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我一定是個好人,所以朋友都對我很好。繼學長吳小虹上次贈我來自雲南的松茸,這次吾友Amy遠征海拔3000公尺以上的秀霸之行,帶回數柄採自高山的頂級野生食用菇──「網狀牛肝菌」(Boletus reticulatus)。做為她的朋友,我竟然也分到兩株,此等盛情高誼真令人感心,特為文慶祝一下(其實是出於我的愛現心理啦 ^_^)

託天鵝颱風外圍環流帶來的豐沛雨量,這次遠征高山的Amy告訴我,沿路菇況簡直不可思議,她拍到膩之餘,後面幾天根本不想拍了。雖然菇況空前盛大,代價可不小,試想在高海拔地區穿著雨衣爬山,姑不論失溫的風險,有多冷多難受就不難想像。反正,出菇的節氣一定是壞天氣。

 

02  
(02. Amy贈我秀霸行的紀念品──網狀牛肝菌)

 

03  
(03. 這個塑膠罐裡有萬千情意)

 

Amy冒著壞天氣爬高山,得利的竟是我,實在有點心虛。在歐洲,野生菇的百菇之王無疑是美味牛肝菌(Boletus edulis),不過在台灣迄無發現紀錄。所幸高海拔的冷杉林地另有一種同樣美味、外形也雷同的網狀牛肝菌。說實話,我在清理的時候,光是聞到新鮮菌肉的芳香氣味,恍惚間以為又回到了法國的森林,又採到了美味牛肝菌。

〈野菇圖鑑〉說,網狀牛肝菌偶見於夏天,故英美人士稱之為 Summer King Bolete(夏季大王牛肝菌),可見他也具有百菇之王的架勢,與美味牛肝菌鼎足而立,一點也不相讓。

 

04  

 

聽Amy說,這次完成秀霸之行,她原計劃在山下多待一天,翌日清晨買了進港的海鮮之後,再悠哉返回台北。但喜獲牛肝菌之餘,為了保鮮,她一刻也不停留地載著牛肝菌直奔台北,這兩枚牛肝菌有多珍貴,可想而知。因此,大朵牛肝菌的菌蓋雖有點老熟,菌孔吃起來會很軟爛,我於是拿著小刀細心去除菌孔,為的是一嘗全株牛肝菌的風味。小株牛肝菌則是狀態完美。

由於大朵牛肝菌清理完畢已經有點破碎,食相不怎麼好看,就不拍料理圖了。這次還是用我婆家家傳的料理法──香煎奶油,竟也意外勾起家長的鄉愁,好像兒時爸爸採了牛肝菌回來,媽媽端上餐桌的景況;只不過時空轉換,牛肝菌是台灣現採,把牛肝菌端上桌的,不再是他的母親。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