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據報導,近日來訪的中國導演馮小剛批評台灣男演員娘娘腔,我想起這篇舊文,特別推上來回味一下。 

 

有一回在 Skype 電話訴情,小飛又軟又黏地對花兒說,他的前女友不喜歡他用這種聲音對她說話,她覺得他平日對朋友說話的聲腔比較正常。花兒聞言笑得花枝亂綻說:「她不要的統統給我好了。」花兒說,青菜蘿蔔各有所好,大家愛的男人都不一樣,這樣才不會打架,社會才會詳和。 

  

花兒當然知道小飛前女友的意思。小飛的嗓音並不帶著陽剛的磁性,平日說起話來只讓人覺得斯文又有禮,一旦在花兒耳邊說起有的沒的,那軟綿綿又黏乎乎的聲音真像個未成年的小卑比,也許不合小飛前女友的胃口,對花兒來說,簡直殺到一整個的不行。

 

小飛的前女友顯然欣賞陽剛又磁性的聲音,對某些女性而言,這是男性魅力的所在,也是成熟的體現。偏偏花兒不讀瓊瑤的小說很久了,早已忘了瓊瑤課本裡的愛情方程式。花兒現在是自學派,她不需要任何愛情大師或兩性專家來教她如何愛。那些大師和專家很多後來婚姻不幸福,作品崩盤之後就轉而寫別的。

 

對花兒來說,男性化的表徵取決於愛女人的程度,而不決定於說話的聲腔。你看那些男同志,多的是外表陽剛、嗓音磁吸的猛男,有什麼用?他們會愛妳嗎?小飛卻是個不折不扣的異性戀男人,他愛女人,又色得要命,整天就對她講些十八禁的事情,郵件裡都說要對她怎樣又怎樣。在花兒看來,對她充滿性幻想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才叫男性化;那些對她毫無興趣的男人,再陽剛也沒用。

 

女人嚮往陽剛型的男人,可以追溯自人猿時代,那時族群藏身於洞穴,女人在洞穴裡繁殖後代,男人出外狩獵;萬一有外族入侵或相互代撻,男人要出外打仗消滅入侵者。萬一吃了敗仗,幼猿會被殺,女人會被擄,所以族群的領袖一定是善戰的男人。族群的領袖又享有絕對的交配權,只要是雌性,不管輩份和血緣,都是他潛在的交配者,他都有享用的權力。直到領袖逐漸老去或者負傷殘疾,想要取而代之的年輕男性就會出面挑戰領袖,挑戰的方式不外乎打鬥,或者乾脆幹掉他。彼時候男性的無上價值是蠻力,因為他們負有保護整個族群的責任。

 

人猿早已進化成人類,文明馴化了部族之間的殺戮,智力的價值遠遠超過了蠻力。尤其在女人自主意識隨著經濟能力崛起之際,女性逐漸在兩性關係裡取得發言權,溫柔日益成為男人被歌頌的特質。由於女人逐漸加入職場,某種程度而言,女人也逐漸出外打仗了。當女人也具備作戰的能力時,男傭型的老公過去可能被當作沒用,現在可是新好男人最搶手的特徵。

 

我家隔壁賣菜的阿珠常說,陽剛要做什麼?雞絲頭有比較好用嗎?哈哈哈,賣菜阿姨說話比較粗俗,但她們見多識廣,絕對不會跟妳純作文。

 

話又說回來,陽剛也不是壞事,只要溫柔就好。

 

  

註:雞絲頭,意謂幹活的工具

-----------------------------

這篇赤壁影評就談到台灣男演員的「娘」的問題: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kushih/3/1310775023/20081018180031

 

創作者介紹

馬賽克女郎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