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人是業餘賞菇者,並無真菌的專業鑑識能力,文中的真菌學名僅供參考,切勿做為食用依據

本部落格內容版權所有,未獲授權請勿轉載,謝謝!

本人已關閉臉書,本部落格為作者對外唯一窗口。有事連絡請留言或悄悄話,Thanks.

如果您用facebook留言,系統並不會通知我,我就不知道有人留言。

廣告贊助


(1989年四月十五日驚傳中國共產黨中央總書記胡耀邦的訃訊,北大學生在天安門廣場懸掛輓聯。請注意,北大學生寫的是正體字)

一、天安門.六四

天安門事件指的是1989年四月十五日政治立場開明的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逝世,引發中國學子在天安門聚集紀念,學生領袖聚眾演說,闡揚中國青年追求民主自由的理念。隨後學生越聚越多,他們日以繼夜盤距在天安門廣場,大學之間甚至相互串聯,而引發全球媒體的關切與報導,北京乃吹起一股鼓吹民主自由的風潮。

代表中國改革勢力的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雖多次讚揚學生的愛國情操,直至人民日報發出一篇名為「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的社論,人們終於從民主大夢中驚醒。這篇社論無疑是官方對此番學生運動的定調,從此北京氣氛肅殺,並有一場看不見的權力鬥爭暗中指向了趙紫陽。

直到六月四日晚間,中國軍隊開向天安門,並對廣場上的群眾和學生開槍。史稱「六四慘案」。


(四月中旬,天安門廣場上的紀念學生只是三三兩兩,為數不多)

二、亞洲開發銀行北京年會

1989四月初,亞洲開發銀行在北京舉行年會,時任財政部長郭婉容銜命率團與會。這是1949年中台兩國分裂以來,台灣官方代表團首次踏上北京的領土,是兩岸空前盛事,也是亞洲矚目的焦點。身為聯合晚報外交記者,四月初,我奉派隨團赴北京採訪。

由於中國加入亞銀之後,將我代表團的名稱由「中華民國」矮化降格為「Taipei, China」引發兩岸外交廝殺,當時兩岸政治氣氛十分敵對。年會開幕式,大會奏起地主國的國歌,各國代表團成員必須起立致敬。郭婉容乃以抱胸的方式起立,而成了我國新聞的焦點。有「鐵娘子」之稱的郭婉容,果然不是軟腳蝦。國家的名稱被人矮化,中國國歌響起,代表團難道還要肅立起敬,豈有此理?

1989年四月初,我是在這個背景下來到北京。


(亞銀年會結束,一行人暢遊北京八達嶺長城。左一是中國亞銀理事孔繁農,著粉紅套裝女士為他的妻子;左二為我代表團副代表資深外交官薛毓麒;右二為時任自立晚報記者吳福成)



三、胡耀邦逝世

亞銀年會的採訪快到尾聲,北京驚傳胡耀邦的死訊,學生開始聚集天安門。由於亞銀年會的會場就在人民大會堂,前來採訪亞銀年會的各國特派記者,就順道採訪天安門廣場上的活動。

亞銀年會結束,學生運動卻風起雲湧,代表團回國了,報社卻叫我留守,繼續採訪學生的活動。我這時突然成了孤鳥。我不是大陸組記者,我的新聞專業是外交,對象是中國以外的外國,我對中國的政情一片白紙,如何採訪及解讀攤開在我面前波瀾壯闊的學生民主怒吼?

