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人是業餘賞菇者,並無真菌的專業鑑識能力,文中的真菌學名僅供參考,切勿做為食用依據

本部落格內容版權所有,未獲授權請勿轉載,謝謝!

v_01.jpg  

野莧菜有兩種,一種叫鳥莧,一種叫刺萈,兩者外形一模一樣,差別在於前者沒有刺,後者謂名思義,有刺。不過一般所稱的野莧菜,指的是鳥莧。這大概是我人生當中,第一種認識的野菜。記得學齡前,由於父母上班,我和妹妹白天無人照顧,白天我們總是跟著阿公和阿嬤。那段期間,阿嬤有時會採野莧菜回來煮鹹粥,至於是哪一種莧菜,我也已經不記得。鄉下生活簡樸,阿嬤採了野菜回來,加一點剩飯,頂多再加點紅蔥頭爆香,那鍋鹹粥就是一頓,沒別的配菜了。

前文說過,這趟母親節的福田社區桐花之旅,從福田到花壇的山路上長滿了野莧菜,我忍不住下車採了一袋,車上的老媽瞧了瞧,說這是鳥莧。雖然媽咪說刺莧的風味較佳,但我已至少四十年沒吃過這兩種野莧菜,已完全想不起來野莧菜的味道。

v_02.jpg  

當晚,那一袋現採的野莧,和我陽台盆栽長的龍葵,就成了我們的盤中飧。我依照老媽的指導,重新還原了鳥莧的古早味做法如下:鳥莧只採葉子和嫩莖,洗淨後,與蒜頭清炒,調味後勾薄芡,蓋鍋小火悶煮至柔軟。切記鍋裡要有足夠的水份,不使莧菜燒焦。

這是四十年後,我再一次重溫野莧菜的滋味。和老媽及老妹一起吃飯的夜晚,我們再一次回味了兒時的鄉居生活,鳥莧入口的那瞬間,童年的滋味也重新浮上心頭。雖然媽咪說我採的部位太老,誰知道野莧菜的質地柔軟,口感極佳,可惜稍有土味。不過那股土味是童年記憶中的一部份,算是一種懷舊的滋味,還算可以接受。

v_05.jpg  
(在母親的指導下,重新還原鳥莧的古早味做法)

v_06.jpg  
(當晚的餐桌上,除了鳥莧,還有一盤薑絲炒龍葵)

v_07.jpg  
(一盤鳥莧,一盤龍葵,都是童年鄉居的回憶)

和老媽聊野菜聊出了興味,翌日,也就是母親節的周日,我們決定去日月潭看風景,沿路上如果看見野菜,就停下車來採摘。南投真是野菜的故鄉,從大雁鄉到魚池鄉的山路上,鳥莧、龍葵、昭和草、飛機草、山萵苣等等,各種野菜都有。老媽看我下車採摘,也非要下車來指導不可,她說她對野菜比較內行,有她一旁指導,才不會採錯。

哎喲,老媽,您太小看我了,我有家傳派和圖鑑派雙重內力的灌頂,對野菜的認識可不輸資深農夫。我只是太久沒有接觸野菜,印象有點糊模,但當我在野地看見它們的樣子,童年的記憶一下子又回來了。就像野莧菜,雖然四十年沒吃過,但我一直沒忘記它的樣子,也一直都認得它的樣子。

那天的收穫十分豐碩,由於先前已經專文介紹過龍葵、昭和草和山萵苣,下回再來專文介紹飛機草。今天就先醬子囉。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nina tsai
  • 謝謝分享!長知識了^^
  • 修羅 阿
  • 野莧菜還有另外兩種喔~
    植株最高大的青莧,另一種為凹葉莧菜。
  • 謝謝指導,我再來做功課。

    馬賽克女郎 於 2012/09/18 22:40 回覆

  • chiayu
  • 小時候我阿嬤也超喜歡採野莧的,但是記憶中只有畫面,味道已經消失了,
    現在這種植物仍然到處可見,應該要採一些來回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