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人是業餘賞菇者,並無真菌的專業鑑識能力,文中的真菌學名僅供參考,切勿做為食用依據

本部落格內容版權所有,未獲授權請勿轉載,謝謝!

廣告贊助

原來死統和死獨的腦袋容量那麼小。前總統李登輝不是昨天才出現,他曾經帶領台灣人民十二年,發表過無數帶領台灣前進的言論。詎料最近他接受訪問,澄清自己不是台獨教父,從未主張台獨,死統和死獨聞訊嘩然,好像突然發現太陽其實是月亮。

經過這些年的統獨論戰以及衝突與淚水的融合,除了少數中統基本教義派,台灣的統獨歧異已經逐漸在拉近,有的話,爭的也是名稱和國號等等一些形式上的可笑細節而已,比較嚴重的,反而是兩岸經濟及文化競合的戰略觀。五十歲以下的本省人或外省人,哪個不自認台灣人?有那麼多台灣人,民進黨為什麼還不過半?

道理很簡,民進黨在游錫堃的領導下,早就變成建國黨,就是那個早就不知道死到哪裡去的泡沬政黨啦。游錫堃只是保皇派、台獨基本教義派和對抗派三合一的派主席而已,他哪裡是什麼黨主席?

仔細回想阿輝伯多年來的政治主張,他所堅持的是「國家正常化」、「正名」、「台灣優先」和「台灣主體意識的確立」。有誰聽過他高喊台灣獨立嗎?阿輝伯本來就不是台獨教父,要提名,台灣史學者史明、企業家辜寬敏或台獨聯盟主黃昭堂比較夠格吧?

儘管與獨派殊途同歸,阿輝伯主張的仍然不是台灣獨立,因為對阿輝伯而言,台灣早就獨立了,如果不是己經獨立,他當年兩次連任總統,是誰選他的?台灣的困境只是國家地位還沒有正常化而已,準此而言,台獨當然是偽命題。他的主張與台獨基本教義派的差別詳見前文「開放與否的辯證」。

阿輝伯不主張台灣獨立,這是新聞嗎?然而對那些死抱中統或台獨基本教義派教條的死統和死獨而言,「國家正常化」的思辯太複雜,他們非統即獨的簡單頭腦無法理解。在死統的教條裡,「國家正常化」就是「台獨」;而在死獨的原典中,不主張台獨就是統派。

錯,正港台獨是要推翻「中華民國」的體制,徹底否認台灣過去六十年政經改革的成就,他們甚至要革中華文化的命。對他們而言,台灣文化和中華文化毫無關係,台灣文化是石頭縫蹦出來,他們要建立的是一個沒人知道內涵的「新國家」。

總之,衡諸國際現勢,台獨基本教義派那條路遙不可及;「國家正常化」的內涵與主張,最適切描述台灣的現狀與困境,也是淺藍與淺綠可以共同接受的最大公約數。

這些主張阿輝伯已說過無數次,何以這次被炒大?一般認為是單一選區的沖擊,台聯向中間靠攏的目標是要搶奪淺藍和淺綠的票源。我卻認為,阿輝伯做此澄清,是時機的問題。顯然,不斷在變幻莫測的內外局勢中調整自己的阿輝伯看見藍綠惡鬥的死結,也看出民進黨正在走偏鋒。

中國的經濟正在崛起,台灣卻在空轉;政客們在國會殿堂惡鬥,媒體也在為政爭幫腔造勢,獨獨人民籲求和解無人聆聽,這個社會已經徹底瘋狂。

我看了一整晚的政論節目,也看到快要發瘋,沒人關心政治惡鬥,更沒有討論和解,所有名嘴都把阿輝伯罵到臭頭,都說他欺騙選民,都說他政治詐欺。這是什麼狗屁水準的國家,連職業名嘴的腦袋容量都那麼小,永遠只有統獨基本教義派的簡單二分法,不是和統一就是建國?台灣不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嗎?要建什麼國?