這時,日本記者就成了我最自然的伙伴和後援。幾乎出於一種自然的本能,我每到亞洲任何一個國家採訪,總是很自然的會和日本記者混在一起。道理很簡單,台灣記者是我的對手,我的採訪和消息來源越神秘越好,我絕不會和他們分享訊息的來源。再者,台灣的記者出國採訪,都是野地求生、各憑本領;日本媒體擅打團體戰,一出勤就是一個團隊,新聞資源豐富,日本記者的拚勁一流,他們和我又沒有競爭,是很自然的互利關係。

尤其日本記者多有大男人身段,喜歡照顧女生,和他們換個名片,多搭訕幾句就混熟了,我們在亞銀年會期間早就建立了合作的模式。兩岸互動既是日本記者注目的焦點,台灣代表團方面的決策和動態,他們非靠我不可;中國代表團方面的動態,當然就靠他們了。

亞銀年會結束後,舉目無親的我,就全面投靠了日本記者。


(四月中旬,天安門廣場的學生開始聚集,學生領袖發表演說激發民主改革的訴願)


1989年,中國剛對外改革開放,中國記者的角色只是聊備一格,他們的自主性低,給人的感覺是愛國多於專業,並不是專業記者,毋寧說是御用新聞工人貼切一點。當然,時隔十九年,如今中國人民自主意識提高,中國記者的專業程度必然與日俱進,今日中國記者表現如何,我就不敢妄評了。

總之,當初我沒有在專業上向中國記者求助,卻轉向日本記者,理由是日本媒體用錢在打新聞戰,他們在中國長期駐點,對中國政治動態有深入的觀察,他們錢多人多資源多。記得四月二十六日,人民日報發表一篇名為「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的社論,我們在討論這篇社論的意義時,日本共同社的記者(?待查)當即表示不妙,認為這是中共最高領導的定調,他們將學生訴願定位為動亂,他判斷是鄧小平批示的御旨。我當時覺得不可思議,報紙是民意的傳聲筒,堂堂國家領導人怎麼可能用報紙的社論來傳達聖旨呢?

不多久,我的天真見解馬上遭到推翻,情勢的演變証明日本記者的判斷正確。軍隊開始進駐天安門廣場。這時社方傳來消息,我在北京採訪逾月,該回防了,社方將派大陸新聞組的同仁前來換班。接到社令,我在五月中旬就回台北了。

這段期間,中共高層對趙紫陽發動一場奪權鬥爭,指趙紫陽暗中鼓動學生運動。鄧小平支持了李鵬的強硬路線,六月四日,軍隊對學生開槍,趙紫陽的所有職務均遭解除,並遭到軟禁。代表保守路線的李鵬大獲全勝,也成了六四慘案背後沾滿血腥的黑手。


(北大的學生在校外遊行呼籲民主改革,學生推派代表維持秩序)

今天,馬先生發表了一篇軟趴趴的六四評論,內容不知所云到極點,一付涎著臉有求於人的醜態。我只有兩字評語:可恥!

馬先生誤把中共政權當中國,誤把中共的政權利益當成中國人民的利益,也將馬政府的利益等同中共政權的利益了。這種國家領袖缺乏道德勇氣,丟台灣人的臉。

回顧趙紫陽五月十九日對學生的講話影音版
,我依然淚流滿面。那是一股穿越國界的青年熱血。


(本文所有圖片都是葉伶芳所拍攝)

----------------------------------------------------------------------------

趙紫陽五一九講話全文:

同学们,我们来得太晚了。对不起同学们了。你们说我们、批评我们,都是应该的。我这次来不是请你们原谅。我想说的是,现在同学们身体已经非常虚弱,绝食已经到了第七天,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绝食时间长了,对身体会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害,这是有生命危险的。现在最重要的是,希望尽快结束这次绝食。我知道,你们绝食是希望党和政府对你们所提出的问题给以最满意的答复。我觉得,我们的对话渠道是畅通的,有些问题需要一个过程才能解决。比如你们提到的性质、责任问题,我觉得这些问题终究可以得到解决,终究可以取得一致的看法。但是,你们也应该知道,情况是很复杂的,需要有一个过程。你们不能在绝食已进入第七天的情况下,还坚持一定要得到满意答复才停止绝食。

