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人是業餘賞菇者,並無真菌的專業鑑識能力,文中的真菌學名僅供參考,切勿做為食用依據

本部落格內容版權所有,未獲授權請勿轉載,謝謝!

   hi_01.jpg  

這起栽下邊坡的意外事件皆因低估了B級行程的威力,簡單地說,就是不知天高地厚。只能說,台灣沒有一座山是好惹的,即便是小小郊山,一個不留神都可能遺憾終生。 (上圖是高腰山的英姿,海拔 975M)

早在十月初看到台北縣攀登協會張貼於登山補給站的這則活動公告(當時尚未改版),我就打定主意要去了。雖然打了電話向馮領隊詢問這條路線的相關資訊,馮領隊講明是B級路線,全程預估約七、八小時;我心想,兩度爬過陡峭刁鑽的烏來山,會怕B級路線嗎?再說,我也走過哈盆古道的十八公里多,十五公里的山路又怎樣呢?

正式報名時,馮領隊和林嚮導才實際去走了一趟,林嚮導向我更正預估行程應為八、九小時,我心裡挫了一下,心想,八小時是我的極限,多出來那一小時怎麼辦?但我仍心存僥倖,心想哈盆古道的十八公里也不過耗時八小時,區區十五公里應該沒那麼恐怖吧?

這期間山友的網誌也讀了不少,但讀歸讀,也沒看出難易程度。每個山友的表達能力不同,讀者對形容詞的感受力也不同,有山友說,這段路很操很累,但到底多操多累?又是怎樣的操?怎樣的累?答案是:走了才知道。

 hi_02.jpg  
(2. 污水處理廠旁邊的登山口,紅河谷也從這裡上去)

十二月四日星期天早上七點五十分從加九寮景觀大橋起登,上了高腰山的登山口,我馬上知道厲害了。高腰山和烏來山一樣陡峭難纏,但差別在於烏來山是熱門路線,沿路都有輔助繩索,又處處有裸露的樹根可供攀爬踩踏,只要使出狗爬式,一定爬得上去;高腰山的路徑卻顯現一種乏人問津的荒蕪,路徑不明顯,高角度陡上的土坡沒有任何輔助繩索,兩旁只有抓地力薄弱的蕨草,加上連續豪雨過後,陡上的土坡崎嶇濕滑不堪,這時使出狗爬式也沒用,上山只能各憑本事。

我每每站在濕滑土坡之前,思索著要怎樣爬上去?有一個坡,我跨上去又滑下來,連續試了幾次都沒成功,後方的山友索性提議讓他先行,待他上去,再拉我上來。只能這樣囉,今日有長路要走,不容我花太多時間思索攀爬的策略。

今日同行的伙伴是個老班底,都是剛爬完大霸群峰的健腳山友,在馮領隊的領路下,他們一溜煙就不見人影,偌大山區只有負責押隊的林嚮導陪著我。多虧林嚮導的耐心相伴,一路陪我緩步慢走。

在我參加過的健走行程裡,論沿途風光和景觀,今日的高腰美鹿O走絕對是最漏氣的一條,整條路線都穿梭在充滿野性的叢林裡,毫無景觀或風景可言。但這正是我要的,只要徜徉在烏來的森林裡,我就有說不出的舒暢和快意,全然無視螞蝗的威脅。

 hi_03.jpg  
(3. 這只是起登路段,算是五星級的豪華階梯,厲害的在後面)

林嚮導出身三峽山上的農家,早期的生活經驗就是一本大書,對於那些曾經與先民生活息息相關的植物如數家珍。雖然前段班的同學拍到了台灣特有種──台灣金線蓮,可惜我們錯過了。不過林嚮導後來又發現了一株牛奶蒲,由於民間宣稱牛奶蒲連根整株燉雞湯,吃了就會怎樣又怎樣,終於種下牛奶蒲的悲劇,山老鼠們紛紛到野外尋找牛奶蒲,野地的砍光光不夠吃,據說現在都是人工種植。金線蓮的悲劇也不遑相讓,草藥界宣稱金線蓮能治百病,以致人們在野地發現金線蓮就拔。據林嚮導說,兒時野地常見金線蓮,現在已經很罕見了。

優秀的領隊或嚮導並非只是識途老馬,一味帶著你埋頭苦走,所謂術業有專攻,他總能教你很多大自然的學問,也許是爬山的技能、森林、植物、或許是關於人與森林的故事,只要懂得挖寶,一定會收穫滿滿。不要忘記,在工業社會來臨之前,先民的生活所需,包括食物,都取自森林和大自然,森林是生命之源。

  hi_04.jpg  
(4. 起登路段的景觀,很難得,後面幾乎沒有)

