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人是業餘賞菇者,並無真菌的專業鑑識能力,文中的真菌學名僅供參考,切勿做為食用依據

本部落格內容版權所有,未獲授權請勿轉載,謝謝!

 ching_01.jpg

青苧麻不僅僅可以製做台式草仔粿,這次阿姐我決定來點新鮮的。多次拿艾草和鼠麴舅做過草仔粿之後,這次決定用青苧麻做蛋糕,雖然吃不出太濃郁的青苧麻味,因為都被奶油的香氣蓋過去了,但青苧麻與奶油的氣味極搭,拿青苧麻來做西式糕點,真是絕佳點子。

時下有很多危言聳聽的論調,預言所謂的氣候暖化將造成地球一半或是幾分之幾物種的滅絕。首先,地球是不是真的暖化已經是疑問,既然前提有疑問,推論就更加不可靠了。但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是,經濟的考量是造成許多物種消失的原因。舉例來說,記得兒時鄉下有很多果樹,像是牛心梨、查某李,美麗(南洋假櫻桃)等等,長大後卻都不見了,道理很簡單,它們有些不太好吃,有些採集不易,缺乏市場競爭力,農人和鄉親覺得它們沒什麼用,都砍了或剷除,改種其他較具效益的植物。

ching_02.jpg 
(這就是轟動武林、驚動萬教的青苧麻啦)

ching_03.jpg 
(青苧麻葉的背面)

因此,我常常覺得保護某個物種,不讓它滅絕最好的方法,就是鼓吹它的經濟效益。在農業時代,青苧麻的莖皮纖維是製做繩索和粗麻衣的材料,因此有一段時間原住民廣種青苧麻,取其纖維製作手工藝品,如手織布袋或衣物,誰知工業社會帶來更低廉的製衣和製繩材料,加上人工昂貴,屬於手作工業的青苧麻終於遭到淘汰。

在那個手作工業的失樂園之中,青苧麻葉還是製做台式糕點的材料,好手藝的婦人拿青苧麻葉來製做草仔粿,可惜工業時代終結了家庭裡的手作傳統,會做草仔粿的媽媽越來越少,只有販賣草仔粿的商家繼續承傳草仔粿的手藝。據說九份人至今還保存使用青苧麻製做草仔粿的傳統,是耶非耶,就留待有心人進一步考證囉。

ching_04.jpg 
(青苧麻蛋糕從烤箱裡端出來的樣子)

可是換一個角度來思索,青苧麻既然是手作產業裡的重要材料,有才華的手作產業者,若能將青苧麻轉化成特色產業,製做出時尚又實用的產品,光是訴求那些 Happy Few 和怪咖,說不定也是另類商機。試想,一個氣質出眾的怪咖歐巴桑,拎著一只經過名家設計的青苧麻手作包包招搖過市,應該是比滿街拿著真假 LV 包的真假貴婦還拉風。

阿姐我從小美勞成績就很差,沒法做出一只青苧麻包包給大家參考;但是阿姐我滿愛吃,下廚從不嫌煩,為了證明青苧麻不僅能做草仔粿,還能結合西式烘培,做出好吃的蛋糕,忙不迭上山採葉,又張羅了相關材料,做出來的成品還不差。不過這只是初步嘗試,也是參考他人的食譜做的,就不好在這裡公佈料理法,待下回做出更精緻的糕點,再來與大家分享。

ching_05.jpg 
(這就是我今天的下午茶點囉)

好了,阿姐我要去煮飯了,下次再聊。Bye-Bye!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Vicky卉
  • 好特別喔...這植物山上還不少呢

    感謝分享...幫忙推了喔
  • 這是先人的智慧,只不過被我們遺忘了。謝謝喔。

    馬賽克女郎 於 2011/03/18 20:50 回覆

  • Ching-Yi Chen
  • 請問青苧麻是否就是我們中部人叫的"麻衣"嗎???
    味道有點微苦甘、纖維較粗,但煮成粥狀很好吃,不知是否就是這種呢??
  • 不是喔,「麻嬰」的植株和葉子的型態與青苧蔴相差極大。中部人拿麻嬰做成一種很好吃的羹,北部和南部都沒見過。

    馬賽克女郎 於 2012/05/11 21:30 回覆

  • chiayu
  • 山上超多這個的,想不到能吃耶~清炒不知道好不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