你们还年轻,来日方长,你们应该健康地活着,看到我们中国实现四化的那一天。你们不像我们,我们已经老了,无所谓了。国家和你们的父母培养你们上大学不容易呀!现在十几、二十几岁,就这样把生命牺牲掉哇,同学们能不能稍微理智地想一想。现在的情况已经非常严重,你们都知道,党和国家非常着急,整个社会都忧心如焚。另外,北京是首都,各方面情况一天天严重,这种情况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同学们都是好意,为了我们国家好,但是这种情况发展下去,失去控制,会造成各方面的严重影响。

总之,我就是这么一个心意。如果你们停止绝食,政府不会因此把对话的门关起来,绝不会!你们所提的问题,我们可以继续讨论。慢是慢了一些,但一些问题的认识正在逐步接近。我今天主要是看望一下同学们,同时说一说我们的心情,希望同学们冷静地想一想这个问题。这件事情在不理智的情况下,是很难想清楚的。大家都这么一股劲,年轻人么,我们都是从年轻人过来的,我们也游过行,卧过轨,当时根本不想以后怎么样。最后,我再次恳请同学们冷静地想一想今后的事。有很多事情总是可以解决的。希望你们早些结束绝食,谢谢同学们。

創作者介紹

馬賽克女郎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阿北
  • 當了總統之後,所想、所做、所說的要以全民的利益為依歸,當然會和以前大不一樣,就如同阿扁在位時,敢向老共嗆聲要搞台獨嗎?

    阿姨年輕時的模樣真還挺cute的,怎麼也看不出會變成現在的兇巴巴。哇哈哈哈!
  • 阿北您弄錯了,馬政府的利益並不代表全民利益。台獨是一種選擇,自由和人權是普世價值。

    阿北阿久不見,我以為您去找泰國妹了說。^_^

    馬賽克女郎 於 2008/06/28 12:16 回覆

  • 張姐
  • 報告葉姐;
    今晚愚夫婦手持紅玫瑰到倫敦參加由國際特赦組織舉辦的紀念六四的活動。所有的發言都很感性,主要在為中國人民爭取人權,不過當也是為人母親的國際特赦負責人說,她與失去至親的天安門母親一樣感到悲傷,19年來沒有得到一絲公道,我的眼淚不禁奪眶而出。
    我們是生活在自由世界的人,怎么能真切體會這些母親父親的痛苦,19年了,中國政府沒有還他們一點正義。王寶釧苦守寒窯比這些等待正義的父母們的時間還要短呢,如果王寶釧的故事可傳唱千古,這些等待公平正義的父母們,是不是更值得世人支持呢?
    今晚有大約500多人到倫敦的中國大使館前抗議,大多數是支持民主正義的西方人。
    我非常歡迎將來中國派常駐代表到臺灣,每年六四我們就可以合法組織大型的抗議中國人權記錄惡劣的活動,在他們的辦公室前舉行,并邀請對岸的所有媒體前來采訪,傳訊息給中國領導人,我們認為所有的中國人都該享有人權與自由。
    現在自由的西方人一直在傳達給中國這樣的訊息,而長期享有自由民主的臺灣人,同樣也可以用對岸完全明白的語言告訴他們,要求自由民主已經是全世界公民共同的訴求。
    中國人也應該和全世界的自由人民一樣,享有說出不同于領導意見的權力。有權批評社會,有權對公眾事務表達自我的主張,有權在報章在網絡表達不同政見的權利。國家是屬于全民的,不是政黨的專利品。
    參加抗議活動回家后,看到葉姐緬懷六四的撰文,禁不住內心對天安門母親的同情以及對中國人民人權受壓制的處境,雖我們各處世界的不同角落,但是讓我們今晚都共同為中國人民祈禱,為天安門母親祝福,愿天安門廣場終究有一日真正成為人民的廣場,充滿自由民主的聲音。
  • 張姐,人們大抵健忘,越久遠的事情,越沒人記得,大家也越沒興趣。人們多半只注意眼前的利益,這是一種現實。