阿輝伯關於台灣定位的論說始終如一,倒是他在中國政策上的轉變讓人跌破眼鏡。阿輝伯想去中國訪問雖是手榴彈,我倒不十分震驚,時候到了,內外情勢配合,政治人物沒有死抱教條的理由。重要的是他訪問中國的姿態,如果是去朝拜,那只是徒留罵名而已,如果他訪問中國另有主張,我倒是期待;阿輝伯也主張讓中資和觀光客進來,這與他過去的經濟主張相違背,但我也不是太排斥,經濟西進眼看擋不住,台灣錢一直往中國流,誰來投資台灣?如果阿輝伯認為中資來台可以填補台資赴中的資金空缺,這是可以辯論的。

我不能接受的是,他說中國國民黨主席馬英九清廉。馬的特別費正在偵辦中,有無A錢應由檢察官來決定。阿輝伯此時說此話,不宜也不對。

我更不能接受他對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的讚揚,他說胡做得多,說得少,是個實在的人。阿輝伯糊塗了,胡是極權體制的領袖,別的不談,這些年如何打造文字獄?知識份子如何因為言論而遭整肅?拿極權體制的胡錦濤來比民主國家的陳水扁,阿輝伯,您錯了。

創作者介紹

馬賽克女郎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Ilove911
  • 燈灰即將燈燼人散,俗話說,人之將死其言也善。不過有人判斷,李燈灰是老謀深蒜,想配
    合陳扁子拖延大陸攻台。
  • freeer
  • 大陆和台湾的联系是无法抹去的。大陆和台湾的再特殊,也特殊不过两岸人民是一家的圈子。请台湾同胞们应该正式。政治体制问题,大陆会慢慢改变,这种改变是符合大陆整体利益提升的。我想用政治体制问题来攻击大陆,有一定的作用,但作用不大。台湾从高压统治走向民主政治,用了60多年。这个我想,我们大陆需要一定的时间。任何事情都会改变的,难道大陆会一辈子不走民主化的道路吗?
  • peter
  • 李登輝歷史上也是個進步青年,曾經參加過臺灣的共產黨組織。可惜,他後來在國民黨的高壓下背叛了自己的初衷,脫離了共產黨,逐漸變成國民黨的順民,以後被有同樣經歷的蔣經國認可,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作為臺灣本土人士,出任國民黨領導下的臺灣“副總統”。蔣經國去世以後,在國民黨少壯派的宋楚瑜等人的幫助下,一舉登上臺灣黨政軍大位,逐漸與祖國大陸漸行漸遠。李登輝多年來諂媚美日,鼓吹台獨,常常自稱20歲以前一直認為自己是日本人“岩堛Z男”,公然發表“作為中國人的苦惱”的賣國論調。被人稱為“共產黨的叛徒、國民黨的賣國賊、中國人的敗類”。
  • 哈哈
  • 台獨可以奮鬥,統一也可以爭取。唯獨“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這句話是騙人的。台灣什麽時候獨立的?獨立成什麽東西了?怎麽證明?明 朝之前的野島,清朝的一個省,割給日本的一個支那地區,戰後交還中國殘餘政府,現在還是中華民囯殘餘政府的轄下,台灣人持有中華民囯護照選舉中華民囯“總統”,呵呵,台灣什麽時候獨立了?自己要這樣說,那沒有辦法,台南人想這樣說的話,徑直可以說台南早已獨立了。
    說真的,想獨立就拼死爭取,殺身無懼。想統一也要爭取,聯合全世界中國人保護住中國的臺灣島。不要再説讓人無所適從的“台灣早已獨立”的鬼話了,又不是麻醉劑。
  • freeer
  • 站長回應:台灣人花六十年追求民主,中國人卻已經浪費五千年了。
    我认为这就是两岸人民心理隔阂所在。我作为一个大陆人,非常欣赏台湾通过“宁静的革命”所开辟的民主这条道路,它确实如您所说是:“台灣這六十年來所付出的血和淚”的结果。但大陆的人民未尝不是付出了多少血和泪,89的“民运”,你们应该都是知道的。政治的基础是经济,在大陆人民逐步能够掌握自己的经济命运的时候,政治不会掌握在少数人手里,并维护少数人利益的。这些想法就是我所想的,不管大陆的民主以何种方式到来,但它一定回来的,并且是很自然而来的。我不是在这里喊口号,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大陆青年,无党派,虽被“洗脑”,但并没有愚钝。我希望我能够理智的看待即将到来的一切。
    中国,无论将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她,还是中华民国代表她,异或是集两岸人民及全体华人的智慧,新立的国号,我们,作为华夏子孙,中华民族的一员,都责无旁贷的要付出很多“血与泪”。
  • freeer
