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人是業餘賞菇者,並無真菌的專業鑑識能力,文中的真菌學名僅供參考,切勿做為食用依據

本部落格內容版權所有,未獲授權請勿轉載,謝謝!

廣告贊助

still alice poster  

失智症是現代長者不可迴避之重,這種疾病自古有之,只不過在知識不發達的昔時,我們以為是長者變了性情。由於不知道這是一種腦部病變,人們謔稱失智長者為「老番癲」,因為他們行為失常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現在,隨著醫學知識的普及,過去對這種疾病的誤解,現在都有了答案。 

電影《我想念我自己》(Still Alice, 2014)是由同名小說改編,是一部解釋性的作品,藉著一個早發性阿茲海默症的病例,向觀眾(讀者)說明關於失智症的種種不堪,以及家庭面對這種疾病的徬徨無依。由於它目前還是不治之症,電影並沒有給患者及其家屬提供太多因應的對策。當然,從劇中家庭成員的相互扶持看來,我們知道原著作者在暗示我們,親人的耐心關懷以及家人之間的相互支持,是面對病情的唯一態度,除此之外,我們束手無策。 

失智症最可怕之處,是一點一滴地喪失後天學習到的智能,包括使用語言的能力,直到喪失生活的自理能力,記憶也會日漸喪失,甚至認不得他的骨肉至親。這對患者和家人而言,都是精神的折磨與痛苦。 

我母親也在年近八十之際確診為失智症患者,雖然她在七十五歲過後就出現很典型的失智症症狀,那時她常無端指控大樓管理員潛入家中偷竊她的衣物,弄得家人常得向這位管理員賠不是。她後來又指控家中打掃的清潔婦偷她的東西,家人出面緩頰也無效,清潔婦只好無奈離去。這時家中已無外人,她又開始抱怨陪她過生活的妹妹整天藏她的東西,甚至半夜不睡覺,翻箱倒屜找東西,找不到還要把妹妹叫醒幫她找。妹妹這時發現不對勁,帶她去看醫生,終於確診為失智症。 

從此,我們這些遠在外地的孩子再也不能逃避,媽媽已經完全失去生活自理的能力,她像個隨時會闖禍的幼兒,得隨時提防她單獨外出,或者提防她爬高,或者吞食危險的東西。雖然依法申請了外籍看護,但母親性情這時已完全失控,小女孩哄不住她,又經常遭她斥咄,陪伴母親的責任還是落在孩子的身上,除了睡覺以外的時間,就必須全神貫注盯著她,以防她做出意料外的事情,因此外籍看護能做的,多半是分攤家事而已。 

問題關鍵就在陪伴。「陪伴」可以只是單純地看著她,以防她出事;陪伴也可以做更多,包括和她說話,試圖刺激她的回憶;靠著不斷重複來讓她維持言語的能力;和她說笑,逗她開心;提起過去令人開心的生活瑣事,和她過去擅長的工作,讚美她的優點,回想鄰居舊識的友善與仁慈,來增加她的歡樂感與自信心。因為母親有憂鬱的傾向,稍不留意,她又會陷入喪失自信的泥淖,覺得人人都看不起她,甚至妄想了一些可怕的事情。因此,努力讓她保持愉快,是陪伴時的一大任務。千萬不要在她面前說些負面的事情,或者愁苦的往事,永遠強調正面的人生態度與正向的價值。 

媽媽有時也說不清我是她的什麼人,有時說我是她朋友,有時說我是她妹妹,但我確信,她深沈的潛意識裡知道我是她的骨肉至親,因為,每當她看見我躺在沙發上小憩,她必然會去找一件厚衣服或毯子替我蓋上,這個本能的動作已經說明了一切。 

雖然本片原始片名為〈依然是愛麗絲〉(Still Alice),事實上,當一個人得了這種病,他會慢慢變得不像他自己,而一整個荒腔走板,愛麗絲也不再是愛麗絲。這是一部感傷卻不沈重的電影,茱莉安摩爾更是將劇中的失智患者演繹得扣人心弦,此番獲得奧斯卡最佳女主角,是在各界意料之中。 

電影沒有給我們任何人生的答案,事實上,當你所愛的人遭到失智的侵襲,連醫生也幫不上忙。電影提供的唯一建議是「愛」,當然,愛無法治癒任何絕症,但愛有它的力量,至少它讓我們在絕望之中感受到一絲溫暖。

 

創作者介紹

馬賽克女郎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