    每次回想六四,我總會想起自立報系記者黃德北。解放軍鎮壓學生和群眾之後,不少學生領袖有的被捕,有的在逃。黃被控協助藏慝學生領袖,而被牽連。我不太記得他被控的詳情。

    我對黃德北有點印象,卻無交情,不知道他是基於什麼原因而捲入了這個波濤壯闊的民主運動。不過我事後回想,假如我當初留了下來,難保我不會一步步跨越記者的身份,走入學生之中,成了他們的一份子。

    那不是什麼大中國情結,那是一股單純的青年熱血,那年我二十八歲,台灣剛步入民主化,學生時代陪著老師追隨黨外人士的政見發表會熱情吶喊的激情記憶猶深。如今眼見一批年齡和我相仿的學子為了追求民主自由,寧鳴而死,不默而生,我幾次採訪學生,跟隨他們遊行,深夜與他們在廣場靜坐,感染著他們的熱情,幾度徘徊在職業身份與青年熱情的錯亂之間。

    理想與熱情對年輕人有著一股難以抵擋的召喚,容易吸納年輕人的加入。可惜六四慘案罹難的平民和學子,事後証明是平白的犧牲,因為他的犧牲並沒有換來任何政治的鬆動,即便十九年過去了,中共政權依然是個不動如山的威權體制,民主入士依然前仆後繼地為民主而下獄。

    國民黨當年的角色和今天的共產黨雷同,都是民主的鎮壓者,多少有點精神結盟,難怪他們不同情廣場上的學生。他們當年譴責共黨政權,只是一種反共的政治宣傳罷了。

    馬賽克女郎 於 2008/06/28 12:17 回覆

  • 老同學
  • 19 年了, 六四在中國還是一個不能公開討論的議題. 但持續改革開放的結果, 造就了現今的表象繁榮. 曾幾何時, 台商在六四之後仍前仆後繼, 錢進中國. 國家領導人也換了好幾代. 鄧小平, 李鵬, 胡耀邦, 朱榕基,....., 政治上也有法輪功事件, 經濟上有宏觀調控, 以至今年的北京奧運. 中國新的一代慢慢起來, 老傢伙慢慢退居幕後, 整個社會看似欣欣向榮, 其實還潛藏許多的不穩定因子. 天色已晚, 咱們下回見.
  • 中國每有天災,總是立刻動員幾十萬解放軍火速抵達現場,其主功能固然是協助救災,副功能就是預防發生動亂或人民集體反抗。春節期間的暴雪事件,和此次的四川地震,都是一樣的軌跡。在一個人民意見無法自由表達的社會,人心是潛藏在地底下的神秘思想,沒人知道,大家都只是在猜民心而已。即便是台灣這麼自由的社會,大多數人民在想什麼,大家也是用猜的,不同的是台灣有選舉,一選舉民心就揭曉了。

    馬賽克女郎 於 2008/06/28 12:18 回覆

  • 老同學
  • 最可怕的殘酷現實, 連台灣都有人附和, 就是有此一說:當年要不是軍隊開進鎮壓, 流血收場. 可能動亂會蔓延至全中國, 改革開放就不能再持續, 也就沒有現在繁榮的中國
    這些都是典型勝者為王, 敗者為寇的後知後覺者的說法. 因為到現在當政者都還不承認屠殺手無寸鐵的學生, 儘管當時也有可能是中南海的權力惡鬥, 但犧牲無辜的學生, 折斷剛萌芽的民主思潮則是事實. 尤其蓋住民主思潮現在看起來實在不智, 因持續改革開放之後, 民智大開, 即使很多年輕人雖還汲汲於名利追尋, 但這蓋子已慢慢變透明, 人們看到的已不是蓋子裡面的封閉社會, 而是民主人權的普世價值. 在這壓力鍋下累積越多的不滿, 憤懣. 在超過承受值後, 爆發出來會更驚人. 只能祈禱中國人民有些宣洩的管道出現, 讓壓力鍋隨時能冒點煙出出氣
  • 有一種群眾是永遠的當權派,腦筋永遠根據當局的口徑在打轉。當年國民黨反共抗俄,天安門屠殺傳來,這批人每天聲討中共政權集團,每天紀念天安門事件;現在國民黨的中國口徑改變了,這些人的腦筋也跟著改變了。

