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lly_01.jpg

真不知道愛玉子有什麼特殊的魔力,不但能讓台灣人鍾愛不渝,更讓初次接觸到它的阿豆仔驚嘆此味只應天上有。我絕非誇張,現在就舉兩個例子來證明,我還有圖為證。

話說去年三月,我和家長去高雄一遊,在友人何康美女士的帶領下,專程到新興市場去品嚐這家名震高雄的愛玉子冷飲攤。這位店家賣的是加了檸檬原汁的檸檬愛玉,調得酸甜適中的湯汁配上愛玉凍的軟細口感,十分清涼可口。這是家長第一次知道這東西,也是第一次品嚐,誰知道他一吃就喜歡,一口氣就吃了五碗。我沒見過這種場面,連忙拍照存證,讓他日後沒法詆賴。

家長連忙質問我,台灣有這麼好吃的愛玉凍,為什麼我從來沒買給他吃?我說冤枉啊大人,市面上的愛玉十家有九家是騙人,店家信誓旦旦說是真愛玉凍,回家一吃,果然是洋菜凍,我哪敢買?家長因此吩咐我,如果打聽到台北哪裡有賣貨真價實的愛玉凍,一定要讓他知道。

jelly_02.jpg 
(高雄新興市場內的知名愛玉凍冷飲攤,圖中的帥哥店家是第二代)

 

jelly_03.jpg 
(看見沒有?總共五碗,都進了家長的肚子)

無獨有偶,今年四月,原住民博物館將舉行十九世紀英國知名旅行攝影家約翰.湯姆生(John Thomson)的台灣老照片展,我有幸參與小部份的雜役,也驚訝地發現,不知道湯姆生行踏高雄縣和台南縣的平埔族部落時,平埔族人在愛玉凍裡施了什麼魔法,竟讓湯姆生難忘到在他不同的著作裡多次提到。他不但描繪了愛玉這植物,還簡單敘述了愛玉凍的作法,他說:「將果筴裡的小種子在冷水裡浸泡,就可以做出可口的琥珀色果凍。」

湯姆生是一個非常嚴謹的作家,他所做的華人社會觀察和評論,在一百三十多年後的今天,仍然經得起檢驗。他會多次提及愛玉凍和它的美味,想必他親自品嚐過,也親眼看著平埔族人製作。

就在最近,我三樓的好鄰居黃太太送我一盆愛玉,做為臨別贈禮,因為她們不久就要搬進溫州街的台大宿舍了。這份禮物真是令人欣喜,不但為我的陽台農園生色不少,也讓我親見愛玉子爬藤的真貌。說來汗顏,我雖是鄉下長大,卻沒見過愛玉子的植株,沒讀到湯姆生對愛玉的描述之前,我一直以為愛玉是一種樹木,就好像有些都市的孩子一直以為西瓜是長在樹上一樣烏龍。

可惜他的鏡頭沒為他所看到的愛玉子留下翦影。奇怪的是,他都為台灣的蛇拍照留念了說,竟然錯過了他一提再提的愛玉子。不過也有可能是玻璃底片破損了。他在那段旅途上,有一段時間沒法調出攝影用的溶劑,說不定這也是其中一個原因。

這盆愛玉讓我想起湯姆生的南台行旅,我特別將它種在舊衣架旁邊,好讓它順著舊衣架攀爬,希望它在不久的未來,也能生出結實纍纍的愛玉子,好讓我懷念三樓曾經住過的好鄰居,也緬懷湯姆生來訪時期的那一大片平埔失樂園。

 

欲知更多平埔族采風錄,詳見日照甲仙埔

 

全世界都尊重智慧財產權,只有中國和大馬的網路老鼠還不知恥,除了偷還是偷。

    全站熱搜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