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寶惜正在洋行抄寫一份業務報告,休斯先生突然接到通知,說近海風浪險惡,順通洋行一艘正欲出海的茶葉船沉了!休斯臉色驟變,丟下手邊的公事,便攜外籍職員赴現場瞭解實況。

 

寶惜騰好報告,正要擺上休斯先生的桌上,不意看見桌上一份寫著『機密』二字的卷宗。寶惜正覺奇怪,她負責整理洋行所有檔案,從未見過這一份呀。她翻開卷宗,只看見一封休斯先生尚未寫完的電報。她細讀了休斯先生親筆寫給總公司的信函,大意是說,眼下清法戰事激烈,法軍封鎖北海岸,清廷的軍火援助均受到法軍的攔截。為紓解台方的軍火之急,休斯先生建議總公司對台進口軍火。他的理由如下:

 

『第一、法國在亞洲與英國的利益有所衝突。法軍若拿下台灣,法國將在中法越南談判裡佔盡優勢,如此將威脅英國在遠東和印度支那的發展。此刻對台進口軍火,間接幫助清廷抵抗法國,符合英國的利益。

 

第二、台灣當局軍火需求急切,卻遭到全面封鎖,順通行若有軍火現貨,價格將取決於賣方,公司將有暴利可圖。

 

第三、』

 

這封還沒寫完的電報讀得寶惜心跳臉漲,她趕緊閤上卷宗,若無其事離開休斯的辦公室。原來,原來,寶惜懂了。原來休斯先生並沒有將所有的文書交給她,事關重大的特殊業務仍是由他和外籍職員親自處理。她想通了,難怪辦公室有個特製的壁爐,她常看休斯先生把一些文件往火爐丟,想必是消滅某些文件,她原來還以為是廢物利用,做為冬日取暖呢。

 

她細思這封電報的時候,又想通了一件事。回想她與威瑟比在一起的一整天,威瑟比曾在她熟睡之際起身擦槍。她醒來之時,竟發現床頭的桌上擱了各式長槍和短槍,她當時還以為是歹徒蠢動,威瑟比只是擁槍自衛而已,她還一派天真地問威瑟比:

 

「要自衛,一把槍就夠了,你有那麼多隻手?」

 

威瑟比當時笑而不答,只交待她說:

 

「官府此時查黑槍查得緊,千萬別對人說,否則我麻煩就大了。」

 

難道,威瑟比也進替官府進口軍火嗎?可是,為什麼他會遭到官府的通緝呢?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