    這種用鎮壓換取經濟發展的歪論是經不起考驗的。台灣和南韓的發展經驗証明,民主抗爭和經濟發展是可以並存的,而且南韓和台灣經濟起飛的七、八0年代,正是民主抗爭最激烈的年代。也就是說,在台韓,民主改革和經濟發展是同步完成的。

    台韓能,中國當然也能。屠殺就是屠殺,藉口還那麼多呢。

    馬賽克女郎 於 2008/06/28 12:18 回覆

  • 老同學
  • 我很欣賞以前國民黨內忠貞的反共人士, 他們一生旗幟鮮明, 致力反共大業, 永不妥協. 如谷正綱等人. 不會跑去中國朝拜. 小時候也有位眷村伯伯, 雖然退休, 但他的影響力可達當時的總司令等級, 但從未濫用, 反而用在幫助窮困受冤屈的小老百姓的關說, 令我非常佩服. 記得他曾說還沒反攻大陸前決不出國, 他也真的就老死在台灣, 沒有離開過. 反觀現在的國民黨當政者與很多老傢伙, 爭相上京朝聖, 實在不配與先賢先烈們相比.
    我同意新時代有新方法, 但捍衛自由民主, 保障人民基本人權是只能有一套標準, 是非對錯須很清楚
  • 老同學,您錯了,谷正綱這種人才是永遠的當權派。他當年是奉命反共,因為過世得早,無緣見識到今天中國政策的大逆轉,否則他也必是第一個穿梭兩岸,爭相朝貢的大老之一。

    今天爭相穿梭中國那些人,與當年那些滿口反共抗俄者,其實是同一批人。他們今是而昨非,永遠隨著當權者的口徑在思考,是永遠的當權派。

    馬賽克女郎 於 2008/06/28 12:19 回覆

  • 阿北
  • 以前反攻大陸,為的是要解救生活在水深火熱中的同胞,現在老共已不搞「共產」那一套了,而且大陸同胞不僅不需要我們解救,反而要靠他們來台灣觀光來拼經濟,時空環境已經改變,還要反什麼共?

    反正,綠派人士看到KMT和老共和解交往就是--不爽,帽子扣一堆。但我奇怪的是,為何綠派人士幾乎都不批判、撻伐那些諂共媚共的台商?更難堪的是,台商中多得是像許X龍這款曾經立場鮮明的獨派份子。或許他們心裡明白,要不是靠台商低聲下氣看老共臉色弄些錢回來,台灣的經濟早就一蹋糊塗了。
  • 瞧當今中國被阿北說成人類的救星了,照阿北的說法,是「大陸同胞」要來解救我們。中國是怎樣的一個國家,阿北您再用理性想一想吧,泛藍陣營的宣傳果真把老百姓的腦袋洗成這樣了。

    部份台商諂共媚共確是事實,社會自有觀感,也自有公論。但政府的角色和任務不是去批判撻伐他們,而是宣導和勸阻,如果台商的行為已經超出法律容許的範圍,就該繩之以法。但馬政府的政策似乎不是如此,而是從民進黨執政以來就高唱西進,高喊前進中國投資。如今馬政府更是百般迎合台商,在和台商比賽諂共和媚共。該批判撻伐的才是國民黨的中國心態吧。

