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花店.jpg 

這部電影真是居心歹毒,用一個王與后愛上同一個男人的三角戀情,同時滿足異性戀者與同性戀者的愛情想像,雙方在這部電影裡面各取所需,以將這兩個族群的潛在觀眾一網打盡。最 happy 的當然是那些 bisexuals, 韓國電影商業計算之厲害,真是受教了。

 

相繼看過韓國電影〈華麗假期〉和〈霜花店:朕的男人〉,我更加確信韓國電影工業的生機蓬勃己經將台灣遠遠甩在後頭了,怎麼辦?

 

〈霜花店:朕的男人〉的劇力緊繃在於宮廷生死鬥爭下的禁忌戀情與背叛。年輕的高麗王警覺到自己只愛男人不愛女人的傾向,於是親自挑選了三十六個面目清秀的童子,自小訓練他們習武,並組成保護及效忠王的禁衛隊,王並拔擢他所鍾愛的洪麟成為貼身衛隊的首領。洪麟自小在王的榮寵之下成長,一直以為王就是他的人生與愛情的全部。

 

直到有一天,因為宮廷的權力鬥爭與王的權力保衛,他必須代替王,與后圓房,以借種給后,好為王生下子嗣。詎料洪麟與后的兩場情慾交歡推翻了洪麟原有的愛情想像,他與后從此相互迷戀思慕,情人與妻子對王的雙重背叛終於令王為愛發狂,曾經以為相愛的王與洪麟,最後刀刃相見,造就一齣為愛相殘的暴力美學。

 

韓國人很會利用韓劇進行歷史或文化的置入性行銷,這部歷史戲劇也不例外地乘機對元朝的欺凌做了控訴,因為這段導致殺機的三角戀情正是因元朝的干政而起。元朝以高麗王無子嗣為由,揚言另立王儲,身體完全無法接受女人的王才會指定他的同志愛人洪麟代行人道,與后圓房。誰知道性愛是無法瓜代的,洪麟與后做呀做的,就做出愛來了。 

 

這部電影除了美在權力鬥爭下的生死愛恨,更儘情展現美麗男人的陽剛之美。由於王是同性戀者,他所挑選的禁衛武士都是習武的美男子,他們個個俊俏,卻又同時是武士與殺手。

 

王與后在觀景亭遭到不明殺手狙擊那場劍擊交鋒最是精華,不知道是不是刻意與中國式的武俠身段做出區隔,劇中的對殺排除武俠式的套招打鬥和武俠近乎舞蹈式的雕琢身段,而是採取自然而剛猛的蠻力擊殺,將東方男人的體態之美展現到最極致,暴力又勾情。

 

這部電影對男性體相之美的藝術呈現,一直讓我聯想到日本作家三島由紀夫的傳世之作〈禁色〉,三島在這本小說裡深刻描繪他對男人的美色憧憬。在文學的世界裡,歌謳女性美貌的文字汗牛充棟,正面凝視男性美色的敘述卻相對少得可憐。這意味男性的體貌之美依然是世俗不願正面凝視的「禁色」。男性的美貌似乎只有在男同性戀者的眼中,才具有獨特的價值。女人雖也受美男的吸引,卻不敢大聲歌詠。

 

片中的后一開始也並未被洪麟的美色所動,相反的,因為王對他的迷戀而冷落了妻子,后是憎恨洪麟的,直到兩次肉體廝磨勾動她的情慾味蕾,恨於是轉而成愛。她對他的迷戀究竟是出於情慾,抑或是驀然發現他的陽性之美,終成一個無解的問號。

 

情慾與愛情界限模糊,愛是怎麼發生的,一直都是難解的疑惑,只有庸人自擾的騷人墨客,才會試圖去釐清。

 

無論如何,劇本和導演的算計精細到令人咋舌。關於洪麟到底有沒有愛過王的疑問,或者洪麟究竟是個雙性戀者,抑或只個一時迷失的異性戀者,編導團隊依然不願把話講死。以致王為了讓愛人回到身邊,故意製造后已遭處決的假相。洪麟誤以為王已經殺了后,乃潛回皇宮找王尋仇。就在洪麟即將斷氣之前,后聞訊趕到,洪麟這時才發現后還活著,於是在臨終之前回眸望向已經斷氣的王。

 

我認為這一幕是導演刻意的留白,以為同性戀觀眾保留「洪麟其實還是愛著王」的一線希望。不過歐巴桑的解讀是,洪麟臨終前看到閒訊闖入的后,才發現王並未殺她,於是回眸望向王,彷彿在質問王:「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4.5_stars.jpg  4.5

 

 

    全站熱搜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