爬山的人都知道,怎麼上山就怎麼下山,陡上就會陡下。體力充沛的時候陡上或陡下並不可怕,但體力耗盡時,陡上陡下都可怕。尤其下午四點半過後,天色明顯暗淡,眼看就要天黑了,心裡更是慌張。林嚮導採取緊迫盯人的策略,緊緊跟在後方,又不時提醒要小心。誰知道林嚮導才說完,我誤抓枯枝,就滾下邊坡,不知道滾了多遠,才被背包卡住。

林嚮導臉色發青將我拉起來,問我有沒有怎樣?我想了一下,好像沒怎樣,於是站起來又繼續走。這時已經天黑,所幸接近登山口的竹林附近,有一段頗長的繩索可以拉。繩索還沒拉完,下山的路還很長,我已經沒有體力和精神下坡,索性坐在地上,順著濕滑土坡像溜滑梯一樣滑下去,褲子滑破了再買,安全為要。

快抵達竹林處,林嚮導借我一個強力頭燈,這還是我第一次摸黑走山路。抵達登山口時,已是下午五點半,同伴們早已換好衣物,又洗淨雨鞋,就等我到齊,準備要回家了。他們是於五點準時下山,沒有摸到黑。從七點五十起登,他們足足走了九小時又十分鐘,當然,這其中有些時間是用來等我;我則是走了九小時又四十分鐘,完完全全破了自己的紀錄,體力耗盡不說,膝蓋也已經不行了。

我事後回想那個跌落邊坡事件,只有「餘悸猶存」可以形容。試想,假如不是泥土邊坡而是陡崖,或者邊坡長了些危險的東西,像是大石頭、黃藤或荊蕀,或是草叢裡躲了一條毒蛇,我大概就下不了山了。意外的發生都在一瞬間,想起金融界聞人林克孝是誤抓枯藤而落崖,我當然也要知道要小心,林嚮導也緊貼在後,但我還是栽下去了,心裡除了懊惱還是懊惱。

撇開這個意外,這還真是個充滿挑戰性的行程,也可以見識一下所謂BCourse的威力。然而十五公里的路程據稱只是B行程的起跳數,對於健腳山友來說,應該只是小菜一盤。

PS..每到險坡,我總是爬得心驚膽跳又手忙腳亂,根本無心拍照。因此入鏡的畫面都不是最恐怖的路段,菜鳥級山友恐怕也無法從這篇網誌窺出這條路徑的難纏,在此說抱歉。總之,去走走看就知道。

hi_05.jpg  
(5. 紅河谷路段很有名的神龕,山友必拍的景物,猜猜看它拜誰?)

hi_06.jpg  
(6. 原以為是拜道教神明,近看才知是拜聖母瑪麗亞和耶穌基督,這個神龕真是華教精神的展現)

hi_07.jpg  
(7. 神龕正前方有一條水管,接山泉水,是上高腰美鹿最後的水源,馮領隊在這裡裝了至少三公升的水,打算背上去煮茶泡咖啡請大家)

hi_08.jpg  
(8. 這裡還是紅河谷路段,馮領隊一馬當先)

hi_09.jpg  
(9. 林嚮導負責押隊,他今天慘了,凡陪我走過坎坷的,必留下痕跡。哈哈,趕緊拍照留念)  

hi_10.jpg  
(10. 上高腰了,路徑很清楚又很平坦吧?)

hi_11.jpg      
(11. 幸好剛起登,體力還很充沛,對這種路段雖然印象深刻,卻還暫時難不倒我)

hi_12.jpg  
(12. 上坡)

 hi_13.jpg  
(13. 我們一直沿著高腰山的稜線陡上)

hi_14.jpg  
(14. 連續陡爬了一個多鐘頭,馮領隊讓大家站在原處休息五分鐘)

hi_15.jpg  
(15. 上了高腰山的某個山頭,馮領隊決定小休泡茶)

hi_16.jpg  
(16. 煮水的馮領隊,他今天揹水揹慘了。惟他今天負責前導,無緣與他多互動)

hi_17.jpg  
(17. 小休之後又繼續沿著稜線上坡)

hi_18.jpg  
(18. 白肋角唇蘭)

hi_19.jpg  
(19. 滿地楓紅,雖然樹上的楓葉還是綠的)

  hi_20.jpg  
(20. 渾身長刺的黃藤是阿美族的傳統野菜,削去有刺的外皮,取其嫩心,據稱和甘蔗筍一樣好吃)

hi_21.jpg  
(21. 在高腰山區的路徑上發現一大群枯木上的菇菇,現場以為是虎皮香菇,回家在電腦上一看,槓龜!)