    馬賽克女郎 於 2008/06/28 12:19 回覆

  • 張姐
  • 報告葉姐:
    英國首相布朗(他過去十年主管財政)今年初前往中國訪問,由于西方最先感受美國次貸風暴的影響,為了緊抓中國市場,布朗在中國除了給中國笑臉外,就是笑臉,一句有關人權的話都沒說。他的政治聲望當時就被批評的體無完膚,目前更因為執政表現,支持度硬是摔到谷底。

    這真是活生生的例子。
    從商的人從利益點出發看事情,但是政治家必須從全民的利益出發看事情。全民利益不會只有金錢,還有很多崇高的價值與情操。
  • 張姐,不僅僅是布朗,法國總統沙柯吉也一樣,上次去中國,不但絕口不提人權,還給中國幫腔,說什麼反對台灣公投,要向中國討賞,好拿一些契約,當時也被法國人權團體罵到不行。契約有沒有拿到我不知道,法國經濟依然低迷如斯,沙可吉的聲望也跌到新低。

    先進民主國家領袖為了蠅頭小利,向落後極權政權叩頭,真是斯文掃地。事實証明,爭相向中國討賞並不能救英國及法國的經濟,替商人去拿幾個契約,也並不代表國家利益。

    不過大家現在都在熱頭上,也許需要一點時間來讓人們思索及檢驗吧。

    馬賽克女郎 於 2008/06/28 12:20 回覆

  • 老同學
  • 葉同學, 謝謝啦. 我們都是小時候看谷正綱誇張的手勢和語調長大的, 我舉他為例, 只是要說明國民黨內的不同派系或另類如我看過的那位眷村伯伯. 妳應該也知道, 當年國民黨敗逃台灣, 是各省各地各色人等都有. 就連萬年國代, 立委, 也是派系分明. 當然也有非當權派, 如當年許多跳出來的黨外人士.
    商人無祖國, 台商當然也是, 郭台銘在高雄開個小公司畫個餅, 媒體就大力吹捧. 政,商本來就是可以曖昧不明的. 互相利用嘛, 但商人更靈活刁鑽, 那裡好賺, 就往那裡跑, 但政客如果也這樣搞, 那就很快會被看破手腳的, 張姐說得好, 政治家出發點是全民的利益.
  • 政商勾結古來有之,也是政壇文化的一部份。政府施政不能光為商人服務、過度向商人傾斜。陸客來台和引進陸資投資房地產,對商人和富人也許大有助益,對我這種無產階級有什麼好處呢?房地產大漲,我只會受害,不會受益。可是它所帶來的政治風險卻必須由全民承擔。

    陸客和陸資來台我沒有得到好處,卻要分攤國家地位被矮化或香港化的風險,這是什麼道理呢?別跟我說什麼外資可以來,陸資為什麼不可以來的鬼話啦。外國開放資本來台,不會叫台灣拿出主權來交換,日本、美國和歐洲的觀光客來台不會被外國政府拿到談判桌上來當籌碼。

    世界上最可笑的一件事是,台灣觀光客去中國旅遊是台灣人的旅遊自由,中國觀光客要來台灣就被當成籌碼叫台灣拿掉主權。台灣是不是也要禁止台灣觀光客去中國旅行?國與國是互惠對等關係,中國放多少觀光客過來,我們就放多少觀光客過去,這才叫互惠對等,不是嗎?台灣人去中國旅行是自由,中國人來台灣旅行是籌碼。有理性有頭腦的人,冷靜想一想這其中的荒謬吧。

    馬賽克女郎 於 2008/06/28 12:20 回覆

  • Isoroku Yamamoto
  • 我國小時發生的事...

    國小時我看電視新聞...天天報...那陣子電視有夠難看的...不輸蔣經國死翹翹那樣子...天天報...

    我都感受不到那對我有甚麼關係...

    每年的這一天跟我有關的...那就是本人我的生日(Jun 4 1976)...

    WW2的今天,我比較感受的到...國中時迷上大東亞戰爭...67年前的今天就是我所生活的台湾未來關鍵性的一戰...也是世界戰爭史上最大的一場海空PK戰...那就是中途島之役...史上的今天早上當赤城中彈後...註定台湾未來到現在的那麼不正常...

