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歌手中孝介)

我是宅婆,既不出門,平日也不看電視,一部國產電影轟動武林驚動萬教,我通常是全台灣最後一個知道。稍早在網路上到處都看到「海角七號」的標題,我以為是外國冒險電影,理都不理,後來實在被這四個字轟炸到按捺不住,點進去看內文,才知道是一部最近橫掃全台的國片,而導演竟是多年前四處募資想要拍攝霧社事件「賽德克巴萊」的魏德聖。

還記得那時收到「賽德巴克萊」的小短片,受到感動之餘,仗著剛和金車文教基金會出差去武陵農場看櫻花鉤吻鮭回來,在旅途上結識了基金執行長孫慶國先生,就斗膽將影片轉傳給頗具人文素養的孫執行長。金車文教基金是金車飲料的基金會,它當時是國內規模第二大的基金會,僅次於慈濟,財力雄厚。

一回在某個私人聚會裡,由於台灣史學者吳密察教授也在座,就趁機和吳教授聊起「賽德克巴萊」這個在台灣史學界掀起小漣漪的電影小短片。我們當時談的主題是,莫那魯道適合當台灣的開國英雄嗎?我們都知道,一個新興國家的誕生,需要一則讓大家痛哭一場的民族悲劇,更需要一個悲劇的英雄,電影是塑造民族神話最有效的媒介。而這個神話在哪裡?這個神話裡的英雄又是誰?吳教授說,有人認為日治時代的民權領袖林獻堂是個合適的人選,但林獻堂的缺點不少,容易受到攻擊,莫那魯道的優勢在於史家對他的生平知道很少,自然沒有把柄讓人攻擊。不過閒談之中有人持反對看法,認為莫那魯道是抗日人物,如果將他塑造為台灣民族神話的開創者,又不免讓人以為台灣民族反抗的假想敵是日本,但我們都知道,日本早就不是威脅,台灣的威脅反而是中國。

當然,這只是一干閒雜人等天馬行空的飯後閒聊,我們之中沒人認識魏導演,我們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後來,這部小短片就沒了下文。

我還沒看「海角七號」,我一定會去看,但可能是一年半載以後,就像當初看「色戒」,也是等到電影熱潮褪卻以後。我怕人潮,而且評論讀了太多,怕受影響。

雖然還沒看電影,youtube那四十部相關短片已幾乎看完,而意外發現外型與歌聲奇美的日本歌手中孝介,以及片中最迷情的曲調「各自遠颺」。在所有男演員裡面,中孝介的外型無疑最搶眼,他的歌聲更勝范逸臣,而成了片中最具號召的曲調。

在台灣,像范逸臣那樣唱歌的男歌手數也數不清,閉著眼睛聽,根本不知道誰在唱。但中孝介在「各自遠颺」所展現的日本演歌的唱腔,在台灣幾乎獨一無二。雖然有網友說:「中孝介?別以為改了一個日本名字,我就認不出你是陳雷!」

演歌是日本獨特的唱腔,它的音色峰迴路轉,是一種高難度的歌唱技巧,中孝介的轉音幾近完美。他的各自遠颺完全推翻我過去對演歌的偏見。

這是很奇怪的事。台灣草根社會深受日本殖民遺跡的影響,一直以來,模仿演歌唱腔的台灣歌手多為台語歌手,而這些歌曲多受鄉間草根階層所歡迎,因為這樣的緣故,少女時代的我,對演歌印象不佳,總認為它是屬於上一代或低下階層的曲調,就像平劇都是老兵在聽,久而久之就以為平劇是低下階層的戲劇。這是一種階級意識在作祟,沒人教我,我的父母和師長從沒批評過演歌,相反的,我母親很喜歡唱卡拉OK,只要是日本曲調,就一定是演歌,但我母親的喜愛也並沒有改變我的偏見。可見人很小就有階級意識,會刻意與人區分高低。

長相和氣質就是說服力,如今由中孝介以演歌唱腔娓娓唱出各自遠颺,演歌的魅力突然衝破我長久以來的偏見,變得如此震撼人心。

你可以不欣賞中孝介的臉龐,但你一定要聽他的歌聲。

 

    全站熱搜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