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泉夫婦和一干教友也回到淡水,寶惜回家見過父母,來金趁著有泉在屋外納涼,就私聲問女兒關於吳芳雨的事。這幾個月在平埔族社避難,來金牽掛的,除了女兒的安危,就是女兒的婚事而已。這事來金至今沒敢讓丈夫知道,她只企求芳雨少爺果真能把女兒娶過去,事情就算圓融,反正有泉也認為這是個好婚配。

 

「他才剛復元,最近無閒。」寶惜敷衍著說。

 

「什麼復元?」來金問。寶惜就把吳芳雨中彈、直到康復的事說了。

 

「真是老天保佑!」來金驚呼。「命既然已經撿回來,就表示老天爺做主你們的姻緣,什麼無閒?這麼重大的事,他難道沒講提親的事?」

 

「他為法國人的事忙死了,講什麼親呀?」寶惜不願提及在吳家被門房趕走的事。

 

來金感覺有異,每次問起芳雨少爺何時提親,寶惜總是閃爍,這也使來金起了不祥的預感,莫非是芳雨少爺改變了心意?或者芳雨少爺有什麼難言的苦衷?每次追問婚事,寶惜總是愛答不答,可把來金的一顆心煎煮得又焦急又不安,真不知道女兒和人家交往到什麼程度,這事她身為母親也難以開口追問,萬一已經破身,芳雨少爺又不來善後,蘇家可不是永劫不復、不得翻身了嗎?

 

來金不是沒想過親自去吳家問分明,可是想了又想,一來她走不了那麼遠,二來如果對方不認賬,或者隨意敷衍,這不是去自取其辱嗎?萬一女兒已經把身子給了吳芳雨,沖著吳家過去的恩惠,這事能告官嗎?想著,來金心頭的陰影又浮泛了上來。

 

******************************

這日下午寶惜正在協助休斯先生文件歸檔的工作,並向休斯報告這期間的淡水景況。門房這時看見寶惜的報告暫告段落,才敢打斷說:

 

「蘇姑娘,妳阿弟來找妳。」寶惜的大弟玉樹已經來一陣子了,門房見休斯正在指示業務,只好一旁靜待機會。休斯在忙的時候,是沒人敢打斷的。

 

門房領玉樹進來的時候,玉樹一臉侷促說:

 

「阿姐,快隨我回家,阿爸有話要問妳。」

 

「什麼事這麼急?」

 

「阿爸在碼頭聽人說吳芳雨在外頭養了細姨,就是妳,阿爸要親自問妳。」玉樹細聲說了。

 

 

 

 

創作者介紹

馬賽克女郎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