    我所感受的就是中途島之役跟我的生日...

    在Sina國的六四根本於我無關...那是別人國家的內政...就這樣子...Sina人不管是五四還是六四...他們根本就是不想要改變甚麼....

    Battle of Midway 1 ミッドウェー海戦 1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vveAeS58m8

    Battle of Midway 2 ミッドウェー海戦 2
    http://www.youtube.com/watch?v=6l6xjH91zUU

    10幾年前國一時,看到電視影集戰爭與回憶,正好演了兩集是講中途島之役...後來沒幾天看到電視播這部電影...中途島...我當時還去圖書館找書翻過瞭解這個戰史...我當時覺得日本好強...還有懷疑起Sina國與顧面桶對日抗戰好像是假的...然後也瞭解這個戰役是台湾最為重要的一戰...因為日本開始就是戰敗的轉淚點...

    Midway(1976) - Midway March
    http://www.youtube.com/watch?v=5I1xGdhqs0s

    中途島海戰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4%B8%AD%E9%80%94%E5%B2%9B%E6%B5%B7%E6%88%98&variant=zh-tw
  • 祝您生日快樂。

    馬賽克女郎 於 2009/06/05 10:06 回覆

  • Isoroku Yamamoto
  • 姊姊...Sina國根本沒甚麼好觀光的...還不如去祖國日本...

    小弟我在2003年12月底有去過Sina國的西安...
    在周陵機場一下飛機要去西安市看到很多小山...那個是甚麼?
    那都是幾千幾百冬以來的Sina王公貴族留下來的...
    在Sina國有的都是死氣沉沉的死郎骨頭...
    還有落差很大的地方在西安市外與西安市內...台湾都在講1945年以後的城鄉差距...在Sina國更是誇張的很誇張...西安市外都沒甚麼人...死氣沉沉的...還有看起來是不毛之地,農作農地也都沒啥植物...

    跟我們的國家台湾比真是差很多勒...
    因為讓我想起我年輕時第一次比較長離開我的故鄉台北市住快兩個月所謂的鄉下...那就是我拿兵單入伍被送去台南隆田...
    台南隆田或官田是庄腳...但是都有樹跟花花草草的...很美...有點點像是荷蘭庄腳的感覺
    真的跟我見識到的Sina國庄腳不一樣...

    我在西安看到的死郎骨頭所蓋的東西...真的很沒有美感...就想起我的故鄉台北市也有蓋一個臭頭廟...

    哈哈哈...我在這邊一直講我的故鄉台北市...這沒錯...我的家族住台北市有七代以上了...我阿公這邊的是宮前町(牛埔仔庄)...住好幾代...我阿嬤的娘家是大直那邊的...我媽媽娘家也是下塔悠-埤尾(塔塔悠社有上塔悠下塔悠)...所以我族繁不及備載好幾代的是台北市人...
    也是反貪腐族(凱達格蘭族)...

    好像看過別欄...姊姊有說過是台南人...那麼姊姊是西拉雅族的喔....

  • 祖國不是日本,祖國是台灣。
    基於地緣關係,我有西拉雅血統的可能性很高。

    馬賽克女郎 於 2009/06/05 10:07 回覆

  • Isoroku Yamamoto
  • 生日是母難日...這幾天剛好排休,我跟我老母都在家帶我那個寶貝姪子(我弟一年又五個月大的兒子)感受夠大...媽媽真偉大...

    日本來就是台湾的祖國...因戰爭法與國際法變不是罷了(請參考米墨戰爭的阿拉莫之役,電影圍城13天有演,還有可參考1898年米西戰爭的菲律賓與波多黎克到WW2後結束的發展史)...但是在我內心深處,我還是覺得日本是台湾人的祖國,感謝日本帶來台湾的富足與現代化還有日本精神...

