
    老實說, 我覺得那真是暴殄天物!
    後來我只用咱們中式的爆炒, 加點蔥蒜, 有時後滴一兩滴醬油, 偶而還加點辣.......
    終於嘗到他們該有的滋味, 口感有點類似地上的海帶呢!
    說起來我也算暴殄天物其中之一.
    挺幸運的, 基地裡每年都可以採得到不少黑喇叭,
    卻也因為美味牛肝而有點.... 不太理他們. 真是的!
    PS: 我的經驗覺得, 野菇的習地應該也把緯度加入參考範圍.
    前年我家阿逗仔帶回來一批照片,
    那是在北極圈左右的西伯利亞凍原, 在融冰後長出的疣柄牛肝菌.
    太感動啦! 當場就吵著要前進西伯利亞. 哈哈哈....
  • 歐洲人真的太好命了,居然看喇叭菌不上眼,
    我們在台灣採到這一小盤就高興得唱歌跳舞了。
    這也難怪,歐洲森林真的很豐富,上次在法國森林採到不少可食菇,
    家長也叫我丟棄,說有那麼多好吃的牛肝菌,幹嘛去試這些次等的菇菇。
    貴阿逗仔果真出身菇菇家庭,連去北極冰原都會拍牛肝菌回來,有趣。
    柏林美眉若有機會陪阿逗仔去北極出差,別忘了也拍些北極菇菇回來給大伙開眼界。

    馬賽克女郎 於 2014/09/17 14:0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