  • 我觉得楼上谩骂很不对。大陆和台湾之间的隔阂导致我们相互猜忌不信任,加上政治上的诱导,两岸的百姓更加失去理智。应从对方的立场想想问题,平等坦诚的交流,才能化解彼此心中的误解,只有两岸的人民之间的心结慢慢解开,政治是的统一才能水到渠成。
  • freeer
  • 我觉得由于政治是的分治,两岸人民之间的交流才是当务之急
  • 海底電纜
  • 這裡突然變得這樣熱鬧,是否被震壞海底電纜已經修好了.XD
  • std
  • 許文龍策反李登輝?
      李登輝連日說從不主張“台獨”;台聯黨宣佈走中間偏左路線,新任党主席黃昆輝認為“台獨是虛妄的”,還有改黨名的想法。李登輝和黃昆輝談話的背後,忽略了另一件事:1月24日,奇美企業創辦人許文龍與李登輝相約在台南市許文龍家密談了4個小時。
      1月23日許文龍打電話邀李登輝相聚,李登輝第二天上午就來台南,兩人從9點談話到午後1點,現場無他人作陪,連去接機的錢林慧君也被拒之於門外。
      黃昆輝的談話是在27日,即李、許晤面後的第三天。黃昆輝任台聯党主席是李登輝所指定,肩負貫徹李的政治主張,那麼,他的談話等於是李的談話;而李的意向,不能不使人聯想和他與許文龍的談話有沒有關係。
      許文龍與李登輝兩人是老朋友,李登輝任領導人時,即使到高雄,過夜也必住在許家。許文龍主張“台獨”是公開的秘密,他曾寫信給還在任上的李登輝問何時宣佈“台獨”。
      但兩年前,他忽然公開擁護大陸的“反分裂國家法”,且主張臺灣、大陸同屬一個中國。綠色陣營統一口徑表示,他因在大陸有龐大投資,為了企業發展,不得不表態擁護北京。
    然而,兩年多來,即使他已將奇美交棒,也未聞他作過與綠營解釋相吻合的談話,此後也未見參加過他一向熱衷的“台獨”活動。
      許文龍由“獨”轉統的談話,是否也是他內心的想法?綠色陣營其實都知道,許文龍並不是個唯利是圖的人,若如此,他不會介入政治,應該像王又曾一般左右逢源。多數人也都知道,他有不妥協的個性,“台獨”既然是他理想,他豈會為了做生意而出賣理想?
      如果,許文龍的轉向有著認清現實,對“台獨”發展灰心,甚或對兩岸前途覺醒的意涵,那麼,他和李登輝的四小時長談,便可合理臆測,這會不會是其中主題?而且這個話題,由於他們長期的相知相惜,不會是第一次。
      李登輝是否因而受其影響而覺悟?李說“我從來沒有主張過台獨”,是否和許文龍公開支持“反分裂國家法”是相同心路歷程後的自我修正?這對那些說台聯黨是為了選票才放棄“台獨”路線者,是一個觀察的方向。
      已屆望九之年的李登輝,不論是向歷史交代,還是向臺灣人民交代,都有必要公開說清楚,“台獨”在他生命中的變與不變。許文龍可以打馬虎眼,他可不行。
  • 葉伶芳
  • std網友安安,我再細讀您所提供的訊息,並回想李這陣子的發言,我要指出,李駁斥自己是台獨教父,並否認曾經主張台獨一事,並非起自一月二十七日。

    剛好我在一月八日寫了一篇文章:「開放與否的辯證」(<a href="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kushih/3/1277743348/20070108164555/" target="_blank">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kushih/3/1277743348/20070108164555/</a>),這篇文章剛好提到李登輝當時接受日本媒體的訪問,他在這個訪談已經透露了上述的思想。既然我是在一月八日引述台媒對日媒報導的二手傳播,表示李對日媒的講話,是早於一月八日的。

    而根據您的消息,李許是在一月二十四日見面,可見李的轉變是在兩人見面之前。但李在一月八日前的講話,並未提到開放中資及中國觀光客的問題,極有可能李許見面談了一些兩岸經濟話題,這個可能性我不排斥。

    這陣子綠營支持者大肆批評李「利用」壹周刊及TVBS炒作他的台獨論述,我再仔細回想一下,綠營支持者弄錯了。李早就透過日媒傳達上述訊息,可惜台媒引述李對日媒講話時,新聞做得小小的,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只有我這個不按牌理出牌的怪咖會注意而已。我個人猜想,李是意圖透過日媒放話,但其重要性沒被彰顯出來,所以老先生再重新包裝,並決定透過「藍媒」放話。而果然還是藍媒厲然,藍媒一炒作,果然天翻地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