hi_22.jpg  
(22. 難得有景觀,林嚮導一一向我介紹遠處山頭的名稱,可惜我過耳即忘)

hi_23.jpg  
(23. 11:59 分終於抵達高腰山頂,標高 975M,比大桶山多了幾公尺,是至今爬過最高的山,趕緊拍照存證)

hi_24.jpg  
(24. 高腰山頂腹地狹小,沒有景觀,大伙在這裡野餐泡茶)

hi_25.jpg  
(25. 同行山友和善又風趣,這是他們準備的好料。我因沒有貢獻,不好意思多吃,只意思意思吃了一碗,結果下山的時候餓得要死,又無暇停下腳步掏出背包裡的行動糧,只好一路餓下山)

hi_26.jpg  
(26. 朱紅皮蓋傘)

hi_27.jpg  
(27. 嘿,發現了茶色銀耳,注意喔,它不是黑木耳)

 hi_28.jpg  
(28. 白肋角唇蘭)

hi_29.jpg  
(29. 有些路段非常不清晰,又只有稀少的布條引路,容易迷失)

hi_30.jpg  
(30. 原來是台灣根節蘭的相似種──綠花肖頭蕊蘭,謝行大指點)

hi_31.jpg  
(31. 在邊坡發現這種美麗植物,原來是薑科植物三奈的果實,謝行大指點)

hi_32.jpg  
(32. 到達美鹿山頂囉,標高 870M)

hi_33.jpg  
(33. 我們又在美鹿山頂小休泡茶,林嚮導家自產的茶葉真好喝)

hi_34.jpg  
(34. 本行程唯一有人工設施(枕木)又最平坦的路段,特別拍照留念)

hi_35.jpg  
(35. 我和林嚮導站在美鹿山對望前方的高腰山。林嚮導說,我們就是從圖右的低處沿著稜線爬上圖中的頂點,再沿著圖左下來,再走到美鹿山目前的位置。不可思議是吧?)

hi_36.jpg  
(36. 林嚮導發現了馬告,俗稱山楜椒,泰雅族先人將它泡水喝,卻是眼下的當紅香料,烏來的馬告雞湯即是代表,也有人開發出馬告咖啡。可惜毬果尚未成熟,但已滿樹芳香)

hi_37.jpg  
(37. 箭頭所指,就是馬告的植株)

hi_38.jpg    
(38. 沒看走眼的話,這應該就是俗稱刺菠的野莓,可惜尚未結果,是一種好吃的野莓,是我童年的美好回憶,我有將近四十年沒見過它)

hi_39.jpg  
(39. 再來就是永無止境的下坡路,這只是開始,真正讓人提心吊膽的路線都沒有入鏡)

hi_40.jpg  
(40. 回家更衣時發現了這個,可惡的螞蝗!別以為穿長統雨靴就很安全)

 

 

創作者介紹

馬賽克女郎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jones
  • 20.桑科天仙果。瀕危植物。(應該隱藏發現它的地方,最好的方法就是刪圖)
    21.小孢菌。
    26.橘黃裸傘是木棲腐生,圖上的是土棲...比較像是共生的朱紅絲膜菌。

    菌菇生長的海拔、季節,雖可參考...但有些菌種也可以不太計較。

    30.不是根節蘭,是相似物種的肖頭蕊蘭屬的綠花肖頭蕊蘭。
    31.這是薑科三奈的果實,學名、名稱怎會跟那個不宜連在一起。
  • 我就知道會有高人出面指導,太感謝行大了,一定要請行嫂親您三下。^^
    我遵從您的建議,已經刪圖囉,保護瀕危植物人人有責,不用給我拍拍手。^0^
    21 體型很大,不是小孢菌喔;我也曾懷疑26是朱紅絲膜菌,但體型不符,倒是沒注意它是木棲還是土棲,印象中它長在大樹的根部。
    原來30是根節蘭的相似種,難怪覺得像又不太像;我也不解31的俗名何以和男性生殖器有關,伙伴們說它還未張開時,樣似那話兒啦。
    下次如果參加行大的活動,您要幫我找到一株台灣金線蓮嘿。

    馬賽克女郎 於 2011/12/08 20:28 回覆

  • s h a d o w
  • 你好, 喜歡你的文章, 謝謝你分享菇菇的知識:)
    而有關虎婆刺, 除了白花以外看起來不像, 至少葉要有毛刺...
  • 誠如您所說,虎婆刺渾身長刺,圖片卻看不出來,所以又換了一張圖。不過也許我真的看走眼,查了一下網路資料,圖中葉型和虎婆刺不太相同,但我確定圖中的野莓是好吃的野莓。

    馬賽克女郎 於 2011/12/10 11:03 回覆

  • 悄悄話