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寶惜無暇分神思量休斯先生進口軍火的盤算,因為法軍不久就搶灘了。

 

那是幾天後的一個早晨,當第一聲砲彈的巨響傳來的時候,休斯和職員迅速躲到桌底。過了不久,密集的砲擊又從遠處傳來,休斯和外籍職員拉著寶惜往地下室躲去。蹲在潮濕又霉味四溢的地下室,她聽見休斯和外籍職員驚魂之中猶帶刺激的語氣說:

 

「法軍果然要打淡水了。」休斯說。

 

「你猜勝負如何﹖」

 

「咱來賭一把如何﹖」休斯說。

 

「我賭法軍,清軍的裝備太落後。」

 

「我賭清軍,我希望法國戰敗,永遠被趕出亞洲。」休斯說。

 

斷斷續續的砲聲綿延到近午。接著是冗長的沉靜。

 

午飯的時刻,順通洋行的門外有人高喊:

 

「法國人撤退了!法國人撤退了!劉大人萬歲!劉大人萬歲!」

 

聽到這陣鼓噪,休斯忍不住對寶惜激動喊道:

 

「聽到沒有?法國人被擊退了!天佑淡水!」

 

那天下午,休斯短暫出門,以証實戰報。據他從防衛當局得到的消息,清軍的傷亡人數接近三百人。這項戰報使得休斯愕然,守軍的死傷如此慘重,可想這場登陸的槍戰與砲戰之劇烈。休斯回到洋行,立刻對外籍職員說:

 

「局勢如此危險,苦撐下去也沒意思,下個月有一班去香港的船,順通行就暫時關閉,先撤到廣州的總行再說,趁早好好準備吧。」

 

於是休斯命寶惜將洋行的雜務小事料理,他則自行處理了若干文件,並徵詢寶惜的意思說:

 

「蘇小姐,這段艱苦期間,妳一直與公司的安危同在,妳的精神令人佩服。做為順通洋行的行長,我對妳的安全自然負有責任。公司的業務暫時撤退到香港的期間,請恕我無法考量到妳,為了妳的安全起見,我建議妳離開淡水,或者馬偕博士有更好的安排?」

 

啊!休斯先生的決定多麼倉促,公司的業務暫退到香港,那豈不意味著淡水的辦公室將暫時關閉嗎?那她將何去何從呢?難道也要到平埔番社去和父母為伴嗎?那麼,芳雨呢?他也要去香港嗎?

 

想到她的芳雨,她的心又亂了。上次碼頭分手,吳芳雨差人送來書信,道盡對她的思念與愛意,又與她約定廝守淡水。信上說,有她相伴,他願意與淡水共存亡,只求寶惜諒解他此刻無力分身為她規劃婚事。信上又說,只要這次協助清軍擊退法國人,他保証為寶惜準備一場豪華婚禮,風風光光將她娶進門。雖然她已經越來越懷疑芳雨的真心,總是徘徊在疑與不疑之間,找不到一個真正的答案,但她仍然抱持最後一線希望。

 

「休斯先生,您赴香港的期間,這裡會關閉嗎?」

 

「不會的,有些無處可去的僕人仍然會留守,負責照顧並打理這幢房子,畢竟公司只是暫時撤離,也許很快就會回來,最壞的情況則是撤出台灣,但我希望不會有這麼一天。」

 

「那麼,我可以和那些僕人一起留守嗎?」

 

「妳願意留守,我當然十分感激,但我仍希望妳以安全為重,這是一場戰爭,不是開玩笑。妳今天不必急著答覆我,好好想一想,我離開之前給我答案就可以。」

 

 

 

 

 

創作者介紹

馬賽克女郎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