    日本精神(影片裡的台灣歐巴桑講的)
    http://taiwan9.ning.com/forum/topics/ri-ben-jing-shen-ying-pian-li

    日本と台湾は一心同体:Japanese and Taiwanese like each other <===可要好好看這影片...還有講到甚麼是日本精神...這是對的價值觀,身為台湾人應該把祖國日本這個好的精神好好堅持下去在我們的生活裡...
    http://www.youtube.com/watch?v=gwPwOrmdlMs
    日本と台湾は一心同体で、切り離すことはできません。日本と台湾国はお互いに尊重しあ っている極東アジアの唯一の民主国です。他に民主国と呼べる国は極東アジアには有りま せん。

    下面是影片翻譯...
    日本と台湾は一心同体...影片補充詳細點的翻譯

    (旁白內容)來台灣後突然碰到一個日語非常流利的老太太。

    主持人:請問是日本人嗎?

    老太太:不是,是台灣人。

    主持人:其實本節目的工作小組剛到台灣就碰到不少用日語向我們打招呼的台灣人。

    老太太:我姓李,日本的姓氏叫做“樺島”,非常喜愛日本。直到現在心理還認為自己是日本人呢。

    主持人:一位自認為是日本人的台灣老太太,這原因究竟是。

    (旁白內容)台灣人好喜歡日本人之謎。

    19世紀末,日本在日清戰爭(甲午戰爭)中獲勝,原來屬於清朝的領土歸日本所有。從那時候開始,台灣有50年是日本的殖民地。

    當時日本政府積極從事同化政策,台灣人學習日語,用日本名字,學習日本文化,企圖把台灣人塑造成和日本人一樣。

    為了讓台灣人和日本人一樣,當時日本政府在台灣建造縱貫鐵路,寬廣的近代化公路,排水系統,灌溉系統、還有大型公立醫院。

    很多新設施用的比日本本土的還要好,當時原本非常貧窮的台灣人生活逐漸獲得很大改善。

    日本原本是為了同化政策來建設台灣,結果帶來富足的台灣。


    老太太:好在有日本人來台灣,台灣的基礎設施才建立起來。我到現在過年的時候還是在門口擺設日本的門松(小松樹),掛日本國旗呢。

    (旁白內容)不料台灣人和平幸福的日子並不長久,除了和日本一起捲入太平洋戰爭的戰亂外,1945年由於日本戰敗,台灣又被歸還給中國。

    可是當時的中國一分為2,一邊是蔣介石的國民黨政權一邊是毛澤東的共產黨政權。

    結果蔣介石的國民黨政權被打敗,逃到台灣,因為原來國民黨政權是聯合國的創始國之一,台灣自然也是聯合國的一員。

    但是1971年聯合國包括日本和美國都支持中國大陸加入聯合國,台灣憤而離開聯合國。

    台灣在國際上被當作是中國的一部分。

    但是之後台灣經濟突飛猛進,而且對日本人還是很友善。


    主持人:不會痛恨日本人嗎?

    老太太:不會!大家都很嚮往日本喔!!


    女主持人:認為自己是台灣人、日本人、中國人、、還是哪裡的人呢?

    老太太:大家都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而是台灣人,但是大家心中都覺得還很像日本人,對日本有好感。

    很多年長的人在日本時代都接受過良好教育,很多人還懷抱著日本精神,都能體會日本精神。所謂的日本精神就是「講義氣講道理」、「誠懇」、「勤奮認真」。

    我認為台灣人比現在的日本人還堅守「日本精神」喔!!!

    希望現在的日本年輕人能珍惜我們台灣人嚮往的日本!!!

    而且我很誠懇的希望諸位能成為連接台灣和日本的橋樑。真的非常希望,因為真的很愛日本。

    (旁白內容最後)

    這就是比日本人還珍惜日本的台灣人的故事,

    反觀現在的日本政府現在共承認全世界191個國家,當中居然沒有台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